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五四好書網 > 現情 > 帝少的枕上歡寵

更新時間:2020-03-17 16:37:22

帝少的枕上歡寵

帝少的枕上歡寵 一世尋安 著

連載中 蕭淺歌墨庭笙

很多鬧書荒的朋友再找一本叫《帝少的枕上歡寵》的小說,這本小說是作者一世尋安傾心創作的一本現代言情小說,小說的內容還是很有看頭的,非常精彩,主要講述了結婚當天,男友跟閨蜜在洗手間的對話。她才知道,渣男不僅害死她父母,還想奪走她家產!為了復仇,她大膽走進高冷總裁的視線。直到合約結束,她忍不住***:“墨先生,我們結束了。”“再說。”

精彩章節試讀:

希爾頓大酒店。

蕭淺歌穿著白色的婚紗,走在奢華的走道上,她抬手看了看腕表,精致的面容上滿是緊張和期待。

今天是她和相戀七年的男友陸白秦結婚的日子,可他怎么還沒來?

“白秦,你真的要娶淺歌嗎?你是不是不愛我了?你別忘了,我還懷了你的孩子啊!”

過道旁邊的洗手間,忽然傳來熟悉的聲音。

蕭淺歌腳步微頓,不由自主的走向洗手間外,就看到墻壁上的鏡子,恰好反射映照出小隔間里的情景。

只見一個西裝筆挺的男人將穿著紫色裹胸禮服的嬌小女子摟在懷里,他聲音磁啞的誘哄:

“靈兒,別瞎想。這七年來她連手指頭都不讓我碰,我怎么會喜歡她?我娶她只是被逼無奈,也是為了她爸媽留下的那筆財產和學校,幫助你得到今年的最佳女主角。”

“況且之前為了你,我害死了她的父母,你還看不出我心意?”

“那等目的達成,你就立即和她離婚,光明正大的娶我,給咱們的寶寶一個名分。”

女子嬌柔的說著,雙手環繞住男人的脖頸,主動往男人身上貼。

“好。”

男人低頭吻住她的紅唇……

蕭淺歌難以置信的癱靠在冰冷的墻壁上,臉色一片蒼白。

她真的不敢相信,即將和她結婚的男朋友陸白秦,和她最好的閨蜜夏靈兒,竟然聯手欺騙她算計她,還謀害了她的父母!

她很想沖進去質問清楚,可是身體像是灌了鉛般沉重,做不出任何的反應。

她只能愣愣的看著那不斷震動的門,感覺有一把把尖銳的刀子在狠狠的無情的扎她的心臟,疼的她快要窒息。

她和陸白秦大學就相愛,他對他一直很好。

他還說,淺歌,你是我最愛的女人,我不愿你那么累的拍戲,也不想看你和其他男演員有親密戲份。

于是為了他,她放棄了演戲和出國深造的機會,陪他一同壯大公司,成為金牌經紀人,甚至幫他力捧夏靈兒。

可是沒想到……沒想到她一直在為他們做嫁衣!

蕭淺歌喉嚨火燎燎的難受,像是哽了塊堅硬的石頭。

她的雙手緊緊握成拳頭,指甲也陷入了掌心。

可她感覺不到絲毫的痛,極度的痛心漸漸轉換為仇恨,她冷清的眸子里升騰起蝕骨的毀滅。

爸媽,你們放心,我一定會讓陸白秦和夏靈兒付出代價!我一定會為你們報仇,拿回屬于我的一切!

蕭淺歌痛心又深沉的看了眼洗手間內兩人的身影,轉身小心離開。

可剛走到過道,她猝不及防撞在一個冷硬的胸膛。

她抬頭,就看到一張深邃俊朗宛若雕刻的面容,本該賞心悅目的臉,可是卻有著一雙狹長的鳳目,透著與生俱來的淡漠和令人不寒而栗的威嚴。

尤其是此刻那雙鳳目猩紅泛著血絲,像是被惹怒隱忍著的雄獅,隨時會撲上前要了人的命。

男人噙睨了她一眼,薄唇譏諷的冷哼:

“穿著婚紗碰瓷,還真是不折手段。”

話落,他大手拽住她便往旁邊的房間拉去。

蕭淺歌還沒反應過來,房門已經“砰”的一聲被關上。

她看著毫無一人的房間,和眼前霸道強勢的男人,連忙驚慌的掙扎大喊:

“你干什么?你放開我!我不是故意的!更不是碰瓷!”

