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五四好書網 > 都市 > 神龍隱婿

更新時間:2020-02-15 07:34:24

神龍隱婿

神龍隱婿 少將軍 著

連載中 昊陽林雨兒

精品好書《神龍隱婿》由著名作者少將軍傾心創作的一本都市類型的小說,小說中的主人公是昊陽林雨兒,書中感情線一波三折,卻又順理成章,整體閱讀體驗非常不錯。下面看精彩試讀:沙河宗門,巍然盤龍。華夏一隅安南市,神龍隱墜林家婿。弱肉強食,人世浮沉之都市;浩然正氣,快意恩仇當昊陽!

精彩章節試讀:

華夏,安南市玲瓏酒莊。

酒莊前,車馬盈門。

酒莊大堂內,林家老太拄拐起身,燃清香一支,合掌三拜,廳堂正位儼然一座古銅關公像,威風凜凜,浩然正氣四字金匾安于其上。

此日是林家老太太丁鳳茹七十大壽。時值晌午,大堂內已是賓客如云,皆為安南市有頭臉的人物。

拜罷,正此時一聲道賀打破肅靜。

“孫兒林梓傲祝奶奶,福如東海,壽比南山,獻百年紅珊瑚一座!”

“萬隆地產董事長程嘉豪祝老太太松齡鶴壽,送沉香手串一只!”

“金海娛樂城老總顧清風前來祝壽,贈顧老親筆百福扇一面!”

祝壽送禮者往來不絕,熱鬧非凡。老太皓首朱顏,錦衣繡襖端坐在禮桌旁的太師椅上,笑意盈盈。不一會兒禮桌上就擺了不少賀禮,估算下價值已逾千萬,眾人面露欣羨之色,這林家在安南市也算名門望族,收禮千萬自在情理之中。

這時一道有些突兀的聲音響起:“林家女婿昊陽恭祝老太君萬福金安,奉大紅袍茶葉一包兒!”

一高個兒平頭青年,右額前留一縷長發,劍眉丹鳳眼,帶幾分痞氣從大堂外走來,在禮桌上輕放一茶袋。

這聲道賀報完,大堂內人頭攢動,議論開來。

“這就是入贅林家的窮小子吧,拿如此低賤的禮物做壽禮,真是丟人!”

“早就聽說林家有個廢物女婿,今日一見,果真名不虛傳!”

“哎,昊陽,你這茶該不是去咱市南茶博城買的吧?”林梓傲晃著肥膩的身子追問。

林梓傲-老太的寵孫,寶貝疙瘩。鍋蓋頭,一身藍色西裝大腹便便,瞇縫的小眼睛滴溜兒轉,手腕上系一明晃晃金表。

“托朋友從外地帶的!”昊陽落落大方回頭說道,一身休閑裝在這場合顯得格格不入。

“吆,那可了不得,原來還是外地茶呢!幾十塊錢啊?”林梓傲不停嘲笑,像一只擾人的蒼蠅。

“怎么著也得1000萬吧!”

聽這話從昊陽嘴里一本正經說出的時候,大家先是一愣,隨后哈哈大笑,哄堂倒彩,笑得是人仰馬翻!這瞎話編得簡直太離譜高端了!

老太一向不看好這上門女婿,此時扶椅之手更是微微顫動,垂目掃了一眼那包茶葉,臉一沉驟然不悅。

本念其手無寸金,送包茶倒也罷了。而脫口而出1000萬,這分明是在壽宴之上說渾話!本來昊陽在老太眼里就不值一提,這下更是厭惡至極!

