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五四好書網 > 重生 > 農門嬌娘種田忙

更新時間:2020-03-20 12:13:06

農門嬌娘種田忙

農門嬌娘種田忙 佚名 著

連載中 何瑾珺童將逸

《農門嬌娘種田忙》主人公叫何瑾珺童將逸,是作者佚名所寫的一本原創新作,已上架有書閣。全書主要講述何瑾珺重生了,嫁給了一個莽漢,心不甘情愿卻又無可奈何,更甚是家窮啊……且看她如何用現代的智慧在古時發家致富!

精彩章節試讀:

昨日童家上下張燈結彩,大紅喜字漫天鋪地,紅紗掛滿了廊檐,如今龍鳳喜燭也未燃盡,一切都還沉浸在昨日成親的歡喜之中。

但上到童家祖母老夫人,下到打掃庭院的小丫鬟,每個人的臉上都是說不出的凝重。

坐在喜床軟塌之上的何瑾珺,蹙著一雙遠山眉,不停地啃著水蔥般的手指,黑亮的眸子里也是遮不住的驚慌。

她就不應該聽信童家二少爺童將崎的話,什么千年克妻的命格和自己這個萬年老克的命格很是般配?千年能克過萬年?看吧,大婚當晚就把童家大少爺給克暈了。要是克死了怎么辦?

若是將童將逸克死,先不說能不能再嫁,或是童家怎么找她算賬,就是當初童家商量好,要給她的金條想必也全都不算數了。

想到這里,何瑾珺“撲通”一聲跪倒了地上,雙手合十,極其虔誠的喃喃祈禱,“天上各位神仙,地府各位小鬼,千萬不要將童將逸帶走啊。若是各位神仙不帶走童將逸,小女子決定不賭錢,不醉酒,不跟人打架了,一定洗心革面好好做人。拜托,拜托……”

“大少奶奶,大少爺醒了,醒了。”小丫鬟寒梅歡喜的顧不得什么禮數,一邊沖進屋子一邊高聲喊道。

何瑾珺聽見后“噌”的從地上站了起來,也顧不得什么端莊賢淑,大步流行趕到童將逸門前,“嘭”的一腳就將房門踹了開來。

端坐于桌前細細品茶童將逸,差點兒被驚得灑了手里的茶水,待得回頭看著出現在門口的何瑾珺,眉頭微微皺了起來。

她單薄的身子被大紅喜服鳳冠霞帔重重包裹,盤若浮云的秀發,也有些凌亂不堪。她一雙白素的小手撩著層層裙擺,紅色的繡鞋和喜褲都顯露在外。

童將逸黑亮的眸子閃動著不悅之色,抬手將手中未品完的茶重重放在桌子上,冷聲呵斥道,“你是誰?童家也是你這莽婦隨便闖入的嗎?”

何瑾珺神色微微一滯,閃動著驚喜的眸子也冷卻下來,半嘲諷一般說道,“我是何瑾珺,我們昨夜成親了。”

“成親?我童將逸怎么會跟你這個莽婦成親?你是來我們童家騙婚的吧!”童將逸眉頭皺的更深,黑亮的眸子寒如冰霜一般。

“莽婦?騙婚?”何瑾珺嘴角抽了一下,心中原本的歡喜,漸漸被一絲絲抽離。臉上嘲諷之色更濃,她上前兩步剛想好好問問他,這兩個字從何而來,童將崎的聲音從身后傳來。

“堂嫂,堂嫂……”

童將崎跑近,一把將何瑾珺拉到一旁,低聲說了幾句。

何瑾珺頓時瞪了杏眼,若不是眼眶還在,怕是眼珠子就要飛出來了一般,她不敢置信的問道,“失憶?”

童將崎神色里帶了三分愧疚,心里很是不忍,但還是說道,“對,就是失憶!我大哥都忘了……

時光瞬間倒流,一切都還仿佛還在七日前,永樂城中。

何瑾珺低頭看著手中那紅紙上,自己萬年老克的生辰八字,無奈悠悠嘆息。明眸善睞望向湖邊柳樹飄飄,卻是無心欣賞那初來的一抹嫩綠。

雖說如今才剛剛開春,但這已經是第幾家了?

