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五四好書網 > 都市 > 護妻狂婿

更新時間:2020-02-15 07:25:51

護妻狂婿

護妻狂婿 真命小豬 著

連載中 許強沐念雪

主角是許強沐念雪的名稱叫《護妻狂婿》,這本書是作者真命小豬傾心創作的一本都市小說,書中情節設定引人入勝,真的超好看。下面是小說介紹:上門女婿被逼離婚,簽完字,各國富豪紛紛跪拜......丈母娘:“姑爺,我為你煲了粥!”小舅子:“姐夫,晚上一起去樂呵!”“滾!”

精彩章節試讀:

“二少爺,求求您賣給老朽一個面子,跟我們回家吧!”

“現在許家人才凋零,請您一定要回去主持大局!”

“老朽,給您跪下了!”

一眾人當即跪在許強面前。

而許強目光如炬,眼神中沒有絲毫感情。

他目視遠方,冷冷道:

“兩年前,爺爺聽信大哥的讒言,要把我趕出家門,許家上上下下,誰曾為我求情?

李管家,你是不是忘記了?當日,正是你親自把我轟趕出許家!

現在許家人才凋零,與我有什么關系?都給我滾遠一些!”

“二少爺......”

“閉嘴!不然別怪我違背爺爺的禁令!”

聽聞此言,李管家等人面面相覷,不敢再上前一步!

依照二少爺的實力,他要是發怒,瞬間便能要了他們的命!

荔城大飯店,沐家老祖壽宴。

當許強一出現,周圍便傳來一陣嘲諷之聲。

“本來是喜慶日子,這個廢物來湊什么熱鬧?”

“我說念雪啊,你是不是非要給我們心里添堵?趕緊把他趕走得了!”

“呵呵,這個廢物在你們家可能是個寶,但我們看到誰不來氣?”

“......”

隨著許強出現,沐家上上下下,把注意力放在了他的身上。

三年前,許強落魄之時,是沐家老爺子力排眾議,非要把他的小孫女沐念雪嫁給許強。

沐念雪有荔城第一美人之稱,她下嫁給一個不知名的窮鬼,淪為荔城市的笑話。

許強是許家二少爺的身份,只有沐家老爺子知道,但婚后不久,他卻因病去世。

自此沐家上上下下,再無一人知道許強真正的身份。

這兩年多,許強受盡沐家的嘲諷,白眼。

不過相比被家族逐出家門,后者更是讓人心寒!

“廢物一個,讓你干點小事兒,也磨磨蹭蹭的。”這時丈母娘林芝坐在席間,一臉嫌棄的對許強說道:“把我送給媽的賀禮拆開!”

從兩個月之前,林芝為沐家老祖宗準備了一株老山參,好在她壽宴上露一下臉。

今天來的匆忙,林芝把老山參忘在了家中,就讓許強跑了一趟。

“哦!”

許強應了一聲,正要拆開禮盒,可突然從他身后伸出一只手,迅速把禮盒搶走。

是沐家的長子長孫沐風,平時屬他最看不上許強。

沐風拿著那盒野山參,兇神惡煞的對許強說:“沒看就要開席了嗎?要不找個地方坐下,要不滾蛋!”

“就是啊,都快要餓死了,別把時間浪費在一個廢物身上!”

“哎呀,看他這傻乎乎的樣子,我怎么這么來氣呢?”

“......”

沐家人,已經習慣把許強當成出氣筒,所有人都對他冷嘲熱諷。

而沐念雪一聲長嘆,卻也不忍心許強那么尷尬,皺著眉頭說道:“你過來坐吧!”

沐念雪看到許強那窩窩囊囊的樣子,露出了一絲苦笑。

她知道,當自己嫁給許強那一天,自己這一輩子就毀了。

酒過三巡菜過五味,沐風突然站起來,朝著那一堆賀禮走去,嘴里說道:

“伯母從前幾天就說,為奶奶準備了一株上好的野山參。今天咱們也跟著開開眼,看看這野山參是什么樣的......”

沐風話音一落。

一眾沐家親戚,便圍攏上來。

就見沐風,慢悠悠的打開禮盒。

啊?

禮盒一開。

周圍眾人,立刻發出一陣驚呼。

眾人驚呼的,并不是野山參有多漂亮。

而是禮盒中,竟然裝的是一根鮮亮的胡蘿卜!

“伯母,這是你為奶奶準備的野山參?我還第一次見到這樣的野山參,哈哈!”

“先別這樣說,伯母不至于鬧出這種笑話......我看八成是許強那個廢物,擅作主張,把野山參換成了胡蘿卜!”

林芝早已經臉色大變。

明明是上好的野人參,怎么變成了胡蘿卜?

沐家人的討論聲,提醒了林芝。

她立即站起來,沖著許強吼道:“這到底怎么回事?我的野山參呢?”

“媽,來的路上,我沒有打開過......”

“還敢撒謊,我打死你!”

不等許強的話說完,林芝揚起手,就準備對他動手。

見狀,沐念雪趕緊擋住林芝,說道:“媽,許強沒什么本事,但他哪里偷過東西?

這其中肯定有什么誤會!”

就算沐念雪嫌棄許強,可他畢竟是自己的丈夫,怎能眼睜睜的看著他被打?

“伯母,這也不能完全怪許強!”

沐風吊兒郎當的走過來,嘿嘿笑道:

“一定是你們家給許強的零花錢太少,他把野山參換錢花了唄。”

“沐風!”

突然,許強把目光看向了沐風,冷冷的說道:

“是你搞的鬼!剛才你為什么不讓我打開禮盒?

分明是你趁著所有人不注意,把野山參給掉包了!”

林芝有意想在沐家老祖宗生日宴上出風頭,她絕不可能用胡蘿卜充當野山參!

而且這樣的行為,實在是愚蠢至極!

除了沐風之外,許強再想不出,誰會如此可惡!

不過沐風卻一臉平靜,陰陽怪氣的說道:“呦,你一個上門女婿還敢質問我?

但我最是講道理,你說是我把野山參掉包了,有證據嗎?”

“對,你個廢物憑什么血口噴人,能拿出證據嗎?”

“許強,如果你拿不出證據,就永遠滾出我們沐家!”

“......”

沐風是沐家的長子長孫,將來沐家將由他說了算。

沐家上上下下,誰不維護沐風?更何況與他起矛盾的還是一個上門女婿而已。

不給許強開口的機會,沐風繼續咄咄逼人的說道:“許強,飯店里是有監控的,咱們可以去查看監控!

如果是我把野人參掉了包,我沐風給你下跪道歉!

不過監控上查不出什么名堂,那就證明與我無關,以后你見到我,每次都必須給我磕頭叫爺!”

見沐風如此有底氣,沐念雪無可奈何的開口道:“堂哥,都是許強的問題,與你無關。

堂哥,你就放過許強吧!”

說著話,沐念雪扯了一下許強,急忙說道:“還愣著做什么?快給堂哥道歉!”

“念雪,謝謝你幫我解圍!”

這一刻,許強的雙眼突然亮了起來。

他盯著沐風,淡淡的笑道:“沐風,要是我沒有猜錯的話,這家飯店的人被你收買了,對嗎?

他們會在監控室做手腳,對嗎?”

“你......你胡說八道!少說廢話,你敢不敢和我打賭?”

沐風一怔,許強的猜測幾乎接近與事實。

但就算被許強識破了又如何?沐風已經收買了這家飯店的經理,在監控上絕對看不出任何貓膩!

緊接著,許強卻偏偏開口說道:“好!我和你賭!”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时时彩99%中奖定位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