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五四好書網 > 玄幻 > 女相師

更新時間:2020-03-21 13:17:44

女相師

女相師 Jassica 著

連載中 凌沐妍言恒

小說主人公是凌沐妍言恒的書名叫《女相師》,這本書是作者Jassica寫的一本玄幻類型的小說,小說中內容說的是:凌沐妍不過想變賣傳家寶好為娘親換藥錢,誰能想到傳家寶里跳出一個清俊男子來,自稱是凌家幾代供奉的神仙,于是兩人借用相術踏上了混吃混喝的美好生活。

精彩章節試讀:

凌沐妍收起榻前小桌上缺口的藥碗,巴掌大的小臉笑吟吟地給榻上瘦骨如柴的婦人掖了掖被角,小聲說道:“娘親服了藥趕緊歇下,我這就去廚房看看火,免得炕上涼了。”

婦人伸手掩著咳嗽了兩聲,看著自家女兒又比之前瘦削了兩分的臉頰,不由愧疚道:“都是娘親拖累了你,不然你這年紀該說親了,如今……”

“娘親說的什么話,女兒還想陪在娘親身邊好幾年,可不能這么早就把我趕出門去嫁人。”凌沐妍毫不在意,輕聲道:“夜深了,娘親趕緊歇著,今兒六嫂送的面餅發的極好,明天做早飯是再適合不過了。娘親要是起晚了,我可就要吃光的。”

知道她是哄著自己,凌母笑著應道:“妍兒要是歡喜,全吃光了也沒什么,娘親這陣子不怎么餓。不過六嫂怎么又來了,面餅雖說不是什么精貴東西,她家四個孩子卻都是半大小子。”

半大小子吃窮老子,家里四張口嗷嗷待哺,六嫂只怕又從自己的口糧里扣下些留給她們母女二人。

這份情凌母素來記著,想要報答卻是有心無力了:“可嘆六嫂這幾個孩子都比妍兒小,不然要是做親家也是極好的。”

“娘親,”凌沐妍急急喚了一聲,生怕凌母真把自己許配給六嫂那四個小子。

六嫂最大的兒子比她還要小上三歲,雖說女大三抱金磚,凌沐妍卻是對那四個還喜歡玩泥巴到處胡鬧的小子沒什么好感。

“妍兒大了,都知道害羞了。你也別太晚了,早些睡吧。”凌母喝了藥終于有些倦了,瞇起眼昏昏欲睡。

凌沐妍輕手輕腳把房里的蠟燭吹滅,這才出了來,心下輕輕嘆氣。

六嫂雖說人是極好的,又幫著照顧她們母女二人,可惜家里的四個小子卻還是淘氣的年紀,哪是能當郎君的好人選?

幸好凌母不過嘴上說說,到底還是疼愛她,不忍凌沐妍真嫁進這樣的人家,以后要是有了身孕,屋里豈不是有兩個孩子?

一個都要心累了,更何況是一大一小兩個?

凌沐妍把藥碗送去廚房,看了鍋里放好的面餅,又仔細把柴火搗鼓一番,不至于太熱讓人燥得慌,也不會太冷凍著凌母,這才轉身去了隔壁的倉庫。

倉庫的鎖頭早就銹掉了,鑰匙打開的時候發出“喀拉喀拉”的聲音,仿佛隨時都要裂開一樣。

這鎖頭不過裝裝樣子,凌沐妍終于打開倉庫,推開門,里面其實早就空空蕩蕩了。

自從凌父出外后再無音訊,凌母的身子骨一向不好要用藥吊著,這庫房里的東西就被凌沐妍陸陸續續變賣了。

全是死當,她也不在乎,只為了能多弄點藥錢回來。

人是回的,東西是死的,都當掉后以后有錢再買新的回來便好。但是凌母的藥卻一天都斷不得,兩相比較,凌沐妍自然全都賣掉了換錢。

“應該是放在這里了,”她舉著油燈走向倉庫角落,那里有個矮小的柜子。

只比膝蓋高一點,外面的木漆早就脫落,零零散散得早已看不出原來的顏色來。

凌沐妍拉開第一個抽屜,從里面取出一個木匣來。

這木匣顏色黯淡,也不知道放在柜子里有多久了,是她有一回變賣東西時無意中發現的。

問過凌母,只說是凌家留下的傳家寶,讓凌沐妍小心收著。

既然是傳家寶,凌沐妍賣東西的時候就有意留著它。

如今能變賣的都賣掉了,藥錢卻漸漸花光了,她也只能把這東西也賣掉。

木匣上有鎖頭,凌沐妍有備而來,之前在倉庫找不到這個鎖的鑰匙,如今都要變賣了,這木匣也不值錢,她索性跟六嫂借了小錘子,狠狠把鎖頭砸開。

鎖頭有些年頭了,卻不知道有多久,外面沒銹掉,看著卻已經不怎么牢靠。

果真凌沐妍不過砸了三四下,這鎖頭就裂開了兩半。

她滿懷期待地打開木匣子,還以為里面藏著的傳家寶必然是十分值錢的,誰知道匣子大半是空的,唯獨中間用錦緞墊著一顆黑色的珠子。

“珍珠嗎?”凌沐妍取出珠子對著油燈仔細打量,黑漆漆的完全不透光,表面光滑卻不像是珍珠,更并非是什么寶石,頓時失望至極。

這樣的東西拿去當鋪,那個周扒皮的掌柜肯定往死里壓價,只怕半月的藥錢都掙不上。

“傳家寶居然是這樣的東西,早知道就不費事砸開鎖頭,那鎖頭看著都比這珠子來得值錢一些。”她嘆了口氣,隨手把黑珠子往地上一擱,取出墊著的錦緞來:“這個看著還算新,應該能換點錢來。”