正月里第一家,何瑾珺剛去干了沒有兩天的活,夜里走水,她冒著被燒焦的風險救出了老板娘,捎順手的救出來了老板,最后才發現居然是老板娘的情夫。

這件事,立刻成了整條街茶余飯后的消遣。

老板娘惱羞成怒的跟情夫跑了,老板怪何瑾珺命中克了他,不僅店燒沒了老婆也跑了,便將何瑾珺攆走了。

離開第一家店后,何瑾珺來到了第二家,她吸取教訓仔細打聽了一下,在確定老板娘為人很端莊后,這才去上工。

可是好景不長,不出七日,老板突然暴斃,一命嗚呼見了閻王。老板娘前腳悲痛欲絕的哭喊著,都是何瑾珺克死了自己的丈夫,讓自己成了寡婦,后腳帶著兩個孩子和一身家業嫁給了隔壁的張老三。

何瑾珺真是翻白眼都覺得多余,怎么想都沒有留在那個村子的必要了,于是打算去臨縣時,結果路上碰見正在行俠仗義的一群綠林好漢。

她一身的功夫,很容易就被吸納成為隊伍的一員,順帶得了好漢大哥的賞識,將她帶到了山寨中。

在何瑾珺想來,好漢們都是兇神惡煞,一身的江湖戾氣,定是能遮住她的一身克氣,于是心安理得的當起了山寨中的二當家。

誰知天意難違,不出一個月,官兵尋得他們的老巢,將山寨一網打盡。眾兄弟傷的傷,死的死,活捉的活捉,又只剩下何瑾珺一人。

她雖然是女子,也懂得江湖道義啊,哭死央求著官兵,想要和自己家兄弟一赴難,卻沒想到官兵只當她是平常婦人,許是被山賊抓來時間久了,受了刺激變得瘋癲,便好生安撫的將她送下了山寨,臨走時,又湊了一筆錢,讓她好生過日子。

何瑾珺看著懷中所揣的銀兩,心中的陰霾也煙消云散了。只是人到夜深時,還是會因為靜謐而感到寂寥和傷感。

那晚住客棧,夜幕中聽了隔壁的戲班子在排演,曲聲扣人心弦,讓人百感回腸,甚至潸然落淚。

三教九流一般都是命硬的,何瑾珺自覺終于找到了未來,于是賴進了這個戲班子里。

但天不遂人愿,將將過了一個月,戲班子過河去臨城時,船突然進水。整個船上除了何瑾珺會水外,其余的人都沉沒河中做了水鬼……

何瑾珺簡直是欲哭無淚啊,老天爺啊,她前世到底造了什么孽,不帶這么欺負人的啊!

何瑾珺拿捏的手中的生辰八字,寄望于最后一枚銅錢,“今年克力過強,看看能否化解。”

“當啷。”銅板落地的清脆弱聲,在她耳里卻是雷鳴般驚心。她暗淡雙眸亮的如星如辰一般,緊緊追尋著銅錢滾動的影子。

銅板好似突然得了自由的小獸,一路滾向遠處,她雀躍著追上去,直到銅板速度減緩,這才伸腳將它踩住。

待得彎腰撿起銅板,她興奮的跳起時卻是突然撞到了一人。

“哎呀,對不住!”

何瑾珺慌忙道歉,再抬頭望去,只見自己撞的是一個二十左右歲的錦衣男子。

那男子被何瑾珺撞的向后趔趄兩步,不偏不倚的又捧倒了一旁的花架。待他站定了腳步,剛蹙著一雙劍眉要開口的時候,那花架居然搖了兩下又像他砸了下來。

何瑾珺倒抽一口冷氣,心中大呼不妙,躲了好幾天,難道剛一出門就要克倒一個?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掃一掃二維碼 或者

關注微信公眾號二更超市

回復農門嬌娘種田忙或者回復書號9843 閱讀全文

×
时时彩99%中奖定位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