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五四好書網 > 靈異 > 天下藏寶

更新時間:2020-03-18 12:26:12

天下藏寶

天下藏寶 書生唐 著

連載中 唐缺黃天霸

《天下藏寶》是大家非常喜歡的靈異類小說,這本書的作者是書生唐,主角叫唐缺黃天霸,下面看簡介:這世上除了黃金,還有比古董更值錢的貨物嗎?酒壯慫人膽,錢生惡人心,每件珍寶背后都是機關算盡,我這個渾人又該怎么發財?

精彩章節試讀:

天下英雄出我輩,一入江湖歲月催,一笑解恩仇?那江湖還是江湖嗎?

沒有人逃的過歲月,曾有一天你會失去你現有的一切,留下的會是什么?最后一個忘記你的是誰?

這些都不重要,至少對我這等無關的人不重要,人生在世,富貴便是追求,若無財,多少人愿為床頭孝子,一生恩情,孝義廉恥不過徒增笑料爾,這還是你想要的江湖嗎?

我叫唐缺,是個古董販子,年不過二十,便是個老混子,打爺爺那輩往上起都沒離開過古董,俗話說:“藏古不富,玩古不盛”

我家也算傳承淵源,小富即安也算自在,可建國前,爺爺那輩就把家財散盡,傳承我這一輩,已經是日薄西山,還是隔代傳承,除了一些手法和技藝,便別無它物!

我的故事還要從三個月前說起,我也算半路出家,讓我這個祖國的花朵,一腳踏進了繁華下隱匿的江湖。

三個月前,星城古玩市場。

打我自學校畢業,三流學歷,不過硬的技術,流水的人脈,便混的窮困潦倒,被逼無奈操起了祖傳的家業。

正所謂:“亂世黃金,盛世古董”,老祖宗的東西也不算丟人,可是我雖說是家學淵源,可是到我這一輩,已經是隔代傳承,都說得道多助,這行里沒有人脈,寸步難行,自然就混成了包袱齋。

包袱齋就是市場里的二販子,通俗了講就是擺地攤的,合廣大的勞苦大眾一樣做著發財夢。

我還是往常的在自己的攤位上,擺出自己的物件,都是些普通的老物件,還有些工藝品,能不能算上古董還要兩說,但是也有幾件能上眼的民窯算是壓堂貨。

“小唐,怎么幾天不來,淘到好東西了?”我的攤位相鄰的是一位老大叔,大概四十多歲,卻留著亂糟糟的胡子像是個糟老頭子,還美名曰:“年齡代表著閱歷!”。

“我能有什么好東西,我能擺攤,還靠著黃哥你照應,有好東西一定第一個想著黃哥!”大叔叫黃天霸,名字到是威武霸氣,混的卻是烏龜頂上一點綠就是一孫子,不過我能在古玩市場里擺攤,也靠黃天霸幫忙,畢竟市場就這么大,也不是什么人想來就來,沒了規矩不亂了套。

“還是你小子上道,不像前幾個小屁孩,看了幾本書,就不知道爹媽是誰?”黃天霸眼睛雞賊的掃了一眼我攤前的貨,看著我漫不經心的說道。

“哪能,以后還要靠著黃哥發財!”我自然聽出了黃天霸的意思,前人種樹后人乘涼,孝敬自然是要有的,所以我也沒少被黃天霸占便宜,不然一無血緣,二無師承,這世上除了爹媽會白給,就連師傅也要敝帚自珍。

“這物件,五十萬,你們打碎了,想走,哪有那么容易的事情,不賠錢,實話告訴你們出不了這個門!”我和黃天霸被市場里的一陣吵鬧聲吸引了。

不遠處,一位攤主正拉著一位小女生的手腕兇狠的叫囂著,小女生大概二十出頭,穿的青春靚麗,一身連衣牛仔背帶,扎著兩個小辮子,帶著眼鏡頂著大大的眼珠子,此時有些害怕的看著攤主,旁邊還有一個穿著連衣裙的女生和兩位少年,看起來是同行之人。

“你放屁,這又不是我弄碎的,明明是你自己沒有拿穩!”大眼女孩有些緊張的沒有說話,旁邊的兩位少年卻聽著攤主的話,急眼了大聲反駁道。

“得勒!”我心中大罵,又是這狗血的碰瓷,這碰瓷還真就是碰瓷,這個詞就是從古玩行里傳出去的,說的就是賣家和買家交換瓷器,摔了,這責任算誰?

久而久之,行里為了避免糾紛出現,便有一條行規,買家不能從賣家手里接瓷器,必須自拿自放,確保了責任。

隨著盛世的繁華,正應了那一句盛世古董,市場里有了很多覺得好玩稀奇的游客,催生了碰瓷的頻繁出現。

眼前的四人應該是剛高考完的準大學生,來這古玩市場覺得好玩,走馬觀花,不知世道兇險。

有些攤主看得出四人的深淺,能判斷出大概的底細,也對于四人都不太愿意搭話,有些攤主,擺的大多是工藝品,賣的就是這類游客,自然也有笑臉相迎的,但也有心懷不軌的。

比如現在這位鬧的厲害的攤主,叫趙德,市場里名聲出了名的臭,一般市場里一個攤主出了事,所有攤主都會樂意幫忙,畢竟同一個圈里做生意,能幫就幫。

可是,好家伙,趙德這老小子一個月絕對碰瓷個三四次,比例假還準時,簡直就是脫褲子放屁輕松如意。

“我不管,這件可是康熙斗彩十二花神杯的水仙杯,沒五十萬,今天我讓你們出不了這個門!”趙德這老小子十分的囂張,聽說背后的關系很硬,坑了很多人,結果這老小子每次什么事情都沒有,活的滋潤。

“小爺還不信,今天能被你訛錢,小爺今天就是不給,你能怎么著!”其中一位少年,看著趙德這幅叫囂的樣子,估計脾氣也上來了對著趙德叫囂道。

“怎么著?老子今天打折你的腿!”趙德這老小子看著眼前的小青年不屑的說道,他要不是看著這幾個小青年,穿著名牌衣服,用的奢侈品,看起來小有富裕的樣子,估計早就動手了。

我看著趙德,估計今天這老小子恐怕是要翻船折了。

“哐當!”

