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五四好書網 > 穿越 > 穿越之農門寡婦

更新時間:2020-03-21 14:05:24

穿越之農門寡婦

穿越之農門寡婦 小家雀 著

連載中 楊秀麗柴玉關

經典美文《穿越之農門寡婦》是來自作者小家雀所編寫的穿越重生風格的小說,故事中的主角是楊秀麗柴玉關,文中感情敘述細膩,情節跌宕起伏,卻又順暢自然。下面是簡介:楊秀麗穿越了,穿越前被小叔抓包虐待繼子。好不容易擺脫惡毒女人的形象,扭轉身份地位。小叔居然搖身一變,是個假小叔!冒充小叔的原因,居然是想學田螺姑娘報恩?喂喂喂,你報恩就報恩,抱我做什么?

精彩章節試讀:

“躺在地上裝什么死?”一陣推搡,將楊秀麗從昏迷中拉扯醒來。

猛地睜開那雙溜圓的杏兒眼,入眼是滿堂氣勢洶洶、興師問罪的人。

楊秀麗做夢也沒想到,自己遭遇車禍后,居然會穿越到古代,成為一名寡婦!

“李陳氏,咱們今天是來講道理的,不是來打架的。人家細皮嫩肉跟個千金小姐似得,一碰就倒,你要給人磕著哪里了,家里有幾個錢賠?”人群之中長著一張刻薄臉的女人說這話,儼然不是在給被推到的楊秀麗出頭,是在譏諷楊秀麗矯揉造作,順便提醒李陳氏別被訛上了。

楊秀麗皺了皺眉頭,她心知此處不會有一個人幫助自己,伸出手,艱難的扶著墻壁站起來。磕在墻上的后腦勺隱隱作痛,腦子里卻在消化原主的記憶。

這具身體的主人也叫楊秀麗,幼年喪母,父親續弦,后母作惡。為了五兩銀子還賭債,攛掇父親將她嫁給李家村的病鬼鰥夫柴秀才。結果嫁過來不到一個月,相公就死了,村里閑言閑語一直議論原主克夫。

原主也不爭氣,相公死后,將自己滿肚子怨氣撒在柴秀才三歲大的兒子,柴葉身上。

就在昨日,柴秀才失散多年的弟弟柴玉關忽然找回來,恰好碰上楊秀麗毒打柴葉。也不知道這男人使了什么手段,第二天便聚集了這么多人來找麻煩。

這也忒鬧心了!

越看原主的記憶,楊秀麗的眉頭擰得更緊。

她復雜的視線移向站在村長旁邊的一大一小,男子穿著普通的棉麻短打,露出結實的手臂。胸口開襟的位置,能看到紋理分明的胸肌線。小麥色的皮膚,沒有普通的莊稼人那么黑,卻有一種說不出的野性狂放。

他所有的頭發都懶散束在腦后,狹長的眉眼柔化了他犀利的目光,平添一份邪魅。他抱在懷中的小孩臉上沒有二兩肉,露出的手臂瘦得跟稻桿子似得,皮膚青青紫紫都是被虐打過的痕跡。

“哼,她自己假惺惺撞墻自盡,關我什么事?誰敢訛我盡管來,看老娘不給她撕掉一層皮!”李陳氏全然不畏懼,她也是村里有名的潑辣。說話的趙三娘嘴上功夫厲害,她卻不喜歡多言。看哪個不順眼,貼著皮就是一頓掐:“柴家小兄弟,今天有村長給你和小葉子做主,有啥想法盡管說!”

“謝謝村長和諸位。”柴玉關沖李陳氏感激笑了笑,再看向楊秀麗時,卻似看到什么惡心的東西,厭惡嫌棄之色溢于言表,竟是一句嫂子也懶得稱呼:“柴楊氏,你克死我哥,虐待小葉,有違婦德!簽下這份休書,趕緊收拾東西滾吧!”

柴玉關的氣場很強大,不鳴則已,一開口震得滿堂皆靜。休書一向都是丈夫給妻子準備的東西,柴秀才都死了,楊秀麗竟然逃還能被休?