“女人,別再裝,欲擒故縱,我見得太多。”

男人猛地將她抵在墻壁上,一只手霸道的扯下她的婚紗。

他冷俊不羈的面容間沒有絲毫的耐心和情愫,有的只是強勢的占有和侵略。

裹胸婚紗被扯下,猶如凋謝的花朵落地。

蕭淺歌整個人都傻住了,她竟然這樣的呈現在一個完全陌生的男人面前!她的身體從來沒有任何人看過!

她羞恥又憤怒的使勁兒掙扎,伸手用力去推男人的胸膛。

可是男人的皮膚十分的滾燙,哪怕隔著衣服,她也能感覺到他身體深處的火熱。

她明顯聽見了男人更加粗重的氣息,條件反射的就想縮回手。

可男人猛地抓住她不安分的兩只手,反按到了墻壁上,另一只手肆無忌憚的扯去她最后的貼身屏障。

蕭淺歌滿臉通紅,又羞又恥的低頭就要去咬男人,男人卻霸道的捂住她的嘴,完全將她整個身體定在墻壁上,無法動彈。

“唔……放開我……”

她激烈的掙扎著,可不斷扭動著的身體,卻引得男人近乎瘋狂強勢的掠奪。

男人看著她痛苦的模樣,涼薄的唇畔揚起一抹譏諷的笑意。

“掙扎什么?這不就是你想要的?我成全你!”

惡劣譏諷的話語響起,撕裂的疼痛瞬間侵襲蕭淺歌的四肢五骸。

……

房間內彌漫著濃郁的歡愛氣息,壓得人喘不過氣。

蕭淺歌無力的頹坐在地上,看著地上的婚紗,通紅的眼里滿是呆滯的絕望,和無邊的冷嘲。

今天本來該是她結婚的日子,可是她和陸白秦卻穿著各自的禮服,和別的人發生這般羞恥的事情。

老天是在捉弄她嗎?還嫌她不夠慘嗎?

此時男人已經整理好了衣服,西裝革履的他看不出絲毫情動過的痕跡,眼睛里的猩紅也全部褪去,本就高冷的他顯得更加淡漠遙不可及。

他居高臨下的看著癱坐在地上的女人,她像個沒有靈魂的木乃伊,臉色那么蒼白,原本精致的紅妝讓她看起來更加的凄慘冷怨。

在她旁邊的婚紗上,一點落紅更是那么顯眼,似乎在控訴著剛才發生的一切。

他黑無邊際的瞳眸不禁微動,片刻,他拿出一張支票,動作瀟灑的寫下一串數字,遞到她跟前,猶如帝王般俯視著她說道:

“立即離開,以后別再癡心妄想。”

無數接近他的女人,不是為了錢,就是為了嫁入豪門做他的夫人。

不過,她們從來沒有機會。

眼前的女人,不過是稍微多了些演技,甚至,更懂得找準這樣的時機。

想到今天這樣的情況,從未出現過的情況,他冰冷的眸底更是多了抹狠厲。

何嫣然竟然敢給他下藥,看來,是他平時太過仁慈了!

而蕭淺歌緩緩抬起頭,看著眼前那抹極其高大的背影,唇角微微抽搐。

論外表,他真的是個無可挑剔的完美男人,那高大筆挺的身姿包裹在純手工定制的西裝中,渾身散發著與生俱來的華貴和威逼氣場。

可是他的人品……呵。

強了她,還要拿錢羞辱她?

她瞥了眼他手中的支票,原本冷然的眸子,忽然一亮。

那支票的抬頭,竟然是“墨庭笙”!

更多免費章節閱讀推薦: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掃一掃二維碼 或者

關注微信公眾號螞蟻推書

回復帝少的枕上歡寵或者回復書號8253 閱讀全文

×
时时彩99%中奖定位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