林梓傲滿臉譏笑:“送奶奶一包爛茶,還敢口出狂言說1000萬,你是想笑死我嗎?再說就算這茶值1000萬,你個廢物能拿出來嗎?”昊陽不動聲色,沒有理睬。

“來廢物,你瞅瞅我給奶奶的禮物”說著指向禮桌的珊瑚。

“這百年珊瑚紅騰騰就像燃燒的火焰一樣,我費盡心思花了170萬才從愛爾蘭搞回來,我想日后奶奶放屋里一定可以益壽延年!”林子傲得意洋洋的說著。

“天吶,這座珊瑚170萬嗎?一看就珍貴無比!”“林家小少爺真是一片孝心啊!”人群一陣贊不絕口,老太太聽罷更是滿臉欣慰,心想也不枉自己對這孫子的萬般寵愛。

昊陽沒說話,瞥了一眼那珊瑚,臉上閃過一絲竊笑。

見昊陽默不作聲,林梓傲更是得寸進尺:“哼,跟我這珊瑚相比你那茶葉算個什么東西,還敢信口雌黃說值1000萬?”“瞧你穿得邋里邋遢,跟條狗一樣,你也不撒泡尿照照鏡子!”林梓傲晃著油汪汪的腦袋滿臉蔑視。

“林梓傲,你嘴巴放干凈點!還當這是奶奶壽宴嗎?”這時熙攘人群里走出一女子,膚白若雪翩若驚鴻,柳眉擰在一起瞪著林梓傲。

見此絕色美人,眾人皆是目不轉睛,不忍別視。女子柔發輕挽,襲一身刺繡淺色長裙,裊娜輕盈美得猶如人間仙子。

“昊陽是我的丈夫,還輪不到你來指指點點!”女子丹唇輕啟斥道。人群里更是一陣騷動嘆息。什么?這美撼凡塵讓人見之忘俗的女子,竟是這個廢物的妻子?

沒錯,丁老太的孫女林雨兒,安南寧第一美女,正是昊陽的妻子。

“哼!”老太太虬眉一皺。

“傲兒,扶我起來”林梓傲連忙哈腰攙扶著奶奶,一臉的得意。

老太太笑吟吟伸手示意賓客壽宴開始,又一臉嫌棄掃了昊陽一眼。

林雨兒看著一旁若無其事的昊陽,氣得胸脯鼓鼓,桃面暈紅。

連忙手執裙擺步至老太太跟前,低眉頷首嚅道:“奶奶,昊陽他不懂事,您別生氣,禮物我改日給您重新準備。”

老太冷眼余光一掃,神色漠然,從鼻孔里哼了一聲怒道:“用不著了,你家的禮物那么金貴,我可消受不起!”說完直接把那包茶葉扔在了禮桌下。

林梓傲此時更是一副小人得志的模樣說:“堂妹啊,主桌滿了你們一家就坐窗邊那桌吧!”

老太本就看不好林雨兒這一脈,對這寶貝孫子更是言聽計從。在林梓傲攙扶下步態緩緩走向了主桌。

林雨兒清澈的眼光波動,霎時面紅耳赤,內心騰起一股強烈的屈辱感。

“啪!”大堂無人角落響起一記清脆的耳光。

“昊陽,你太讓我失望了,我就不該讓你來!”

恨其不強怒其不爭,打完這一巴掌,看著怔住的昊陽,林雨兒又舉足無措般收回纖纖玉手。

奶奶壽宴,連衣服都不換,自己給他的五萬塊錢竟買了一包茶葉,還在奶奶壽宴信口開河說1000萬。

本想趁奶奶壽宴,讓眾人對昊陽有所認可,這下倒好,昊陽可謂成了眾矢之的,十足的笑料。自己一番苦心也徹底泡湯了。

突如其來的一巴掌打蒙了昊陽,臉上火辣辣的生疼,內心火山剛要爆發,卻見林雨兒俏目含淚,想說的話也哽在喉嚨。

在林家一年了頭一次見林雨兒淚眼,這一刻他內心深深地自責。女人哭的時候就是男人錯了。

林雨兒玉手掩面,甩開了昊陽正欲為她擦淚的手,整頓了下情緒回到了窗邊的壽宴桌。爺爺臨終遺囑把自己托付給這么個廢物,真是個天大的錯誤!

