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五四好書網 > 穿越 > 絕品凰妃

更新時間:2020-03-19 08:17:05

絕品凰妃

絕品凰妃 影子 著

連載中 古萱兒慕容灝

小說主人公是古萱兒慕容灝的書名叫《絕品凰妃》,是作者影子創作的穿越小說,小說文筆極佳,良心作品。下面看精彩段落試讀:一覺醒來,她竟穿越到莫名朝代,沒有黃金萬兩美男環繞,手上的匕首和身上的鮮血提醒著她——她剛剛殺了人!天……縱然她有絕色美貌,可欠債還錢殺人償命,嗚嗚嗚~皇上,快救救臣妾啊!

精彩章節試讀:

古萱兒也才發現這左驪的眼睛倒是大得很,此時此刻看上去,少了幾許的寂寞,倒多了點狡黠。

“呵呵,沒有啦。”被看穿了心事,古萱兒只能打馬虎眼,不過她也知道,在這宮中被人看透心思似乎不是什么好事情。

“猜中了吧。”左驪自顧的笑著,然后便開始有些滔滔不絕了,不過講的也都是一些從宮女太監私下里聽來的一些小八卦,什么這宮娘娘郁郁寡歡,那宮娘娘強顏歡笑,倒是沒有誰活的好一點的話語,也許這就是后宮吧。

那左驪講的越發的興奮了,直至深夜還精神抖擻,倒是古萱兒的眼皮都要合上了,她對這些事情可沒有什么特別的興趣,又不好逆了左驪的那興致勃勃的樣子,假設她在這一年都沒有這么說過話,難得有機會傾訴,難不成自己還要破壞嗎?

只是聽著左驪的興致盎然,古萱兒總覺得有些不對勁,或者說背后總是一陣一陣的發涼,仿佛有什么人一直在背后盯著自己那般。轉過頭去看,卻又什么都沒有,一定是這宮中陰氣太重,這夜深人靜的,誰說的準呢?

古萱兒轉過身來,只覺得眼前有些模糊,那左驪在他眼中也變得有些模糊了,有種忽隱忽現的感覺,難不成,她真的是,古萱兒整顆心都提起來了……

“古姐姐!”

左驪忽然推了古萱兒一把,讓古萱兒整個人跳了起來。

“人家講的有這么悶嗎?姐姐都睡去了。”左驪嘟著嘴有些不樂意的看著古萱兒。

睡去了?古萱兒咽了咽口水,擦了擦眼睛,重重的拍了拍自己的臉,看來剛才應該都是自己的錯覺吧,果然是她太疑神疑鬼了。但是看著左驪倒是有些不好意思了,自己竟然睡過去了,“不好意思啊,我可能太累了。”

“那好吧。”左驪倒也通情達理,沒有為難古萱兒。

“那……”古萱兒看了看四周,“時辰不早了,還是早些歇息吧,畢竟明日還要去尚……尚禮宮呢?”

“對呀,我差點忘記了,謝謝姐姐提醒。”左驪一副如夢初醒般的模樣。

“恩,恩,沒事。”

“古姐姐,你真好,那姐姐也早些歇息。”左驪開心的向古萱兒道別,留下一個甜甜的笑容,轉身就跑回自己房里去了。只消一會,就看著她房內的燈光亮了,黃色的下火焰,撲閃撲閃的動著。

只是這一驚一乍,速度之快,讓古萱兒還有些不能適應,這古人行事思維有這么快嗎?但總算有個說話的人了,是福是禍,全聽天命了,只是,她真的不想死在這里,如果可以,她真的想回去,不想再拖著這張別人的臉,每日做著不該有的噩夢。

一陣涼風吹來,冷颼颼,冰涼涼的感覺,讓古萱兒覺得有些毛骨悚然,話說不做虧心事,不怕鬼敲門,但是她來這殺了人,也算不得什么好人了吧。

古萱兒有些慌張的跑回房去,空蕩蕩的房間,重重的回音,心里還是有些忐忑。如果沒有看錯的話,剛才推開門的那一刻,的確是有個人影從她眼前閃過,古萱兒握緊了雙手,這次她絕對沒有在做夢。

