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五四好書網 > 現情 > 強勢鎖婚:大叔輕點寵

更新時間:2020-03-18 19:12:36

強勢鎖婚:大叔輕點寵

強勢鎖婚:大叔輕點寵 佚名 著

連載中 舒心暖唐驍宇

小說角色名是舒心暖唐驍宇的名稱為《強勢鎖婚:大叔輕點寵》,這本小說是知名作者佚名創作的現代言情小說,小說中內容說的是:男人都沒一個好東西!舒心暖表示沒有招惹任何男人,她怎么就被妖孽大叔纏上還摁進了戶口本?成天的撩她,害她每天躲他,躲他,玩命躲他。啊呀呀,這日子沒法過了!舒心暖雙手叉腰,怒目一瞪:“站住,轉過身去,面壁思過。”某男乖乖轉身面壁:“老婆,我錯了。”夜家二嫂三嫂捂臉(內心羨慕嫉妒恨):就是那個,就是那個揍表臉的夜老四,拐了個小姑娘做老婆,老牛吃嫩草,卑鄙無恥下流!

精彩章節試讀:

黑暗的屋子里,超大的雙人床上,舒心暖被人困住了雙手雙腳,嘴巴貼上了膠布。

她剛醒來兩分鐘,發現自己現在的處境驚悚得瞪大了眼珠子。

暈乎的腦子努力回想著到底發生了什么事,有人開門進來,她渾身的汗毛都豎起來了。

來人并不開燈,只是摸黑靠近大床,她嚇得本能一滾,直接摔下床的另一邊。

啪——

墜地發出一聲脆響,鈍痛讓她悶哼出聲,她奮力掙扎,企圖掙脫繩子的束縛。

來人沒想到她已經醒過來了,索性開燈,一個肥頭大耳,挺著啤酒肚的中年油膩男映入眼簾。

在看到舒心暖水靈靈的大眼睛和白如凝脂的臉蛋兒時,咽了口唾沫,三角眼快速將她全身打量一遍,立即折射出好色淫邪的光芒。

“嘖嘖,果真水嫩,妞,今晚你歸爺了。”男人一邊走,一邊脫衣服。

舒心暖嚇得差點靈魂出竅,更激烈地掙著手腳。

“小東西省點力氣。”男人的大金牙在燈光下閃著刺眼的光芒,眼里的舒心暖就是一盤美味可口的佳肴,砸吧著嘴,抖著大肚子,慢慢靠近,一只肥手伸過來。

“唔唔......不許過來......”

舒心暖幾乎絕望,奮力翻滾躲過男人的手,忽地感覺手上有松動,她更加用力掙著,繩子竟然松開了,雙手獲得自由,男人撲過來時,她雙手撐著地面雙腿蹬向他的肥肚子。

“哎喲——”男人猝不及防,摔了個四腳朝天,她趁機快速解腳上的繩子。

“臭娘們,敢踹爺,看勞資怎么弄死你。”

男人笨拙地爬起再度撲過來,情急中看到茶幾上的煙灰缸,舒心暖抓起來直接砸向他面門,頓時鮮血涌出蓋了一臉,疼得男人嗷嗷叫。

扔掉繩索,撕下嘴上的膠布舒心暖奪門而逃,黑更半夜的,街燈昏暗沒有行人,身后男人捂著臉追過來了。

“救命——救命——”

舒心暖用盡了吃奶的力氣奔跑,轉個彎,看到一個高大的男人正好鉆進一輛車,她想也沒想,拉開后門便鉆進去甩上門。

“先生求你快開車,有流氓追我......”

男人甩甩頭,反應有些遲緩,好歹還是發動了汽車,總算逃離了危險,舒心暖心下一松,虛脫地癱軟在椅子上。

行進了一會兒,她猛地發現不對勁,汽車在街道上歪來扭去就像喝醉了,如果有車過來,肯定撞車。

這人酒駕?!

舒心暖一顆心再次提到嗓子眼,“喂,先生,你清醒清醒好好開車啊,咱倆的命都攥在你手里呢。”湊向前拍拍男人的手臂,男人像是受到了什么刺激,腳下用力,汽車發瘋一般竄向前。

“啊......”

