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五四好書網 > 現情 > 寵婚無度:墨少甜妻太囂張

更新時間:2020-02-15 07:32:28

寵婚無度:墨少甜妻太囂張

寵婚無度:墨少甜妻太囂張 大羅喲 著

連載中 墨靳棠雨桐

男女主角是墨靳棠雨桐的書名叫《寵婚無度:墨少甜妻太囂張》,這本小說是知名作者大羅喲創作的現代言情小說,書中情節設定引人入勝,真的超好看。下面是小說介紹:為了家族和男友棠雨桐不得不委身于墨靳,可事后她想怎樣的逃離,都被墨靳的魔掌緊緊的握在手里。棠雨桐:墨總!你到底怎樣才能放過我。墨靳:直到你主動承認是我的女人為止。

精彩章節試讀:

“只要你放過他,要我怎么做都可以。”

棠雨桐望向男人的眼中噙著倔強淚光,眸底涌動著不甘。

她太清楚墨靳是個怎樣的男人,處事果斷決絕,手段陰狠毒辣,當初為了吞并棠家財力,竟以父母性命威脅她聯姻!

而她早和青梅竹馬世宇定下的婚約只能被迫取消,可偏偏在她結婚當晚,她收到世宇被慘遭毒打囚禁的視頻!

這不是墨靳做的還能有誰!

她眼中的恨意越發旺盛,緊攥的拳頭骨節處泛著憤怒的青,朝著男人的方向屈膝跪地。

“求你......”

這是她此生第一次求人。

墨靳居高臨下的睨著她,沉冷的眸子瞬間燃起怒火,她那么倨傲好強的人,在他面前桀驁不馴,現在卻為了那個男人,給他下跪!

她是不是忘了現在的身份,他才是她的男人!

墨靳眸溫驟降,攥住她的手腕,將她用力拽入懷里:“好啊,他的命用你身體來換。”

猝不及防間,棠雨桐脖頸傳來一陣咬痛,眸中氤開一片漣漪,她絕望的閉上眼。

只要能救世宇,她做什么都可以!哪怕親手碾碎那高高在上的自尊!

“既然是你想救人......”低沉的嗓音響在耳畔,男人吐氣如蘭:“那應該是你伺候我。”

音落,墨靳松開她,慵懶地靠在沙發上,解開的領口間性感鎖骨若隱若現。

他興味地看著女人,眸底閃動著鄙夷,像是等看她低賤模樣或者,等看她笑話。

棠雨桐指甲深嵌掌心,頂著男人挑釁的目光,對上那雙鷹眸。

她承認,墨靳的相貌確實迷人心動,僅一眼就容易深陷。

可他身上散發的凜冽氣質,無一不透露他是個手段殘酷,六親不認的惡魔。

“怎么,不想救了?”

冷厲的嗓音將棠雨桐思緒扯回,她頓時慌忙喊出,“不是!等等,我準備一下。”

“還是說,你要我親自動手?”

緊接而來的逼問,讓棠雨桐腦中更是混亂一片,拽起手提包往洗手間沖,“我去準備,馬上回來!”

反扣洗手間門,她清楚的聽到外面酒瓶碎地的聲音。

把水開到最大,她趕忙從包側隱蔽的小口袋里,抽出一小瓶粉末狀的東西,摻進口紅。

又往嘴上擦了厚厚一層油膏,才將口紅涂抹上唇。

這粉末是她在大學期間,化驗室研究的項目之一,剛才的劑量足矣讓一個成年人昏迷一天一夜,但持有不穩定性。

可不管結局如何,她都要試試,墨靳這次就當她的小白鼠吧!

當她出來一貼身,墨靳就聞到了她唇上濃郁的香料味,紅亮光澤,似是有毒的蘋果一般,極其誘人。

生怕墨靳看出異端,棠雨桐順勢拉住男人領帶,鼻尖相對,二人唇之間僅隔了幾毫米。

“不如喝點酒?玩的盡興一點?”她勾起紅唇,精致臉上盡顯嫵媚,在男人耳邊輕吹,“我喂你可好?”

