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五四好書網 > 重生 > 重生辣妻寵無度

更新時間:2020-03-21 15:23:17

重生辣妻寵無度

重生辣妻寵無度 藺暖年 著

連載中 鄭樂樂蕭言

重生辣妻寵無度男女主角為鄭樂樂蕭言,是作者藺暖年為大家帶來的超精彩重生小說,目前正在掌中云連載。全文講述了前世一心追求真愛,卻被愛人與閨蜜聯手撞死,橫尸街頭。重生回到二十年前,她只想彌補前世遺憾。渣男賤女,全滅不留!一不小心奮斗成白富美,走上人生巔峰。前世錯過的未婚夫也追上來。不要不要,感情那玩意,不稀罕!“結了婚,錢歸你,房歸你,爸媽歸你,孩子歸你,都歸你。”鄭樂樂瞇眼細想,嗯,條件不錯。“你——歸我。”

精彩章節試讀:

清晨的一縷晨光灑下來,街道上人們開始忙碌起來了。

早點攤旁的鄭樂樂,看著推車上預留的最后一份早餐,長出一口氣,忙了一個早上,終于有了一絲的喘息時間。

剛把白色的廚師專用衛生帽子取下來,就見有人急匆匆的跑過來。

“老板,一份早餐。”

鄭樂樂想也沒想就將預留給自己的那份遞了過去:“好嘞。”

然后,她今天的早餐泡湯了。

她看了看人來人往的人群,雖然辛苦,但出攤順利,讓她心情著實不錯。

等推著沉重的餐車,拖著疲憊的身體回到那個窄小的出租屋的時候,她才松了一口氣。

明明是大冬天,她身上卻已經被汗浸透。

鄭樂樂抬頭無意中看到鏡子里的自己,整個人怔住了,明明她今年才36歲,看起來卻像是50歲的老嫗。

“我回來了。”一個穿著西裝革履的男人走進來,和這里的裝修格格不入。

丈夫程燃的聲音傳來,鄭樂樂立刻提起精神。

程燃是一個公司的銷售經理,戴著一個金絲邊眼鏡,看上去十分文質彬彬,但就是臉上的嫌惡和不耐,怎么都掩飾不住。

“回來了?我現在就做飯。”

“不用了,不吃。”

程燃不耐煩的說著,然后直接打開抽屜,那里是她剛掙到的錢,被程燃全部拿走了。

鄭樂樂伸出手一把抓住他的胳膊:“程燃,這個錢我得留著買藥。”以她現在的身體,停了藥,就是要她的命。

“走開,幾天不吃又死不了。”鄭樂樂被程燃踹了一腳,一個沒站穩跌在地上。

鄭樂樂被噎住,心冷如冰。

以前相濡以沫的男人,什么時候變的這么可怕了。

程燃卻不顧鄭樂樂的苦苦哀求,拿起錢轉身就走,仿佛在這里多待一分鐘都是對自己的折磨。

程燃走了,鄭樂樂看著窄小的出租屋突然感覺欲哭無淚。

這就是她反抗家里換來的結果嗎?這就是她一心一意所要追求的愛情嗎?

這時候手機突然響了起來,鄭樂樂看了一圈,看到放在桌子上的手機,不是自己那個用了十幾年的磚頭機,而是一款最新的蘋果6。

這是程燃的手機,鄭樂樂急忙跳起來拿著手機追下去打算給程燃送去,追到樓下的時候,停在路邊的寶馬車里交纏在一起的兩人才分開,而這兩人,其中一個是她的丈夫。

車子啟動,鄭樂樂目恣欲裂,直接沖了過去。

砰——

因為太突然,鄭樂樂直接被撞倒在地。

程燃和車里的安欣沒想到能撞到人,齊齊下了車。

等看清楚人是鄭樂樂的時候,兩人的表情都有些一言難盡。

鄭樂樂感覺全身碾過似的疼,但是在看到車上下來的兩人,她的心仿佛被硬生生的撕裂開了一樣。

因為,那個穿著精致的女人,就是她這輩子最好的朋友——安欣。

“為什么,你們……”

程燃緊蹙眉,眼里都是厭惡:“你跟過來干什么。”

她竭力站起來,控制著自己的身體,一股血腥味涌上來,又被她硬生生壓下去。

“我要是不跟下來,怎么會知道你們倆干了什么不要臉的勾當。”

安欣冷笑,哪里還有往常時候的嬌滴滴:“鄭樂樂,你也太把自己當回事了吧,和你做這么多年的閨蜜,你知道我是有多惡心。而且,程燃本來就該是我的男朋友,被你占了這么多年,這筆賬,我還沒和你算呢。”