昊陽黯然地站著,心如潮涌。男兒有志,當鴻鵠搖天!一年前遵從師令,放下盤龍會的事務,隱藏身份入贅林家,已深深愛上了林雨兒。

眼下心愛的女人受此委屈,自己竟然都保護不了嗎?狹長的丹鳳眼里好似騰起一縷火焰。

大堂內觥籌交錯,氣氛盎然,正中間的舞臺上幾個窈窕的女子翩翩起舞綽約多姿,臺下掌聲陣陣。

窗邊壽宴桌上,林雨兒之母周靜荷不斷地埋愿著昊陽,今天真是丟臉到家了,昊陽唯唯諾諾承認著錯誤。

林雨兒一言不發,對于昊陽她內心已失望到不起微瀾。

這時家仆們手托玉盤,每桌擺上了一尊精致的高腳茶壺。

這茶壺內泡的是白毫烏龍茶,又稱膨風茶,制作發酵工藝復雜且選材只取夏季茶樹的一芽兩葉,曾頗受英女皇厚愛更賜名東方美人,價值不言自明。拿出此等茶葉招待賓客自是林家的門面。

大堂內不一會兒就清香四溢,茶霧氤氳。

“嗯,不愧是膨風茶,回味醇厚清爽,似微風入口,茶如其名!”

“哇,這就是被譽為東方美人的烏龍茶嗎,林家果然豪門,就是闊氣!”大堂內掀起一陣贊嘆。

“咱林家什么茶沒見過?那個廢物昊陽還敢拿什么大紅袍糊弄奶奶,真是貽笑大方!”主桌上林梓傲訕笑著,略帶醉意。

感覺還不過癮,林梓傲又拖著肥胖的身子,走向了昊陽所在的桌子,昊陽正手提茶壺給岳母周靜荷倒著茶水。

林梓傲抽出一把木椅翹二郎腿坐下,一手夾煙,笑嘻嘻說道:“吆,伯母,你們這桌好冷清啊!”

手里***般晃著昊陽送奶奶的那包茶,“這低端茶奶奶可不喝,你們還是拿回家吧!”說著扔在了桌子上。周靜荷此時面色相當尷尬,恨不得找地縫鉆進去。

“怎么,你這個廢物,見我過來不給倒杯茶嗎”這時林梓傲昂著頭看著昊陽揶揄道,臉上有些醉態。

昊陽沒有理會,手拿茶碗輕輕吹著茶汽。

“林梓傲,你別太過分了”林雨兒有些惱怒,不論自己對昊陽如何失望,但這種場合還是要護一下的。

“過分?爺爺把最大酒莊留給你就不過分嗎,臭娘們兒!”林梓傲一臉無賴狀。

“滾開!”昊陽怒目瞪著林梓傲,放下了茶碗。他再不允許任何人羞辱林雨兒。

深不見底的瞳孔,寒冷地就像迸裂著冰錐!這如同來自深淵的凝視,仿佛一只無形的手死死掐住林梓傲的脖子。

林梓傲不由得脊背發涼往后一傾,酒也醒了大半,不敢相信,這廢物竟讓他心生恐懼!林雨兒母女也是面色一怔,這可怕的怒喝竟出自廢物昊陽。

“傲兒,快回來,跟他一般見識干嘛”說話的是主桌的一位美婦,環肥燕瘦端莊優雅,只是眉眼里流露一股傲慢,此人是林梓傲的母親劉姍姍。

如遇救星般林梓傲強顏歡笑著回到座位,內心惶恐不安,那廢物昊陽的眼神無比恐怖!

這時昊陽悠悠站了起來,在眾人詫異的眼光中大步走向了禮品桌。指著林梓傲送奶奶的珊瑚咧嘴笑道:“這哪是什么珊瑚,不過一座精仿的樹脂合成品!”