“誰?”古萱兒膽怯的問了一句,只是那聲音,卻在這空蕩的房間顯得分外的響亮。此外,除了聽著有些急促的呼吸聲之外,再無其他的聲音。

古萱兒咽了口口水,猶豫了很久,借著月光徑直的就鉆到了床上,拉著輩子有些瑟瑟發抖的看著四周,不斷的祈求上蒼的保佑,周圍依舊沒有任何的聲響,但是越是這樣反而越是讓人揪心。古萱兒就這樣緊緊的拉著被子,不斷的安慰自己,直到緊張過度的睡去。

黑暗之中,融入暗夜的身影,鬼魅般的移動到古萱兒的床前,看著睡過去卻依舊緊拉著被子有些瑟瑟發抖的女人,雙眼的變得越發的凌厲……

翌日,當古萱兒按著自己的生物鐘睜開朦朧的雙眼時,也才知道自己已經大禍臨頭了。當她以100米沖刺的速度跑出來之時,面前迎來的是一干才人的竊竊私語,和莫姑姑陰冷的臉,若不是昨晚太過緊張,她是不會睡得那么死的。

完了,這下死定了,古萱兒低著頭,不停的在心里哭天搶地,過慣了這冷宮般的平淡生活,讓她似乎有些淡忘了自己其實是在龍潭虎穴之中了。

那莫姑姑慢慢的踱到古萱兒跟前,站住腳步,一言不發的靜靜的打量著她,娟秀的臉看不出一絲的表情,周圍顯得安靜的有些陰森。

安靜一直持續著,直到古萱兒有些不適應的準備抬起頭看看情況時,就在那抬頭的一瞬間,不客氣的一巴掌,毫不留情的貼上了她的臉龐,讓她整個人一下子重心不穩的踉蹌的跌倒在地,紅色的印子在那白皙的臉上顯得分外的明顯,雖然不是自己的臉,但是那種熱辣辣的刺痛感絲毫沒有減少,古萱兒差點沒有哭出來。

“名字。”莫姑姑的德聲音不高不低,沒有任何的感情。

“古萱兒。”即使心里再怎樣的不悅,古萱兒還是默默的忍下了,甚至不敢去摸那刺痛的臉頰,當下的情景,她當然不會笨的去和這個不可一世的莫姑姑作對,說起優點,她似乎也只有忍耐力了。

“古才人。”莫姑姑冷漠的看著地上的古萱兒,“起遲不說,再看看你那鬼似的臉,那亂糟糟的發,還有這身穿的,若是皇上和各位貴人見到,非生生剝了奴婢的皮,還是說,你故意而為來氣奴婢的!”

“我……”古萱兒實在是委屈,這一堆古代的東西她哪里會擺弄,而且起晚了哪里還有這么多的時間擺弄,她根本就是有苦說不出。

“還頂上嘴了,真把自己當主子使了!”莫姑姑不客氣的打斷古萱兒的話,轉身往外瞥了瞥,冷冰冰的下令,“小順子,帶去尚宮局,我可不想再見到她了,才人是伺候陛下的,一切可都由不得自己!”

“是。”被稱為小順子的太監,低著頭走到古萱兒跟前,絲毫沒有憐惜的一把拎起她就往外走,這種事情他做的太多了,多到麻木。古萱兒倒是不哭不鬧,只是有些不明所以的被拽著走,她知道自己成為這個莫姑姑的犧牲品了,成就了她的下馬威,看著那些面面相覷的才人們她就知道自己的價值是什么了?不過那尚宮局什么地方,不會這樣就要被處死了吧,這宮里難道真的可以這樣草菅人命。

“姑姑,姑姑,請恕罪,古姐姐不是故意的,她剛進宮不懂規矩,姑姑就饒了姐姐這一回吧。”忽然跪在莫姑姑跟前求情的是左驪,兩行清淚就這樣不止的流出,周圍的才人則都自覺的向后退了一小步,深怕牽扯到自己,想來還真是諷刺的對比。

莫姑姑轉頭看了一眼門口停下的小順子和古萱兒,再看看跪在地上的左驪,只是輕輕的說了句,“還不快去,要我說第二遍嗎!”

