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五四好書網 > 現情 > 神秘婚寵:南少,你老婆超甜的!

更新時間:2020-02-15 07:27:21

神秘婚寵:南少,你老婆超甜的!

神秘婚寵:南少,你老婆超甜的! 木小糖 著

連載中 沈初心南澤煜

小說主人公是沈初心南澤煜的書名叫《神秘婚寵:南少,你老婆超甜的!》,這本小說是知名作者木小糖傾心創作的一本現代言情風格的小說,書中情節設定引人入勝,真的超好看。下面是小說介紹:沈初心一覺醒來,不僅嫁給了京都最有權勢的男人,還有一個五歲的兒子。她一臉懵逼,自己明明才十八歲,怎么就成了有夫之婦?!沈初心不干了,她要逃!可還沒邁出房門,就被男人步步緊逼,禁錮在懷。南澤煜眸色幽幽,薄唇勾著一抹邪肆的弧度:“南太太,以后離家出走記得帶上我,嗯?”萌萌小團子不甘示弱抱著她的腿,一臉著急:“還有我,媽咪,還有我!”

精彩章節試讀:

沈初心猛地從夢中驚醒,下意識的就要坐起身,手腕的刺痛讓她徹底清醒了過來。

她想活動一下手腕,卻發現無法動彈。

低頭一看,她竟然被反綁在椅子上,身上的衣服臟的仿佛在泥地里滾了一圈。

昏暗的光線中,破舊臟亂,根本就不是那個精致的公主風房間。

難道她被綁架了?

昨天她和閨蜜沐嬈同時收到京都大學的錄取通知書,約了幾個朋友去酒吧慶祝。

后來玩的太晚,就住在沐嬈家了,怎么會在這里?

沐嬈呢?

她四處打量并沒有發現沐嬈的身影,空蕩蕩的房間冷颼颼的越發的昏暗。

無助垂眸,在看到披散在胸前的黑色長發時,猛地打了個寒顫。

她明明是齊肩的短發,一夜之間怎么會變得這么長?

還有,現在明明是夏季,為什么她會穿著毛衣?

莫非她也像小說中說的那樣,穿越了?

還不及細想,緊閉的門突然被打開,幾個黑衣壯漢擁簇著一個黑紗遮面的女人走了進來。

“醒了?”女人聲音冷漠尾音輕挑。

“你是誰?為什么綁架我?”沈初心強壓下心中的恐懼,佯裝鎮定。

女人低低的輕笑一聲,“我?呵呵,你罪孽太深,我是來索命的。”

說完對著身后的人揮手,“沈小姐最喜歡的就是海,我們就......成全她吧。”

話落,兩個黑衣壯漢向沈初心走去。

沈初心瞬間睜大了眼睛,這是要把她丟進海里嗎?

她心里慌亂成一片。

“我、我給你錢,我爸是蕓城的沈堯誠,你要多少他都會給你的,我......”

女人面紗下的面容在聽到沈堯誠的時候瞬間緊繃,冷靜淡然的眸子閃過一抹疑惑,隨即像是想到了什么嗤笑一聲,“沈初心你是真的沒有心啊。”

說完聲音冷了幾分,“這么沒心沒肺的人喂了魚也好,帶走吧。”

黑衣壯漢解開沈初心身上的繩子,將人架了起來,向外走去。

沈初心根本就掙扎不開,驚恐的喊道:“不要,放開我,放開我,沈堯誠是蕓城的首富,你們要多少他都會給的,一千萬?兩千萬?......一個億?我......”

女人示意黑衣壯漢停下來,邁步到了沈初心面前,淡漠開口,“沈堯誠六年前就已經死了。”

六年前?

怎么可能?

昨天晚上她到沐嬈家還和爸爸通了電話,剛剛這個女人叫她沈初心,說明她還是她。

可為什么心里莫名的不安,她張了張口試圖辯駁。

女人似乎早就料到了什么,冷笑一聲,“裝傻充愣對我可沒用,這錢你還是自己去地府和他要吧。”

說完女人似是厭惡到了極點,直接讓人把沈初心的嘴堵上了。

沈初心被黑衣壯漢帶到了外面的車上,望著外面荒蕪一片的景致,她整顆心沉到了谷底。

她不知道這是哪里,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也不知道為什么會變成這樣。

很快車開到了一處高崖,沈初心被人推搡著下了車,帶著黑紗的女人背對她面向海,不知道為什么看起來很悲傷。

“沈初心,你后悔過嗎?”女人聲音縹緲帶著一抹難以言說的落寞。

后悔?

沈初心在車上將她這十八年來的人生簡單回憶了一遍,她開朗活潑熱心善良,沒有干過壞事,也沒有欺負過任何人。

如果非要找出那么一點兒瑕疵的話,就是她曾經為了沐嬈逃了一次課。

可是逃課會被綁架,會丟命?

她恐懼的吞了吞口水,“我......我以后再也不逃課了。”

她話落女人的背脊明顯一僵,似是耗盡了所有的耐心,冷聲道:“扔下去吧。”

以前令人喜悅的海浪聲,此時聽起來是那么的恐怖,沈初心拼命掙扎卻怎么也掙不開,只能眼睜睜的看著逼近的崖邊。

“我不想死的不明不白,嗚嗚......老爸,沐嬈......”

不知道沈初心哪句話刺激到了女人,她身體輕顫,雙手用力握緊成拳,整個人都變得很憤怒,“你閉嘴,你根本就不配提你爸和沐嬈。沈初心,六年了,你怎么會變得如此無恥,你......”

“有人來了。”一直負責警戒的一名黑衣壯漢突然出聲提醒。

女人冷目望向不遠處逼近的車隊,嗤笑道:“呵......我還真是替南澤煜不值,怎么會娶你這種是非不分狼心狗肺又無恥的女人。”

“先生交代了暫時不要和南澤煜正面沖突,我們......”

女人揮了揮手打斷了那人的話,態度果決冰冷,“推下去。”

黑衣壯漢猶豫了片刻,帶著的藍牙耳機里似乎是接收到了什么指令,他態度堅決了幾分,“帶她離開。”

“你敢!”女人整個人緊繃,冷聲道。

可惜她的話沒有威脅到任何人,眼看著黑衣人走過來,她一咬牙,一把抓住沈初心用力的推了下去。

看著瞬間墜落的人影,低喃道:“沈初心,這是你欠我的,你欠我的......”

事故突生,為首的黑衣壯漢也沒有想到,眼神變了變,對著一旁的人道:“還不帶慕小姐快走。”

一行人急匆匆的上了車,向另一個方向逃離。

當身體下落的瞬間,沈初心整個人是茫然的,心臟揪在一起,似乎被什么狠狠攥住。

她就要死了嗎?

不,或許這一切都是夢,只有在夢里才有這么匪夷所思的事情吧。

嗯,一定是夢,落水的時候她一定會醒過來的。

‘砰’!

冰涼的海水仿佛鋼針擊穿了她的身體,好疼,好冷。

她根本就不會游泳,更何況還被反綁了雙手。

在海水里浮浮沉沉,嗆了不知道多少口水,直到意識渙散,整個人向下沉去。

這個夢......應該快醒了吧。

意識消散前,模糊中看到一道人影,快速的向她游了過來。

水流帶起那人襯衣的下擺,沈初心失去意識的最后一瞬,不由暗暗感嘆了一聲,嗯,身材不錯。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时时彩99%中奖定位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