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五四好書網 > 都市 > 首席贅婿

更新時間:2020-02-15 07:30:10

首席贅婿

首席贅婿 孤狼 著

連載中 俞碧芯杜小川

首席贅婿小說主角名為俞碧芯杜小川,是作者孤狼所寫的一本原創新作,目前正在快看連載。只因一個承諾,他入贅俞家為婿,五年時間,落魄如狗受盡屈辱。忍一時越想越氣,退一步無路可退,既然如此,索性利刃出鞘,鋒芒畢現。王者歸來,萬眾臣服!

精彩章節試讀:

“媽,回來了啊!”

岳母推門進來,身后跟著一臉疲倦的俞碧芯,正在擦地的杜小川忙不迭的跑過去把她手里的包接過來,然后把拖鞋擺好。

“飯做好了嗎?”岳母趾高氣揚的看著杜小川。

“做好了,洗洗手就能吃了。”杜小川把兩人換下來的鞋子擺放好。

“哎喲!”腳下一滑,岳母差點摔倒,杜小川忙伸手扶住她。

“地都擦不好,你說你能干點啥?”岳母隨手抄起衣架照著杜小川的后背就砸了過去“廢物,廢物。”

“行了媽!”看著挨打的杜小川,俞碧芯嘆口氣,對于這個只會做家務的丈夫,她也是死了心,如果不是當年父親苦苦相逼,自己又怎么可能嫁給他?

“對不起媽,我馬上擦干凈。”杜小川跪在地上用毛巾擦著地板,心卻在滴血!

五年了,自己入贅俞家五年了,這五年來,自己每天除了打掃衛生就是買菜做飯洗衣服,做的都是保姆的活,還每天被岳母罵來罵去。

杜小川已經受夠了,如果不是有俞老爺子的囑托,杜小川真想甩手而去。

吃完飯,岳母照例去看電視,俞碧芯也去了書房,杜小川把所有的剩菜剩飯全都扒進嘴里,洗完碗筷又趕忙去給俞碧芯放好了洗澡水。

等到伺候俞碧芯母女睡下,杜小川這才有時間伸一個懶腰,小區里溜達一圈回來之后,杜小川在陽臺的小床上躺下來,眼睛盯著晾衣架,遲遲不能睡著。

五年了,杜小川感覺自己的心志快要被磨沒了,如果不是當年的那個約定,或許現在我也可以出去一展宏圖了吧?

這樣想著,杜小川迷迷糊糊地進入了夢鄉,睡夢中,一輛車直奔俞碧芯而去,眼瞅著就要撞上了,杜小川忍不住啊的喊了一嗓子,猛地坐起來才發現是在做夢!

看看窗外已經蒙蒙亮,杜小川索性擦了擦額頭上的汗直接起床了。

等到收拾好早餐,這才把俞碧芯叫起床。

“一會兒我送你上班吧!”吃早餐的時候,杜小川感覺自己的眼皮子一個勁的跳,心里也總是慌慌的,再加上那個夢,他總有一種不祥的預感。

“神經病。”岳母沒好氣的白了杜小川一眼“她過條馬路就到公司,你送她干什么?想讓別人知道你是碧芯的廢物老公嗎?”

“不是,我......”杜小川的臉漲得通紅,張了張嘴沒能再說出來什么。

當俞碧芯拿上包出門的時候,杜小川那種不祥的預感越來越強烈,尤其是看到茶幾上那枚古錢之后,杜小川越發的不淡定了。

要知道,俞老頭臨終前可是一再囑托俞碧芯要時刻把這枚古錢帶在身上,雖然不知道這玩意兒有什么用,可看俞老頭那一臉凝重的樣子,這玩意兒肯定不簡單。

想到這里,杜小川不敢猶豫,趕緊換上鞋子去追俞碧芯。

“你個廢物,趕緊回來洗碗。”岳母在后面喊到,杜小川卻早已經竄出了家門。

早高峰,車流不算太快,俞碧芯站在路口等著綠燈,腦海中一直想著上午談判的事情,公司最近發展遇到了瓶頸,如果再不尋求突破的話,怕是很難支撐下去了。

突然,遠處傳來一陣刺耳的轟鳴聲,緊接著是一陣警報聲。

俞碧芯想到入神,根本沒有意識到死神正一步步朝她走來。

騎摩托車的小子瘋了似的在車流里亂竄,不時地回頭看看那輛緊追不舍的警用摩托車。

摩托車暗罵一聲,猛地又加大了油門,準備搶在紅燈之前開過去,那邊的俞碧芯眼瞅著綠燈已經亮了,款步向前走去。

“閃開!”摩托車大聲嘶喊著,俞碧芯猛地回過神來,整個人傻了,直愣愣的站在那里忘記了躲避。

眼瞅著自己就要被撞上了,俞碧芯下意識的閉上了雙眼,也就在這個時候,感覺一雙大手推了自己一把,一個不穩,俞碧芯跌倒在地上,再然后,她聽到砰地一聲!

睜開眼睛,杜小川就躺在離她十幾米的地方,頭下一大灘血。

“杜小川,杜小川。”俞碧芯一下子傻了,想要跑過去,卻發現雙腿不聽使喚,根本走不了路。

就算是再傻,她也知道在關鍵時刻是杜小川把她給推開了。

眼睜睜的看著杜小川被抬上救護車,俞碧芯的腦袋里依然一片空白:自己的廢物丈夫在最關鍵的時候把自己推開了,可早上他想送自己上班的時候老媽還罵他神經病。

好不容易在別人的幫助下來到醫院里,俞碧芯跌坐在手術室門口跟丟了魂一樣。

“有病人家屬嗎?”不知道過了多久,手術室的門開了。

“我,我是!”俞碧芯下意識的回應道。

“病人不行了,你進去看看吧!”醫生的話像一聲驚雷一樣打在俞碧芯的心頭。

俞碧芯看著病床上的杜小川,對方的手心里依然死死地攥著那枚古錢,俞碧芯忍不住想起他每天嘮叨著讓自己帶上這枚古錢,可自己每次都感覺他婆婆媽媽的。

這個自己無視了五年,整天盼著他去死的男人終于死了,可自己為什么非但高興不起來,相反還有些無助、傷心?

此時的杜小川感覺周圍一片空白,腦海中卻始終殘存著一個女人的身影。

再有十幾天我就完成五年之約了,難道連這十幾天我都撐不過去了嗎?如果我死了,那就不能履行承諾了。

不行,我不能死,我要活下來,我一定要活下來!

也就在這個時候,杜小川緊攥著的那枚古錢突然動了。

古錢中飄出來一道虛影,居高臨下的俯視著杜小川:“小子,吾乃俞氏先祖俞跗殘存在古錢中的一縷魂念,念你護我俞氏子孫有功,老夫傳你古醫玄術,望爾將其發揚光大,懸壺濟世,造福蒼生!”

不等杜小川有所反應,那道虛影化作一束光芒沖進杜小川的眉心里。

杜小川感覺自己的身體像是要炸開一般,努力想要把那道虛影擠出身體,卻無奈那道虛影以最短的時間走遍了自己身體的奇經八脈。

俞跗?

這好像是一位上古醫家,自己怎么會得到他的魂念?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时时彩99%中奖定位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