程燃:“鄭樂樂,懂事的就趕緊給我回去,我沒功夫和糾纏。”

這哪里是在對待自己明媒正娶的妻子,簡直是在對待讓他厭惡至極的敵人。

她死死的咬著唇:“程燃,結婚的時候,你說了會疼愛照顧我一輩子的。”

程燃冷笑:“那時候你什么樣,現在你什么樣,行了,別惡心人了,滾。”

然后伸手攬著安欣就要上車。

安欣卻小聲嘀咕了起來:“要不是看在你們家送那么多錢的份上,你當你是什么東西啊。”

鄭樂樂腦袋嗡的一響,伸出手死死的拽住安欣。

“你什么意思,你這話是什么意思?”她全身顫抖,雙目猩紅,目光死死的盯著安欣和程燃,讓他們頭皮都有點發麻。

這女人不會是瘋了吧。

安欣想要掙扎開,但怎么都辦不到,那雙手仿佛鉗子死死的抓著自己。

程燃直接一腳踹過來,鄭樂樂差點跌倒在地,但卻還是不撒手,死死的拽著安欣。

“瘋婆子,你給我松手,既然你知道了,那我不妨就告訴你,十五年前你家人就找過來了。

而且,他們現在可都是有錢人了呢,程燃就以你不愿意見他們的理由拒絕讓你和他們見面,卻又接受著你們家人給你的錢,你知道有多少嗎?五百萬,整整五百萬啊。

我的這些衣服包包,還有這車,甚至我們還有一套別墅,都是這么來的,就是你這個***什么都不知道,現在知道真相是不是很痛苦,是不是很難受啊?

我告訴你,你就是個蠢貨,活該被人利用的蠢貨。”

安欣罵的竭斯底里。

鄭樂樂的心已經被才成了無數的碎片。

今天天她才知道,爸媽一直為了和她取得聯系,甚至被她的好丈夫隱瞞著,當肥羊隨意宰割。

二十年了,她以為恩愛不已的丈夫和唯一關系緊密的閨蜜只把她當做一個提款機,為的就是壓榨她父母。

她傻了二十年,可是真相,卻殘忍的讓她恨不得親手宰了這兩個人。

安欣表情也隨即更加扭曲。

“哦,還有一件事情也不能忘記告訴你,八年前還記得嗎,我和你同時懷孕,程燃他不愿意要你的孩子,就騙你孩子是畸形,逼你去打胎。

可是呢,我和程燃的兒子卻生了下來,他今年已經八歲了,你晚上做噩夢有沒有夢到你那兒子抱著你哭,怪你殺了他呢?”

鄭樂樂大腦嗡的一下,如五雷轟頂,她雙目赤紅,這宛如壓死駱駝的最后一根稻草。

“你們不是人,是鬼,不,你們比鬼還可怕,我要殺了你們,殺了你們。”

鄭樂樂死死的掐住了安欣的脖子,安欣眼看著就要翻了白眼。

程燃來了狠,直接撿起一個磚頭狠狠的砸在了鄭樂樂的頭上。

她身體一軟,朝著地上倒了下去。

隱約中她聽到安欣的聲音:“反正她都知道了,一不做二不休弄死她吧,然后再敲詐鄭家一回,我們就出國吧。”

程燃遲疑了一瞬,然后,她聽到他說:“好。”

車子再次啟動,后退了幾十米,然后,加速前進,從躺在地上的鄭樂樂身上狠狠的碾壓了過去。

兩人怕人死不透,再次來回的碾壓數遍。

鄭樂樂便感覺自己全身的骨頭被來回碾碎了無數次,她疼,她想哭,去發現自己一動也不能動。

她緩緩感覺著血液從自己的身體里流走,她的眼前閃現過無數人的臉,最后定格在了爸媽弟妹的臉上。

爸媽,我想你們了,樂樂……想你們了啊。

——

鄭樂樂徹底閉上眼后,一輛轎車從遠處緩緩開來。

車上下來一個俊雅男子,男子看著倒在血泊里的鄭樂樂,眼里滿是憐憫,然后將身上的西裝脫下來,蓋在她身上。

司機下車來,急忙走過去。

“蕭少,確定了,這個女的就是您要找的未婚妻,鄭樂樂。”

更多免費章節閱讀推薦: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掃一掃二維碼 或者

關注微信公眾號俠盜網

回復重生辣妻寵無度或者回復書號7817 閱讀全文

×
时时彩99%中奖定位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