凌沐妍把錦緞收好,回頭發現黑珠子剛才沒放穩,沿著倉庫的地面滾到了幾丈外的窗前。

月光灑在黑珠子上,依舊沒透出半點光亮來。

她不由嘀咕道:“這什么破珠子,娘親居然說是爹爹幾代傳下來的,拿來在手里把玩卻小了,還不如琉璃珠。”

琉璃珠也不怎么值錢,卻也比這黑珠子來得好。

凌沐妍失望得正要離開倉庫,卻忽然見黑珠子微微開始發亮,還以為自己眼花了,伸手揉了揉雙眼,黑珠子表面上的微光卻越來越亮。

她的雙眼也跟著亮了起來,果真是傳家寶,要在月光下才有變化,難不成是夜明珠?

可沒等凌沐妍猜出什么來,黑珠子一閃,卻隱約現出一道模糊的黑影來。

黑影漸漸變得清晰,起初是一頭長長的烏發,然后是一身玄色的衣袍,再是一雙帶著金紋的玄色短靴。

凌沐妍目瞪口呆,哆嗦著伸手指向黑影,好半天才勉強發出了聲音:“鬼——”

才叫出一個字,她趕緊用雙手把自己的嘴巴捂住了。

凌母夜里睡得淺,喝藥后睡著了,要是被吵醒就再也睡不著。

原本底子就虛弱,夜里若是睡不好,第二天就難受了。

凌沐妍再是渾身顫抖著害怕卻也不敢尖叫出聲,免得吵醒了凌母。

她狠狠咬著自己的下唇把尖叫咽回肚子里,就見那個鬼影慢慢轉過頭來,露出一張白得幾乎透明的俊臉來。

還以為是青面獠牙的鬼臉,誰知道轉過頭來卻是翩翩美公子,凌沐妍這才沒那么害怕了,大著膽子問他:“你是誰?鬼嗎?”

美公子微微蹙眉,打量著因為害怕跌坐在地上的凌沐妍,瘦巴巴的小臉上依稀能看出輪廓來:“區區十幾年的功夫,凌家這就沒落了嗎?”

看樣子他是知道凌家的,或許是認識凌家的人,凌沐妍慢吞吞站起身,皺眉道:“公子十幾年沒現身了?”

想來也是,這個傳家寶從她知道開始就一直所在倉庫角落的破柜子里,后來凌父失蹤,凌母又病了,庫房里的東西一件件變賣,也都是凌沐妍自己一個人經手。

她不碰柜子,木匣子這個鬼公子自然是出不來的。

“鬼?”美公子嗤笑一聲,似乎對這個稱呼十分不痛快:“凌家十幾年前還奉我為神仙,這就變成鬼了?”

他環顧四周,看著空空蕩蕩的庫房,就知道凌家是真的徹底沒落下去了。

人間十幾年的變化很大,這是自己早就知道的,但是親眼看見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你叫什么?”

“沐妍……”說完,凌沐妍立刻回過神來,就算這美公子不是人,女兒家的姓名也不該隨意詢問。

不過說也說了,如今也是于事無補,她只得反問:“不知道鬼公子姓甚名誰?”

“我名言恒,你記住了。”言恒寬袖一甩,沐浴在月華之下,一張俊臉冷冷冰冰的,根本不像是人,反倒猶如不食人間煙火的神仙。

凌沐妍看得有些出神,在言恒的目光之下不由低下頭去。

言恒又發問道:“凌家除了你,還有何人在?”

“還有我娘親,爹爹幾年前出外后不知所蹤,至今未歸家。”凌沐妍說完,猛地抬頭問道:“不知言公子可知道爹爹的去處?”

既然是凌家時代供奉的神仙,必然有厲害之處,指不定能幫她把凌父找回來。

言恒挑了挑眉,烏眸輕輕一掃她的眉眼便開口道:“明天西城外,會有你要的答案。”

西城?

凌沐妍一怔,心下有些疑慮,卻見言恒的身影在月華之下居然漸漸變淡,似乎下一刻就要消失掉,驚得整個人幾乎要跳起來:“言公子,這是……”

難道供奉不夠,她的虔誠不足,才讓言恒連身影都很難維持住嗎?

要是言恒消失了,自己還要去哪里找到凌父的蹤跡?

言恒一眼就瞧出了凌沐妍的擔憂,不悅道:“這點月華哪里能夠,明兒一早天亮的時候讓黑珠沐浴在陽光之下曬一曬就好。”

說完,不等凌沐妍回過神來,他的身影就消失了,黑珠子的表面失去了光彩,如同剛才第一眼看見的一樣,樸實無華得好像普通不值錢的珠子一樣。

但是這時候她早就不當這黑珠是不值錢的破爛玩意兒,小心翼翼撿起來擦干凈,用錦緞墊著木匣里面,把黑珠子放了回去。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掃一掃二維碼 或者

關注微信公眾號二更超市

回復女相師或者回復書號9842 閱讀全文

×
时时彩99%中奖定位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