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五四好書網 > 現情 > 靜待花開

更新時間:2020-03-20 12:50:45

靜待花開

靜待花開 安芯 著

連載中 安靜韓少澤

今天給各位看官老爺帶來的這本《靜待花開》講述了安靜韓少澤之間一系列的故事,作者安芯細致的描寫讓讀者沉浸在小說人物的喜怒哀樂中。啪——一記響亮的耳光,打在了安靜的臉上。安靜的臉瞬間腫起,巴掌印浮現在了她的臉上,她身子也因為這一巴掌踉蹌了幾步后磕在了身后的凳子上。

精彩章節試讀:

啪——

一記響亮的耳光,打在了安靜的臉上。

安靜的臉瞬間腫起,巴掌印浮現在了她的臉上,她身子也因為這一巴掌踉蹌了幾步后磕在了身后的凳子上。

那巨大的聲響,讓韓少澤的臉上更添了一絲的厭惡。

“不是我。”安靜頂著那紅腫的臉,眼睫微顫,身上的劇痛蔓延開來,那一巴掌,也打得她腦袋嗡嗡作響。

剛才,蘇海瓊從樓梯上摔下,安靜也在場,剛巧回來的韓少澤,直接把一切都算在了她的身上。

“不是你,那還會是誰?你想說瓊兒自己摔下來的?”韓少澤冷了她一眼,接著,韓少澤上樓,把一份文件扔在了安靜的面前,“簽了吧。”

安靜低眸,顫著身子看著文件上的字“離婚協議書”,她慌亂搖頭:“不,我不會簽的,少澤,蘇海瓊不是我推的。”

這份離婚協議書,韓少澤已經準備很久了,只是一直沒有拿出來,這次卻看到蘇海瓊躺在地上,瞬間爆發了。

蘇海瓊,是韓少澤的心尖上的人,他和安靜結婚以來,每天只會越發厭惡安靜,也惡心她。

在韓少澤的眼中,安靜就是一個不干凈,且內心也骯臟的女人。

“少澤。”躺在地上的蘇海瓊突然喊了一聲。

韓少澤立馬過去,扶住了她的身子,語氣輕柔,“我在,瓊兒你感覺怎么樣?”

這種輕柔的調調從不會對安靜,韓少澤在安靜的面前,只有冷言惡語。

“我,我肚子好痛,肚子好痛!”蘇海瓊的眉頭皺在了一起,她手緊抓著韓少澤的手,聲音凄楚的讓人覺得可憐。

韓少澤一把抱起了她的身子,大步朝著外面走去,“沒事,我在,我不會讓你有事的。”

而在一旁慌神的安靜也立馬起身,朝著兩人走了去,一直上車,她坐在后面,看著韓少澤開車,一邊還輕聲安慰一旁的蘇海瓊。

蘇海瓊身子蜷縮在那兒,手捂著肚子,血液開始涌現,縈繞著整個車廂。

“少澤,我流血了,我流血了……”蘇海瓊的聲,帶著一絲的哭腔,她看著地上的那一抹紅,瞬間亂了方寸。

韓少澤自是看到了,他油門一踩,“瓊兒再忍忍,醫院要到了。”

醫院——

韓少澤抱著蘇海瓊沖進了醫院內,怒吼著:“醫生!”

醫生立馬過來,讓人推來了床,讓韓少澤把蘇海瓊放在了床上,轉而推進了急診室,外面,瞬間陷入了一片安靜。

空氣中微妙的氣氛,讓安靜心中慌亂,卻不敢吭聲。

“如果她出一點事,我不會放過你!”韓少澤狠狠的剜了她一眼,轉而點起一支煙,煙味瞬間彌漫在整個急救室門口。

安靜捂著鼻口,她輕咳了一聲,不敢太大聲。

許久,急診室的門打開,韓少澤扔下手中的煙頭,一踩,直接大步朝著醫生奔過去,“她怎么樣?”

“其他的都沒什么大礙,只是——”

“只是什么?”

“她肚子里的孩子,保不住了,而且病人現在大出血,至少需要輸血600CC,可醫院Rh陰性血血庫庫存不夠!”

這句話,宛如一道天雷打向了二人。

驀然,韓少澤把她抵在了墻上,一只手狠狠掐住了她的脖子,宛如鬼魅般的聲傳來:“安靜,這就是你想要的結果?”

“我,我——”喉嚨被掐住,安靜卻一句話都說不出。

下一秒,韓少澤一個揮手,把安靜的身子甩在了一旁,聽著她倒地的聲音,冷開口:“我記得你的血型正好是Rh陰性,去輸血!”

“不,我不去!少澤,你聽我解釋,不是我推她的,她是自己摔下去的!”安靜死死抓著韓少澤的褲腳,虛弱的喘著氣。

韓少澤爬滿寒霜的眸子看著她,“不是你?安靜你可知瓊兒有多愛那個孩子,每天都過得多么小心翼翼?”

安靜眸子微顫,她感受著那陣陣寒意包裹著自己的身子,顫著唇道:“少澤,我沒有理由傷害她,也不會傻到那種地步!”

“你討厭瓊兒就是最好的理由!”

韓少澤冷冷的聲像是一把刀狠狠剜著安靜的心口,“我這一輩子,永遠不會喜歡上你,因為——”接著,他靠近了安靜的耳畔,聲音冰冷,“你讓我感到惡心。”

那窒息的感覺,還有那冰冷刺骨的話語,讓安靜忘了掙扎,她模糊了雙眼,看著那日日相見卻又爬滿冰冷的一張臉。

心口像是被什么撞擊了一般,生疼生疼。

他愛蘇海瓊,愛過一切,即便是安靜辯解,他卻之言不信,更甚應該是,他從不信安靜。

那安靜的辯解,有什么用?

安靜眸子一沉,胸口的痛,讓她模糊了雙眼,她像是用盡了全力,才軟軟的道出一句:“好,我輸血。”

聞言,韓少澤冷眸看向一旁的醫生,沉聲道:“帶她去輸血,只要能救瓊兒,不管抽多少都可以!”

安靜的身子,宛如墜入了冰窖,她臉色蒼白,走進急救室后,被醫生要求躺在了床上,隨后胳膊一個刺痛,直接在那兒開始輸血。

望著那冰冷的儀器,感覺心口也是冰冷的,那漸漸被抽走的血液,像是把身體內的什么東西抽走似得,她的視線,也開始模糊了起來……嘭——

冰涼的水打在了她的身上,安靜猛地驚醒,看著韓少澤出現在了急救室內,惡狠狠的剜了她一眼后,朝著醫生道了一句:“繼續抽!”

現在,也不知道抽了多少血了,她此刻的身子虛弱,似乎連說話都拿不出一絲的力氣。

在聽到安靜抽血昏迷的瞬間,韓少澤并不是關心,而是直接拿著冰涼的水,絲毫不猶豫的潑在了她的身上。

更多免費章節閱讀推薦: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掃一掃二維碼 或者

關注微信公眾號螞蟻推書

回復靜待花開或者回復書號8252 閱讀全文

×
时时彩99%中奖定位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