您的位置 : 五四好書網 > 現情 > 你與時光皆傾城

更新時間:2020-03-21 15:59:04

你與時光皆傾城

你與時光皆傾城 佚名 著

連載中 裴念陸紹庭

你與時光皆傾城中主要人物有裴念陸紹庭,是佚名傾心巨作,目前正在陽光書城連載。直到現在,裴念,還是北城這座城市人們所津津樂道的名字。四年前,她設計,成功拆散了北城人人艷羨的金童玉女,嫁入陸家。可惜她沒能笑到最后。四年后,當她從地獄回來,重回北城時,他早已經和他所愛的人結婚,生子。她不過是想要見她的孩子一面,他卻處處刁難:裴念,想見孩子可以,你知道該怎么做的…

精彩章節試讀:

北城郊區,某女子監獄。

隨著監獄那扇沉重的鐵門被“哐當”一下打開,有少許雪花飄了進來,散在裴念的身上。

“出去之后,好好做人。”女獄警看了一下面前這樣美麗如玉,膚白勝雪的容顏,搖頭嘆息,“一直往前走,別回頭。”

裴念點了點頭,出了大門。這里有一種說法,就是出獄的人,不能回頭看,不走回頭路。

外面的雪已經積的很厚了,又是一個寒冷的冬天。

她記得,她入獄的時候,也是這么一個冬天,那天,她坐在警車上,一直望著車窗外,可是除了一片蒼茫的白色之外,她什么都沒看見。

那人,沒有出現,她等了一個月,等來了一紙離婚協議書。

裴念的衣服,是四年前她入獄前穿的衣服,她現在的身材,比當時瘦了許多,衣服穿在身上,松松垮垮的,顯得尤其的纖弱。

盡管這天氣這么的冷,可她還是大口大口的呼吸著新鮮的空氣,她已經整整六年都沒有聞到這樣的空氣了。

四年前,她是高高在上的裴家大小姐,四年后,她頭頂的陽光變得慘烈。

裴念身上沒有錢,她準備徒步走下山去。

身后的監獄,正漸漸的離她遠去,她終于遠離那噩夢一樣的地方,也終于,是自由的了。

一輛黑色的路虎停在她的面前,車門被打開,斯文有禮,戴著眼鏡的男人從車上走下來,從她手上拿過行李袋,“裴小姐,我來接你,上車吧。”

四年前,這男人一直叫她陸少夫人,現在,這個男人已經改口,叫她裴小姐了。

裴念上了車,“子欽,他呢?”

顧子欽扶了扶眼鏡,“陸總有事,走不開。”

這淡淡的一句話,便打發了她,她已經簽了那份離婚協議書,她與他不再是親密的夫妻關系,他肯讓人過來接她出獄,已經對她是最大的恩惠了。

裴念的眉眼間,染上一絲淡淡的嘲諷。

“子欽,我的女兒,現在在哪里?誰在照顧她?她好么?”

顧子欽轉過頭,“小姐很好,很聰明......”

“嘉嘉......”裴念的嘴里念著這兩個字,“現在能讓我見見她么?”她是剛剛生下嘉嘉的時候就入獄的,當時那孩子還那么小。

四年了,她整整四年沒見過嘉嘉。

顧子欽的臉色有些為難,“裴小姐,陸總說時機成熟的時候,自然會讓你見到小姐。”

時機成熟......什么時候才是時機成熟?

裴念斂下長長的睫毛,眸光飄過窗外的白雪皚皚,“陸紹庭,他結婚了么?”

她知道自己在自取其辱,明知故問,陸紹庭本就是她不折手段才得到的男人,當年,她成功的拆散了北城最令人艷羨的情侶,讓多少人都對她唾棄。

而她現在和陸紹庭連婚都離了,他又怎么會不和那女人結婚......

“陸總他,結婚了。”

答案在裴念的意料之中,她精致的嘴角微微的一勾,也不知道是在笑,還是其他的意思,而接下來,她一直都沒有出聲,車廂中,一片靜謐。

顧子欽將車停在了一棟小別墅面前,拿著裴念的行李下車,開門,“裴小姐以后就住在這里吧。”

裴念的眸光打量著這房子的每一處,繼而轉頭看向顧子欽,“陸紹庭這算是在可憐我?”

顧子欽的臉上依舊沒有過多的表情,語氣依舊恭敬,恰到好處,“裴小姐還是不要想太多,在這里住下來便是。”

顧子欽走到門口的時候,想起了一件事,又折了回來,將一張卡放在茶幾上,“裴小姐,裴老太太在怡心敬老院。”

父母死后,奶奶和陸靖嘉是她在這世上唯一的親人了。

......

顧子欽走出來之后,在公路對面停靠著的一輛賓利前停下來,“陸總。”

敞開的車門,依稀可以看到男人俊美的側臉和英挺而修長的身材,可這樣好看的男人,眉宇之間的那一片陰沉冷厲,卻讓人不寒而栗。

“她住下來了?”

“我已經將裴小姐的行李放進去了,她身無分文的,去不了哪里的,應該會住下。”顧子欽的語氣,畢恭畢敬。

“卡呢?”陸紹庭的聲音依舊很輕,很冷。

“也給了她,背面寫了密碼。”

陸紹庭的眸光涌動了一下,“她還說了什么?”

“裴小姐問了一些嘉嘉小姐的情況,還詢問我是否能帶她去見她。”

“別讓她和嘉嘉見面。”

陸紹庭的眸光淡淡的掠過那不遠處的小別墅,窗簾被風吹起來飛舞的時候,他似乎看到了站在窗邊的那抹纖細高挑的身影。

——裴念,四年不見,別來無恙?

**

裴念在小別墅里洗了個澡,她好久都沒有像是現在這樣痛痛快快的洗澡了,收拾了一下自己,她拎著少的可憐的行李袋離開,那卡依舊在茶幾上,是剛剛顧子欽放的位置,她沒有動過。

裴念身上現在確實是沒有現金,但是她還有一條鉆石項鏈,還有,她與陸紹庭的結婚戒指。

把結婚戒指當掉之后,她拿到了一筆錢,其實這筆錢遠遠不及她這結婚戒指的價錢,當年,陸家和裴家兩家聯姻,那場世紀婚禮,占據了北城頭條許多的時間。

如今,婚姻都沒有了,她留著戒指做什么?看著戒指只會讓她想起自己當年是多么的愚蠢而已。

她厭惡當年的自己。

戒指當掉了之后,她反而覺得輕松。

裴念搭乘公交車去了怡心敬老院。

頭發已經全部斑白的裴老太太看到裴念,并沒有過多激動的情緒,只是握著她的手,“出來就好,裴念,以后你這性子要改改,不能再像是之前那樣任性妄為了,你父母都不在了,沒有人幫助你善后了......”

“奶奶,我知道了。”裴念的聲音有些哽咽。

裴老太太嘆息著拍了拍她的手背:“別哭了,以后懂事些就行了。”

從敬老院出來,裴念想去看看陸靖嘉,她今年已經四歲了,不知道已經讀幼兒園的她,在哪里就讀......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掃一掃二維碼 或者

關注微信公眾號阿蘇文學

回復你與時光皆傾城或者回復書號2983 閱讀全文

×
时时彩99%中奖定位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