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五四好書網 > 都市 > 極品小道婿

更新時間:2020-03-21 17:52:16

極品小道婿

極品小道婿 佚名 著

連載中 秦風蘇小婉

《極品小道婿》該小說的主角和配角叫秦風蘇小婉,是佚名所著作的一本非常好看的都市小說,目前已完結。“喂!美女,還沒給錢呢!”步行街上,一個身穿一件青色長袍的年輕人手里拿著一面布幡,上面寫著‘摸骨算命’,一手試圖攔下眼前要轉身離開的年輕女子。

精彩章節試讀:

“喂!美女,還沒給錢呢!”

步行街上,一個身穿一件青色長袍的年輕人手里拿著一面布幡,上面寫著‘摸骨算命’,一手試圖攔下眼前要轉身離開的年輕女子。

這女子打扮的不倫不類,頭發還染成墨綠色,一副大墨鏡將一張瓜子臉遮的嚴嚴實實,嘴里還不忘諷刺道:“怎么?你這騙子只想憑借一張嘴,就像從我這里拿錢嗎?”

“我不是騙子,我這是‘摸骨算命’。”秦風聽到那兩個字就跳起來了,就是在夢中都被這兩個字糾纏。

“算命?可是你剛才明明一項都沒有算對,你算哪門子‘摸骨算命’?還有一點就是你連我是誰都沒有看出來,你還做什么算命先生?”

說著,那女子上前一把奪過秦風手中的布幡,丟在地上,用那高跟鞋狠狠地踩了幾下。好端端的布幡,被弄破了幾個洞。

“我管你是誰,反正找我算命,就得給錢。”一說到不準,秦風一腦門的汗水,心中有些發虛。

要不是那倒霉師父封了自己青城山所學,下了禁錮,至于被人當做騙子嗎?看來,今天又拿不到錢了。

“騙子,你睜大你那狗眼,好好看清楚,我到底是誰?”那女子說著,一手拿掉腦袋上的假發,一手摘掉大墨鏡,露出一張秀氣的臉來。

“蘇小雅!”

秦風一聲驚呼!

眼前這個女子,竟然是出國留學的小姨子——蘇小雅!

她怎么回來了?三年前,還是個青澀的小姑娘,現在已經長成一個大姑娘了。

“是我,沒有想到我姐竟然嫁給一個窩囊廢,而且還是個騙子。”蘇小雅憤憤不平地說道。

在她心中姐姐是香江城難得的美女,可怎么就嫁給這樣一個人。不過,這樣正好,眼前的男人越沒用,越能讓自己的計劃得逞。

“姐!你也看到了,我就說這個男人不適合你。”蘇小雅朝一旁的拐角處叫喊了一聲。

這個時候,一個高雅、面如冰霜的美人踩著高跟鞋走上跟前。

“啪!”

直接一巴掌打在秦風臉上,瞬間起了五個指印。

秦風手捂著臉,說道:“既然是自己人,那卦金就……”

“閉嘴!秦風!你不是答應我去找工作上班的嗎?想不到你還是這幅模樣,太讓我失望了。”蘇小婉氣呼呼地看著這一幕,眼眶中淚珠直打轉,眼看就要掉下來。

“小婉,誤會!絕對是誤會!”秦風抬頭一看,暗道不好。

“姐!江山易改本性難移,我看還是離了吧!”蘇小雅添油加醋地說了一句。

離了,難道就這樣放棄了嗎?

三年來,蘇小婉雖然一直不抱希望秦風能給她帶來多大的財富。可是蘇小婉心中一直認為生活總會好起來的,只要他肯努力,相信終有一天出人頭地的。

可現在,他還是那個坑蒙拐騙的算命先生!這算什么?

“離?憑什么離?我又沒有做錯什么!”秦風一下子怒了,這個小姨子一回來,就慫恿小婉和自己離婚,再加上家里那個一天到晚嘮叨自己的丈母娘,可以預見這以后的日子不好過。

“你還不知道錯在哪里?你要怎么樣才肯知錯?”蘇小婉眼淚汪汪地質問道。

“我說了,我沒有,我真的只是摸骨算命。只是……”秦風試圖解釋著。

可是他的解釋還是被蘇小婉給打斷了:“秦風,今天要不是小雅說要看一看她姐夫是什么樣的人,我還真以為你已經做出改變了。”

“三年了,我不求你大富大貴,只求你能有點上進心。難道找份工作就那么難嗎?別人怎么說我不在乎,可是你一而再,再而三地這樣,難道不累嗎?你太令我失望了。”

“這也是我的……”秦風無奈搖頭。

“閉嘴!是不是要我馬上和你去離婚,你才安心?”蘇小婉腳一跺,皓白的牙齒輕咬嘴唇,拉轉身便離去。

蘇小雅上前便挽起姐姐的手臂,在她耳邊低語:“姐,走,回家給你一個驚喜。”

還不忘回頭挖苦秦風:“至于這個騙子,姐,我勸你還是早點離開他。這種廢物留在身邊,簡直就是掃把星,給自己招惹晦氣。”

說完,蘇小雅拉著姐姐往蘇家而去。

“喂!等等我。”秦風看到蘇小雅那表情,心中莫名的慌。也不管今天的生意了,撿起地上的布幡,追了上去。

朝陽小區的蘇家。

還不等秦風進門,透過門縫,看到家里多了一個男人。里面傳來一陣熱鬧的對話:

“來,李少!多吃點,你可是難得的貴客,以后常來家里玩。”

“小婉呀!以后多和李少接觸接觸,你們以前就是老同學,相信會合得來的。我就等著抱孫子了。哈哈……”

丈母娘章敏君竟然毫不知恥地將自己的女兒蘇小婉介紹給眼前這個叫李榮飛的男人。

而且還一個勁地李榮飛的碗里夾菜,那股熱情勁別提有多高。

“媽!不要太過分了,我還沒有離婚呢!”蘇小婉微微皺眉,不滿地嘀咕著。她對于秦風雖然很不滿意,但是也不至于在婚內就對外面的男人有想法吧。

“那還不是遲早的事,等那廢物回來,明天就去把婚離了。”丈母娘章敏君一提到秦風,就一臉怒意。

再回頭看了看李榮飛,章敏君那是越看越喜歡,年少,多金,還是家族繼承人,以后蘇小婉要是跟著李榮飛,就不用受那么多的窩囊氣了。

“姐,真不知道那個騙子有什么好的,李少可是能甩那個騙子十條街了。要是換成我的話,我早就答應李少了。”蘇小雅一旁起哄著。

“我這次回國后,就不出去了。我爸打算給一個小公司我練練手,等時機成熟了,就讓我繼承李家家主之位。”

那個餐桌上唯一一個男人西裝革履,風度翩翩地謙虛著。

只是蘇小婉一臉尷尬地小口小口地吃著碗里的米飯,心中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要是丈夫秦風能有這李榮飛十分之一的本事,她也不至于整天被人嘲笑。

孤兒寡母,還帶上個上門女婿,蘇小婉一家就這樣被蘇家排擠在外。

不僅被趕出蘇家別墅,老爺子還定下一個規矩就是只要他沒有死,蘇小婉一家就不能搬回蘇家別墅。

接連二三的災難,讓蘇小婉一家受盡冷眼與嘲笑。

“真的?那感情好,要是你能和小婉成了,以后我們就可能搬回蘇家。”章敏君激動地說道,好像現在已經攀上了李家這顆大樹一樣。

“咳咳!”門口的秦風實在看不下去了,故意咳嗽兩聲,然后低頭換鞋。

“哎呦!你這個騙子,還知道回來?”

“你怎么不死在外面算了?”

“我們家怎么就那么倒霉,攤上你這個廢物,要錢沒錢,要人沒有人,要權沒有權。還是個十足的騙子。真是上輩子作的什么孽呀!攤上你這個騙子女婿。”

“要不是你,我們一家怎么會被趕出蘇家?你這個廢物、掃把星、騙子。”

丈母娘章敏君一邊罵著,一邊擦眼淚,還偷偷瞄了一眼李榮飛。

“就是,三年了,李少可是資助我三年的學費。你作為我姐夫,你給過我什么?你只會向姐姐要錢,你把錢花哪了?啞巴了?”蘇小雅反問著秦風。

資助三年學費!秦風挪了挪嘴唇,還是把話咽了下去。其實現在讓他重新選擇,他也會那么去做的。三年來,要不是蘇小婉的維護,他在這個家估計一刻都待不下去。資助蘇小雅,算是給蘇家一個補償吧!

至于李榮飛有這意外的好事落在他頭上,他當然不會否認。

“是呀!我資助小雅三年學費,你這個姐夫做了什么?”李榮飛也在一旁打擊著秦風。

“不管有沒有做什么,我們家的事,還輪不到一個外人來指手畫腳。”秦風真想上去給眼前這個看上去正人君子的家伙一頓胖揍。

“好你個廢物,李少哪里不比你強?你還敢頂嘴?”章敏君兩手叉腰,擋在李榮飛面前。

秦風無所謂地搖了搖頭,看著一桌子美食,肚子不爭氣地咕咕叫了起來。

在秦風要在餐桌旁坐下的時候,蘇小雅直接一腳踢翻旁邊的椅子吼道:“坐什么坐?家里有客人沒看到嗎?一邊吃去。”

噗通一聲!秦風因為屁股底下的椅子被踢翻,他的身體一下子就失去了平衡,坐在地上。一腦袋都是飯菜,別說有多么的狼狽。

“我……”秦風欲要辯解,可是他到嘴邊的話又咽了下去。曾何幾時,他秦風需要受這窩囊氣,可是這三年來,剛才那一幕還不是家常便飯?

現在還不能說,等過了今晚,就滿了三年之約。

被師父禁錮了青城山所學,就在今晚就會被解禁。

“我什么我?還不滾一邊去?看到你就煩,明天和小婉去民政局把婚給離了。”章敏君狠狠地瞪著秦風一眼。

秦風無奈,為了這個家能和睦一點,他咬咬牙忍了。至于妻子蘇小婉,他相信她不是那種隨便的人。

“只要你明天天黑之前,你能給我一個滿意的答案,我就答應不離婚。”身后傳來蘇小婉的聲音。

“喂!我……”

秦風想說的是,這婚又不是不能離,當初入贅蘇家,只是被師父坑了,答應下三年之約。現在約定已到,他就可以離開這里,天地這么大,還沒有他秦風去的地方嗎?

可是這蘇小婉最后一句話,讓秦風改變了主意:你不離,我不棄!

更多免費章節閱讀推薦: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掃一掃二維碼 或者

關注微信公眾號大象閱讀

回復極品小道婿或者回復書號45 閱讀全文

×
时时彩99%中奖定位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