想到這段時間楊秀麗嫁過來的所作所為,在場的人都覺得簡直太解氣了!

嘲弄、幸災樂禍等各式各樣的目光,都匯聚到楊秀麗身上。

后者頭疼欲裂,掐著自己的大腿根,不讓自己昏迷過去。在古代,女子被休,不亞于送她上死路。

楊秀麗雖然是個現代人,不屑流言。但在李家村有個風俗,被休掉的婦人,必須遣送回娘家。這會兒要是簽下休書被送走,指不定還會被坑女兒的爹再嫁給什么亂七八糟的人。

“我不同意!”

楊秀麗的反對,令柴玉關冷下了臉。

他冰冷的視線宛如一條毒蛇,纏繞上那不知死活的狠毒女人:“你有什么資格拒絕!小葉才三歲,什么雜活累活,你都交給他。這孩子渾身上下,一百多處燙傷、淤痕,哪一處不拜你所賜?你住著我哥的房子,享用他留下的家產,卻虐待他唯一的兒子。若還讓你掛著柴家的名頭,我簡直愧對我死去的哥!”

深吸一口氣,楊秀麗心中也鄙夷原主對這幼子的所作所為,但她明白今日若真簽下休書,往后在古代的日子就不是舉步維艱可以形容了。

“你要將我從柴家的房子趕出去,我沒話說,是我對不起小葉。但我沒有犯七出之條,柴家不能休我!”楊秀麗前世除了研究古法膏脂店,還喜歡研究古代的民俗禮儀,對男女婚嫁離異也曾涉獵。

“你是沒犯七出,但柴葉是我大哥唯一的兒子。你日日虐打他,萬一不小心打死了,就是讓我大哥成為絕戶,等同于無子!”柴玉關眸光微閃,早就想到楊秀麗會以七出的借口,死撐著不簽休書,當即堵住這條后路。

在場的人聽得連連點頭,柴葉是柴濟周唯一的根,換做是他們看到自家唯一的根被人折了,早就找她拼命了,哪個還會規規矩矩跟你講七出?

擦了一把額頭上的鮮血,楊秀麗明亮的大眼睛一反撞墻之前的慌亂尖刻,整個人變得自信而圓滑,口齒清晰為自己辨別道:“你說的是萬一,那就是還沒有發生。既然沒發生,你就不能休我。”

話音剛落,皺著眉頭的柴玉關還要開口,楊秀麗卻不給他這個繼續,繼續道:“再者,柴玉關只是我小叔,叔嫂避嫌,哪兒輪的上你給我休書?這要是傳出去,讓李家村的名聲往哪兒擱?村長,咱們村的男子,要是想討其他村的姑娘為妻,人家是不是還要問你家有沒有兄弟?長此以往,哪個村的姑娘敢嫁到李家村來?”

楊秀麗這話點到重點上,李家村歷史悠久,但人丁不旺。村長很鼓勵村里的大小伙子,到隔壁村討老婆,楊秀麗就是從牛舍村討過來的。而且在這一干村民之中,恰好也有與鄰村姑娘即將談婚嫁的人家。

一時間,不少人神色有些動搖,楊秀麗這休書到底該不該簽?

“村長,別聽她信口雌黃。今日若不辦她,往后嫁過來的姑娘,還以為咱們李家村的人好欺負。家家戶戶都似她這般,虐待孩子,村子以后像什么樣?”楊秀麗的巧舌如簧,倒是出乎柴玉關的預料。不過他的反應也極快,順著楊秀麗的思維,轉變了攻擊角度,絕不給這女人一點機會!

比起楊秀麗這個刁婦,村長對能干有禮的柴玉關好感更強烈些,當即拍板道:“家風不可亂,柴家媳婦,這休書你不簽也得簽!”

更多免費章節閱讀推薦: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掃一掃二維碼 或者

關注微信公眾號阿蘇文學

回復穿越之農門寡婦或者回復書號2965 閱讀全文

×
时时彩99%中奖定位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