“是。”小順子忙應了句,繼續拉著古萱兒往外走。

“姑姑,姑姑,姑姑饒了姐姐吧。”左宛兒跪倒莫姑姑跟前,拉著她的衣角繼續苦苦哀求,卻被毫不留情的被一腳踢開在一旁。

“怎么,姐妹情深,昨天的訓誡全都忘記了是吧,還是說你也想走是。”莫姑姑提高了音量,尖刺的聲音,讓剛出門口的古萱兒更加加深了對這個女人的厭惡,只是她想不通,左驪沒必要這樣對她,在這人人自保的宮廷之中,何況她們才剛剛認識。

“那請姑姑讓我和古姐姐一起離開。”左驪忽然止住哭聲,有些堅決的說道,只是帶了些明顯的哽咽。

“哦。”莫姑姑挑了挑眉,斜斜的瞟了地上的左驪一眼,又斯條慢理的看了看眼前低著頭的一干才人,譏諷道,“不愿為妃寧為婢,你可真有骨氣,好,那我就成全你。”

“謝姑姑。”左驪靜靜的起身向莫姑姑行了行禮,自若的向門口的古萱兒走去,有些過分的鎮定,背后留下的是莫姑姑和低著頭得才人們異樣的眼光。

直到離開毓秀宮許久之后,古萱兒才恍然悔悟剛才發生的一切,她忽然有些佩服而不是感激左驪,若她是左驪,剛才斷然是不會站出來的,這不是自討苦吃嗎?這個女人真是太勇敢了!古萱兒在心底下了這樣一個判斷。

“那個……”古萱兒想說點什么,腦子卻再一次的一片空白,有些自嘲的想,她好歹也是進化了的現代人竟然比不上一個古人。

而左驪似乎明白古萱兒的心意那般,對著她甜甜的一笑,悄悄的牽起古萱兒的手繼續跟著前面的小順子往尚宮局走去,古萱兒只有尷尬的回之一笑,不管是死是活了,有個人陪著,她的膽子似乎也大了些。

離了毓秀宮,來來往往的宮人便多了起來,古萱兒好奇的打量著周圍,這皇宮還真不是一般的大,皇帝果然是有錢人,若沒有人帶著她,定是要迷路的。幾番七繞八繞之后,古萱兒和左驪被從一個小門帶進去,小順子和一個老宮女般的人物悄悄耳語了幾番,便自己離開了,留下她們站在那里呆呆的站著。

那老宮女堆著滿臉的皺紋,肥腫的身體慢慢朝著兩人走過來,瞇著眼睛打量著古萱兒和左驪,那蒼老的臉上充滿了憐憫,然后搖了搖頭轉身進了里屋,自嘆了聲,“真是造孽啊。”

這舉動,這聲音像是自言自語又像是說給兩人聽的,這讓古萱兒想到了傳說中奈何橋上的孟婆,不由得再次緊張起來,有些不安的看了看旁邊的左驪,而左驪明顯鎮定許多,依舊是給了她一個燦爛的笑容。

好一會兒,老宮女才從里屋出來,有些困難的將手里的兩包沉甸甸的東西分別交給兩人,嘶啞而蒼老的聲音,有些氣喘的說道,“跟我來吧。”

“是。”左驪乖巧的輕聲應道,然后拉著愣愣的古萱兒跟著老宮女走去。

“婆婆……”看著左驪這般淡定,古萱兒似乎也打起了點勇氣,要死也要死得明白一點,而且看現在的樣子應該不會死。

“在這宮里,什么都不要問,安靜跟著就行了。”老宮女的語氣不似莫姑姑那般冰冷,只是也沒有那多余的感情。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掃一掃二維碼 或者

關注微信公眾號俠盜文學

回復絕品凰妃或者回復書號7013 閱讀全文

×
时时彩99%中奖定位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