和之前倨傲冷漠的人兒判若兩人,現在像極了魅惑妖孽,一言一語都勾動著男人心臟。

墨靳滾動著喉結,隨時等著蓄勢待發。

棠雨桐立馬端酒飲下,給墨靳喂去。

就在她快要吻上他唇時,男人突然側頭,她一下撲空,雙腿瞬時坐實在他腿上.

墨靳修長手指抵在唇中,她猝不及防,將口中烈酒全部咽下肚。

半秒種后,喉嚨一連胃里都像是火燒一般,她忍著強烈酒氣,一雙眸憋的水光漣漣。

“好喝嗎?”墨靳濃稠如墨的眸子閃過一抹冷光,勾唇戲謔:“這種酒喝多了,確實玩的盡興,不如你多喝點,能更好的伺候我。”

他故意的!

知道這酒夠烈,所以想看她出丑。

棠雨桐艱難地咽下口水,顧不上前戲,直接吻上那涼薄的唇。

倏然,墨靳瞳中映著女人彎如月牙的笑眼,清純中摻著一絲嫵媚......

可漸漸的眼中女人的臉卻有些恍影。

渾渾噩噩間,墨靳看到女人拿走他的手機,嘴角笑容盡顯得意,視線逐漸變黑......

棠雨桐借著上學時期的黑客功底,很快就定位到了那個視頻的具***置。

在邊城,那個魚龍混雜的地界。

呵,為了不讓她找到任世宇,墨靳真是費盡心思!

她冷漠地看向已昏迷的男人,拿出往他身上裝了微型GPS定位,順手帶走了些東西。

裝好手機,整理了下衣服,便推門出去。

眾人起身,只見出來的唯有一人,棠雨桐。

“墨少在休息,在我沒回來之前,任何人不準進去打擾。”清冷的聲音回響大廳,小弟們面面相覷。

畢竟眼前的是墨少的女人,她說的話就等于少爺說的話,誰敢忤逆。

棠雨桐很順利的離開會所。

直至深夜,包廂里的男人才緩緩睜眼......

他渾身無力的躺在沙發上,渾濁的思緒瞬間清晰,冷眸閃著殘戾寒芒。

就在這個時候,手下孟正推門而進,看到沙發上一動不動的男人,眉心微蹙,走近一看,才發現男人那雙冷厲攝人的眸,直勾勾的盯著自己。

一股寒流遍布全身,冷到刺骨!

“她人呢?”冰冷駭人的聲音響起,氣溫又降了幾個度。

“少少少夫人她說不要打擾你休息,我也不知......”孟正聲如蚊吶,在那道冰柱目光下,閉了嘴。

墨靳臉色更黑了,為了拖延時間,她不光給他下藥,還他的得力干將都給安排了。

真是好大的膽子!

“誰放她走的!”怒聲厲吼,驚的面前孟正一抖,男人一雙黑眸火焰燒的極旺,“讓他自己去中東魔鬼營領命!”

門外小弟聽此,一張小臉慘白無色!

“現在,給我手機定位,告訴我地址。”怒聲再次響起,男人沙啞的聲音寒氣逼人。

孟正心中詫異,聽墨少這意思,這女人是偷了他手機逃跑的?!

簡直就是奇女子啊!

然而定位結果很快就出來了,答案是......無果。

氣的男人差點從沙發上翻下來,滿腔怒火呼之欲出!

“為什么查不出來!”

“墨、墨少,少夫人有一定反偵察能力,搜索不到定位......”孟正艱難地咽下口水。

要不是身上藥勁,墨靳恐怕早就爆炸了,腦中猛然想到什么,眸中瞬時翻滾著嗜血寒氣。

“準備直升機,去邊城!”

“邊城?墨少那可是錢琥的地盤......”孟正臉上一下露出緊張之色,他深知墨少實力強大,但邊城魚龍混雜,有太多未知危險的存在。

“不過區區一個獨眼瞎,我自有分寸。”

墨靳冷冷打斷,他滿腦子只想怎么懲罰那個逃跑的女人!

這一次,她休想再逃!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时时彩99%中奖定位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