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五四好書網 > 現情 > 入骨纏情

更新時間:2020-03-02 17:21:54

入骨纏情

入骨纏情 小莫 著

連載中 瞿博霖林顏榆

經典美文《入骨纏情》由知名作者小莫最新創作的現代言情類型的小說,男女主角是瞿博霖林顏榆,小說文筆成熟,故事順暢,閱讀輕松。主要講述年少時,瞿博霖是她的一縷清夢,她無數次撿起被他丟在垃圾桶的情書,對著瞿博霖喊道:“你等著,我遲早有一天會讓你喜歡上我吧。”瞿博霖眉頭微微皺起,無奈道:“你能不能放過我。”后來,他折斷了她的雙腿,親自送她進入了地獄,從此她度過了生不如死的三年。三年后愛著瞿博霖的那個林顏榆死了,男人咬牙切齒,“林顏榆,你怎么敢放棄我。”

精彩章節試讀:

凌晨時分一個人影跌跌撞撞的走到了一別墅外,她撲騰一聲跪了下去,仿佛耗盡了全身的力氣一般,睜眼看著那朱別墅大門上的白布,幾乎要流下了血淚來。

雪花簌簌,她的一頭烏發都染上了白色,鴉羽般的睫毛輕輕顫動了兩下,眸子里已經全然是一片死寂。

第二天一早,門吱哇一聲打開了,仆人看到矗立在門前的“雪人”駭的一叫,很快又反應了過來,失口道:“林小姐。”

她不是去坐牢了嗎?怎么回來了?

一時間,入獄三年的林家小姐林顏榆出獄的事情就傳遍了整個蘇城。

林顏榆直挺挺的跪著,那漫天的大雪從凌晨一直下到了清晨四點,幾乎把她埋成了雪人。

她蒼白到透明的皮膚上一道駭人的傷疤從眉心一直蔓延到了太陽穴,毫無血色的嘴唇動了一下,瞳孔里略微透出了一絲神采,“讓我看看奶奶入葬。”

“滾!”門一下子打開,一個暴怒的身影沖了出來,狠狠的打到了她的臉上。

林顏榆避無可避,蒼白的臉上頓時就浮現了一個巴掌印,她凍的青白的臉上因此浮現出奇異的血色來。

“你還敢回來!你怎么有臉回到林家,你這個害人精!怎么不死在外面。”

林顏榆的二叔看著滾落在雪地的林顏榆,眼神是刻骨銘心的懼恨,仿佛要拿她飲血啖肉一般。

“我要是你我早就在監獄里自我了結了!”他咬牙切齒,“你還敢回來丟人現眼!你這個禍害!若不是你老太太何至于與人為善了一生到了死后居然連送葬的人都寥寥無幾。”

在雪地中的人動了下,林顏榆僵直的手臂艱難的插入了雪中。

“我想給奶奶送葬。”她透明的嘴唇蠕動了一下,然后就深深的磕了一個頭,一聲沉悶的撞擊聲,再次抬起頭來時那瓷白的臉上已經有血蜿蜒而下,趁著那白的透明的皮膚紅的刺目。

林家二叔林玉炳目瞪口呆,然后就看她又是沉悶的一聲磕了下去。

旁邊的仆人也是面露不忍,幾乎不敢在看。

林顏榆一無所覺,重復著這句話,每說一句就是一個響頭。

“滾!”林玉炳指著門口,他目露猩紅,看著林顏榆低吼道:“老太太都死了你還要害她一次,你若是給她送葬,恐怕她即使入土了也要被人挫骨揚灰,然后撒到海里去。”

他招了招手,兩個保鏢就出來架住了林顏榆的胳膊,“給我丟出去!越遠越好!”

林顏榆這才劇烈的掙扎起來,她瘦的幾乎全身都剩下了骨頭,劇烈掙扎的時候卻是兩個成年人都掌控不住。

“讓我看看奶奶!”

“讓我看她最后一眼!”

她聲音很低,幾乎是從喉嚨里泣出來,卷入了風雪之中。

無濟于事,她被人狠狠的打中了腹部,趁著她疼痛蜷縮的時候保鏢扯住了她的長發揪著她在雪地中越拖越遠。

遠處傳來汽車的嗡鳴聲,看到極速駛來的車輛保鏢想也不想就松手躲開,把女人丟在了路中央。

刺目的燈光照到了她的臉上,林顏榆閉上了眼睛,吱哇一聲,在距離她幾厘米的時候車停了下來。

她睜開了眼睛,仰頭看著從車上下來的男人,那豐神俊朗的臉一如從前,男人矜貴的臉上神情冷漠,旁邊有人撐著黑色的傘,替他擋住簌簌的雪花。

“林小姐,又見面了。”他看著蜷縮在雪地中的女人,嘴唇劃出了一個譏諷的弧度,“你躺在這里是等賠償嗎?”

林顏榆受驚的動了動,狼狽的想要起身,她幾乎是用了全身的力氣但是凍僵的身體卻不聽使喚,小腿怪異的扭曲著。

“怎么不起來?”男人居高臨下的看著,凜冽的風雪被他頭頂上的雨傘遮住,但是林顏榆卻全身疼的刺骨,尤其是一雙小腿,仿佛又生生被人折斷了一遍。

她瞳孔極速的緊縮著,喉嚨發緊,幾乎是祈求般吶吶道:“我,我這就起來。”

到了最后還是那年輕的仆人一把拉住了她,這才從雪地中站了起來。

那避之不及的模樣讓瞿博霖薄涼的眼里生出了幾分怒火,他刻薄的盯著仆人握著她的手。

“林小姐果然是不論環境都能憑著一身本事勾引男人。”

林顏榆臉色青紅,聽著他侮辱性的言論頭深深的埋了下去。

“果然是打斷了一雙腿還不夠,娼妓就是娼妓,永遠都不知悔改。”

林顏榆猛的抬起頭來,眼睛通紅的看著他,顫抖著道:“我的腿是你打斷的?”

瞿博霖輕笑了一聲,因為她專注的目光渾身上下都布滿了怪異的滿足感。

“我就知道…我就知道。”林顏榆痛苦的捂緊了頭,她一個弱女子為什么一入獄就得罪了監獄里的刺頭,為什么獄警偏偏對她的遭遇睜一只眼閉一只眼,若不是蘇城瞿家大少的特別關照,誰又會恨她如此之深。

三年的牢獄之災早就已經把她的身體耗空了,她心情激憤之下,居然生生的噴出一口血來。

“瞿博霖,你就這么恨我!”

“你活該。”男人薄唇吐出幾個字。

她的鞋子丟了一只,高低不平的站在雪地中,凍的青白的臉上布滿了血污,就連頭發也亂糟糟的,還有被生生薅去了發根的白色頭皮。

她活該?她哪里活該?

早就該平復了的心情又猛地激蕩起來,她不過是愛上了一個不該愛的男人而已。

三年了,那原本嬌縱肆意的林小姐現在成了人人喊打的階下囚,成了個受人鄙夷的殘疾人,陰天下雨腿都會隱隱作痛。

她以為自己早就學會了忍耐和順從,但是又因為男人的一句話而猛地激動起來。

“我到底做錯了什么!”

瞿博霖看著她眼睛里明明白白的困惑,心臟猛地跳動了一下。

“瞿少!”一聲驚呼,林玉炳急忙過來,點頭哈腰。

他余光看到了還未走遠的林顏榆眼里劃過了一絲驚懼,急忙慌不擇路的解釋道:“瞿少!這人與林家沒有關系!早在三年前她做出了那樣的丑事林家就與她劃清了界限了。”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时时彩99%中奖定位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