眾人聽了皆是一愣。

“少在這胡言亂語,你憑什么說我的珊瑚是假的!”心神未定的林梓傲騰地一下子站了起來。

只見昊陽不慌不忙說道:“凡是珊瑚都生有縱向紋路,冠狀頂部細看有圈圈細紋就像樹木的年輪,上等珊瑚猶以紅色為佳,顏色由內而外漸變,中間顏色最淺,所有天然珊瑚必定有細微瑕疵。”

“反觀你這座珊瑚,外表光潔圓潤,通體深紅毫無瑕疵,漸變的顏色制作不來,頂端的圈紋更是無法炮制,真假與否細聞一下便知!"說罷伸手就要拿起珊瑚。

林梓傲聞言面色一慌,不置可否,這珊瑚確實是他找人制作的,而且還花了五萬塊錢,制作方說絕對天衣無縫沒人能看出真假,可眼下竟被這廢物看你出端倪。

“你個傻X別碰珊瑚,摔了你賠得起嗎!”連忙怒罵沖了上去拽住了昊陽。眾人看著有些焦急的林梓傲,現場氣氛也一下子尷尬起來,而且廢物女婿分析的好像也不無道理。

“行了!”

“我孫子送我的禮物會是假的嗎?用不著你這外人在這兒胡說八道!”老太怒道給孫子解圍,林梓傲聞言如釋重負,大庭廣眾之下差點露出馬腳,額頭上都布了層冷汗。

看著小人得志般的林梓傲,昊陽無語,奶奶這分明是護犢子。

人性的偏見猶如一座大山,任你怎么努力都無法動搖。

自己一身10萬的休閑裝無人識貨,送奶奶的絕世大紅袍,那即便是達官貴胄能見一面的也是榮幸之至。句句真話竟無人相信,誰叫自己是一個上門女婿呢,這就叫弱者原罪吧,昊陽自嘲。

“滾出去,我的壽宴不歡迎你這種口無遮攔之人!”老太太在螻蟻得志般的林梓傲攙扶下沖昊陽說道,現場一度尷尬。

這時的林雨兒面色難堪,這昊陽哪里會看什么珊瑚,還非要逞能,還下子更丟人現眼了吧,看著有些溫怒的奶奶,連忙抬起皓腕拽走了昊陽。

在人群的唏噓聲中昊陽轉身大搖大擺離開了壽宴,毫不留戀,他還有更重要的事去做。

此時昊陽的岳母周靜荷在桌上如坐針氈,臉色更是難看到了極點。

但剛剛的一切,都被昊陽鄰桌的一位中山裝老者看在眼里,這老者正是安南市造詣頗深的鑒寶專家何匯祥-何老。

那珊瑚他也早看出是假的了,但這種場合自己不能說。此時他正拿著昊陽桌上那個茶袋,饒有興趣地打量著。這時桌子周圍也圍攏了很多看熱鬧的人。

“那廢物送的一包破茶,有什么好看的!”

“就是,都不夠丟人的!”

“師父,這就是個裝茶葉的普通布袋,也不是什么寶貝吧”一旁站著的窈窕女子,扎倆朝天辮,不以為然地說著。從隨身木盒里拿出一柄黃銅邊框放大鏡遞給了何老。

何老仔細端詳著,額頭上都滲出了細汗。

眼前的絲綢茶袋質地細軟,上等夜明珠穿金絲線封口,精致的暗格花紋織一只游天鳳凰,布袋中間用極其細密的金絲繡一朵蘭花。

突然何老雙手微顫臉幾乎趴在放大鏡上驚嘆道:“不敢相信,不敢相信,這哪是什么布袋,這竟是清末慈禧自用的香囊!”

圍觀眾人聞言面面相覷,一臉不可思議。

“什么情況,林家窩囊女婿送的禮物,竟是慈禧貼身用品?”

“真不敢讓人相信,一個裝茶葉的袋子會是個寶貝香囊?”

但既是何老認定的東西那就是權威認證,眾人震驚。

何老擠出圍觀人群,扶了下架在鼻梁上的木紋老花鏡,如獲至寶般恭敬向老太太拱手要出200萬購買香囊,何老有個癖好那就是收藏慈禧用品。

丁老太怎么也沒想到一個茶葉袋竟是個價值200萬的古董,這廢物昊陽竟給自己爭了臉面,驚詫之余更是高興得合不攏嘴,連忙吩咐人去追昊陽。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时时彩99%中奖定位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