嘭——

在舒心暖的尖叫聲中,汽車撞向路邊的欄桿,猛地剎住。

她狠狠地摔回座位上,心臟都嚇得差點跳來,大口喘著氣,昏暗中前面的男人趴在方向盤上隱約感覺他很難受的樣子,難道他受傷了?

“喂,先生你怎么樣?你傷到哪里了嗎?”不小心觸及男人鎖骨處的肌膚,灼燙讓她猛地縮回手。

他生病發燒了?

“先生,你生病了?需要送你去醫院嗎?”這一段路燈壞了,借著遠處的余光,也不能看清男人到底怎樣了,她只能湊過去摸摸男人的額際。

誰想像是摸到了一塊烙鐵一般,溫度高得讓她震驚。

男人感受到她手臂的清涼,猛地拽住她的手臂,她嚇了一大跳,手臂像是被鉗子夾住了生痛,奮力抽手,男人卻借力猛地向她撲過來,直接將她壓在椅子上。

舒心暖瞳孔一陣縮放,恐懼占據了心房,自己這是剛逃出虎口又落入了狼嘴?

“你放開我,救命唔......”聲音被男人吃進了嘴里。

......

轟隆——

雷聲炸響,跟著大雨嘩啦啦下起來。

......

在公園的角落里躲了一天,整理好了心緒,傍晚時舒心暖才機器一般往家走。

昨天是她二十歲的生日,男朋友唐驍宇和好友楚萌萌在“云上”會所幫她慶生。

楚萌萌使出渾身解數哄她和唐驍宇喝酒,還開玩笑說干脆讓她把自己當禮物送給唐驍宇。

兩杯紅酒下肚,她就暈了,醒來已經被綁到了大床上。

本來已經逃出了虎口,誰想她竟一頭撞入了魔掌差點被撕成碎片。醒來發現自己還活著,身體的疼痛提示她都經歷了什么。

心碎恐懼促使她驚惶逃離,連那個強了她的男人長成啥樣都不知道。

她是舒家的獨生女,更是父母的掌中寶,如果讓他們知道自己被糟蹋了,肯定會受不住打擊,她不敢回家,只能找個地方先躲起來。

做夢都想不到自己會被好友和男朋友賣了,友情愛情清白之身,全都毀于一旦。

識人不清,她恨不得自戳雙眼。

遠遠的舒家在望,大宅子里燈光璀璨,垂首檢查了下自己身上的裙子,這是秋天,長袖長裙還有衣領,有點皺,還有兩個地方被撕碎了,不過她已經想好了解釋的借口。

拉扯了下麻木的臉部肌肉,試著笑了笑她才走進家門。

“爸媽,我回來了......”

昨天臨走前媽媽還叮囑她早點回家,要幫她慶生呢。一天一夜不歸家,肯定要被責罵,她已經做好了準備。

沒有人應她,感覺氣氛詭異,她咽下了后面的話,抬眸過去,大客廳里多了兩個陌生人。

一個女人挺著肚子毫不拘束坐在沙發里,旁邊站著一個白色連衣裙的女孩,估計和她差不多大小,父親舒祖明坐在單人沙發里,雙臂放在椅背上,臉色不是那么好看,母親秦若坐在另一個沙發里,臉色有些蒼白。

莫名有種不好的預感涌上心頭。

“爸媽,家里這是來客人了?我怎么不認識呢?”

目光再次滑過女人和女孩的臉,懷著孩子的女人長得算是漂亮,可骨子里透著一種說不出的狐媚讓她反感,嗯,還有點眼熟。

女人觸及到她的目光,嘴角一勾,露出一抹不屑。

旁邊的女孩長相普通,但是看著比較清爽。

見舒心暖打量她,她挑了挑眉,自來熟地打招呼,“你是小暖姐姐吧?我叫舒可兒,今年十八歲,以后有勞姐姐多多照顧。”

舒可兒?

一聽這個名字,舒心暖的心仿佛被鋼針狠狠蟄了一下。

哪里來的妹妹?還是姓舒的?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掃一掃二維碼 或者

關注微信公眾號阿蘇文學

回復強勢鎖婚:大叔輕點寵或者回復書號2969 閱讀全文

×
时时彩99%中奖定位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