只見少年猛的抄起趙德攤位上的一件瓷大罐砸向趙德的腦門來了個滿堂紅。

“哎呦,***你敢動手,老子要廢了你!”趙德被少年砸的腦袋出血,雙手連忙按住腦袋,鮮血從手縫間流出滑過臉旁,滴答的落在地上染紅了骯臟的地板,趙德現在看起來十分的兇狠猙獰。

趙德這邊的動靜早就驚動了安保,不過這里的安保好像是趙德的人,不然先前鬧劇開始的時候,他們也不會保持沉默,現在趙德被打,才準備出手要廢這個動手的少年。

畢竟少年先動手了,打起來,只要不死人,多大的問題也只是小問題。

“我看誰敢!”兩個安保準備動手的時候,一聲悅耳的聲音如同山間清泉流響回蕩在眾人耳邊,讓人心神怡悅,放眼看去市場門口,出現了一位少女,一雙修長的***,火辣的身材,身穿著黑紗連裙,一頭烏黑的秀發齊肩落下,明眸皓齒,一點紅唇,一雙柳眉讓人驚艷,心動。

少女身后還跟著十幾為黑衣保鏢,眾目之下走到了少年身邊,看著趙德說道:“你想動我弟弟!”

“你弟弟怎么了?打碎了我的瓷器,還打了我,怎么還要再打人是不是,我可要告你們!”趙德看著少女帶著十幾位保鏢,知道這次可能碰見了硬茬子,不過他也不懼,只是現在少女人多勢眾,趙德也不敢叫囂,只敢威脅。

“這東西高仿都算不上,就是一破爛,你敢叫五十萬!”少女接到了少年的消息匆忙的趕過來,知道事情的原委,蹲下拾起了打碎的瓷片一看就知道了這東西的價值,不由出言諷刺的說道。

“這東西我說值五十萬就值五十萬,你不信,你問問這些攤主,誰敢說這東西不值五十萬!”趙德直接無視了少女的諷刺,對著少女說道。

“你們真是蛇鼠一窩!”少女看見眾多攤主在趙德的發問下,居然一致的選擇了沉默,這讓少女不由出言嘲諷。

“打碎了東西,還打了人趕緊賠錢!”眾多攤主一直保持著沉默,結果少女出言將他們全部諷刺了,泥人還有三分火,有些攤主一起出聲站在了趙德這邊,有些攤主雖然生氣但是依然選擇了沉默。

其實趙德的話語本身就存在陷阱,他直接將定價的責任問題,推在了眾多攤主身上,攤主們和趙德本來就是利益相連,誰的東西在古玩行,價格上沒有貓膩,只要攤主們說這東西值五十萬就是五十萬,因為這就是定價,你說這不是訛人嗎?不好意思這就是訛人。

然而熱心的游客,在趙德反問的時候,責任已經分明,他們沒有比攤主對價格更有發言權,你想見義勇為,那也要有資格,所以游客更多的只能保持著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心態,下意識的選擇沉默。

“怎么著,想人多欺負人少,賠錢,我看你也不缺這點錢,不然等著我告你們就是牢獄之災!”趙德知道現在眾志成城,氣勢自然高漲,有些囂張的對著少女說道。

少女看著眾人,有些陷入了被動,眼神看著人群有些迷離,突然間少女的眼神中跳動起希望的火苗。

少女看向了我所在的方向,我頓時感覺不妙,果不其然少女出聲道:“唐缺,你也是這的攤主,你上眼看看這東西值五十萬嗎?”

少女特意將攤主兩個字說的很重,說完還對我勾了勾手意示我過去,市場上的人頓時都將目光移向了我,市場內的氣氛也變得有些緊張。

此時,我真想暴揍少女的小屁屁,畢竟這是我高中就想干的事情。

沒錯,少女就是我的高中女神,名叫王玉鳴。

我在眾人的目光下走到了趙德和王玉鳴身前,我看了一眼王玉鳴和趙德,本能的有些疑惑,若是說這掌眼,大多是請教的意思,靠的是真本事,若是走寶吃了仙丹那就是名譽的事情,除了一些行里的掌柜,大多是請些老前輩上眼。

可現在的這種情況,根本就是拿我在火上烤,一個二道販子上什么眼?

“這是不是不合規矩!”我沒有看地上的瓷器,我不想參合這事,只能硬著對著兩人說道。

“別什么事,都想著當和事佬,想想自己在那混!”趙德看著我,他本以為,我在這市場里是自己人,現在聽我說這話頓時有些陰陽怪氣的說道。

“你不會也和他們同流合污吧!”我還沒說話,王玉鳴就用她那雙清澈的雙眼看著我說道。

更多免費章節閱讀推薦: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时时彩99%中奖定位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