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五四好書網 > 靈異 > 腹黑鬼夫欠**

更新時間:2020-03-21 14:40:12

腹黑鬼夫欠**

腹黑鬼夫欠** 小妖精. 著

連載中 蘇玉兒趙宇天

男女主角是蘇玉兒趙宇天的書名叫《腹黑鬼夫欠**》,是作者小妖精.寫的一本靈異類小說,書中情節設定引人入勝,真的超好看。下面是小說介紹:我叫蘇玉兒,22歲,今天是我大學畢業的日子。為了慶祝我畢業,我的養父母在翠玉樓訂了晚宴,翠玉樓是我們市里最好的酒樓,我很開心,同時也很感謝老天,讓我能遇到這么好的父母。

精彩章節試讀:

我叫蘇玉兒,22歲,今天是我大學畢業的日子。

為了慶祝我畢業,我的養父母在翠玉樓訂了晚宴,翠玉樓是我們市里最好的酒樓,我很開心,同時也很感謝老天,讓我能遇到這么好的父母。  

到了翠玉樓,才發現這里在舉行婚禮,可奇怪的是喜字居然是白色的,里面熙熙攘攘站滿了人,可是氣氛卻顯得很詭異,四周死氣沉沉的。

我路過大廳門口的時候朝寫著新郎新娘的那個牌子上忘了一眼,只見新娘那個名字好像用紅色的布條封了起來。

隱隱記得好像在哪里見過,只有冥婚才會是白色喜字。我似乎明白了哪里不對勁。

我連忙快步上樓,推開父母訂的那個包間,一陣奇怪的風吹了進來,我打了一個寒顫,緊了一下自己的衣服,趕緊連忙關上門。好在包間里還算溫暖,我才散去了心里的恐懼!

本來我不喝酒,可是爸媽今天卻很奇怪,卻勸我喝一杯,雖然有點詫異,可是我還是接過了杯子,一飲而盡。

一杯酒下肚,我就變得暈暈乎乎,看父母,也開始重影,世界旋轉了起來,我趴在桌子上,還有點疑惑,為什么自己的酒量變得這么差了。

迷迷糊糊間,我聽到了包間的門被打開了,有紛雜的腳步聲,然后,我就被扶了起來,兩個胳膊都被抓住,這種感覺很陌生,我努力的睜開眼睛,卻看到了母親正在數著錢,嘴角帶著微笑,那種笑,讓我寒心。

“走了,時間快來不及了!”

有人在說話,然后我就被架走了,再次停住的時候,我的眼前,一片嫣紅!

是紅綢布,整個大廳被紅綢布給裝飾了起來,很有古代喜堂的感覺,一對中年夫婦穿著喜慶的衣服,坐在正中央的位置,我看了一眼,感覺那個女人有點熟悉,再想定睛看一眼,視線就被一塊蓋頭遮住了!

我的手上被迫牽著一條紅布,想要松開,卻被別人牢牢的攥住,同時后腦勺被一只大手給壓制著,被迫的行著禮。

“一拜天地,二拜高堂,夫妻對拜,禮成!”?

蓋頭飄動,我能看到那邊男方踉蹌的腳步!

難不成,我被賣給了傻子當媳婦?那樣的腳步明顯不是一個正常人該有的!

禮成之后,男方先走,我被拽著,一路跟著。

停住腳步之后,我聽見咔擦一聲,是門被打開了,接著,后面的大手一推,我一個跟頭就栽了進去,再加上我之前被灌了酒,自己根本無法控制自己的身體,咚的一聲,我硬生生的磕到在地上。

暈了過去,紅蓋頭也早已隨風飄落,在意識消失的那一刻,我看到了白色的喜字,貼滿了整個房間!

迷迷糊糊間,我感覺渾身燥熱,緊接著又有一雙冰涼的手,在我的身上游走...

關鍵時候,就在最后的關鍵時候,我卻醒了!

想起昨天晚上發生的一切,我的臉,猛然間燙了起來!

春夢,我竟然作了春夢!夢里的一切,還那么的真實!

我直起身子,卻無法控制的尖叫了起來。

我看到了什么?一口巨大的棺材,就那樣工整的擺放在屋子的正中央,棺材上披著白色的綢布,黑白兩色就那樣直愣愣的撞擊著我的視線!

突然間,我想到了母親數錢的手,和昨天晚上的婚禮!

一種恐懼襲擊了我的心!

冥婚?

這個猜測一浮上心頭,我就克制不住的抖了起來!

因為從小是一個孤兒的關系,關于婚姻,我也沒有特意的期待,可是,我也不想成為一個死人的妻子啊!

我趕緊下床,快步走到門口,想要開門逃出這個恐怖的地方!可是,拉動手把的那一刻,卻發現門被鎖了!

拍門,我大聲叫了起來:“來人啊,救命啊!”

這時候,我聽見有腳步聲傳了過來,有人在門口停了下來,接著,門被打開,有人走了進來,我一看,就是昨天晚上坐在高堂位的那兩人!

他們一進來,就跪在了我的面前!

“小姑娘,我們對不起你啊,可是我們也沒有辦法,你就可憐可憐我們吧!”

聽到這話,我簡直氣得笑了,他們沒有辦法,就來禍害我的幸福,這種自以為是的可憐,讓我覺得很可恨!

我沒有做聲,只是冷笑著,看著眼前的一切,心里一片荒涼!

被最親的人出賣,被最大的惡意傷害,我的眼淚,不由的淌了出來。

“讓我離開!讓我離開!”我反反復復的說著這一句話。

“不行!”中氣十足的拒絕,不是來自于跪著的那兩位,而是一個穿著道士服的男人,他健步走了進來,掐了一下手指,眉頭皺了起來。

“大師,沒成嗎?”

道士看了我一眼,搖了搖頭:“沒成!”

跪著的女人立馬站了起來,拉著我的手,不甘心的問了起來:“小姑娘,昨天晚上,你有沒有什么地方覺得不對勁呢?”

昨天晚上?我看了她一眼,她的眼中充滿著期待的光芒!

搞笑了,做那么奇怪的夢,我會告訴他們嗎?

“沒有,昨天晚上,我睡的挺好的!”我逼回淚水,覺得事情遠遠不是冥婚那么簡單!尤其是看到那個道士的時候,他的目光一直在我的身上來回掃蕩,眉頭皺的簡直能夾死一只蒼蠅了!

“啊,我的兒啊!”女人大叫一聲,就要撲上去抱著棺材哭,被她的老公一把拉住,拽走了,遠遠的,還能聽見她的哭嚎。

道士上來,打開棺材,朝里面探了一眼,手指飛快的來回,在掐算著什么,然后嘆息了一下,憂愁的關上了門。

一切,再次歸于沉寂,我看著四周白花花的喜字,突然感覺很冷,抱著肩,貼著門,坐在了地上!

眼前,就是那個漆黑的棺材!

時間慢慢流逝,不知道過了多久,我站起身子,舒緩了一下發麻的腿,然后走了棺材旁邊。

既然都冥婚了,我也該見見正主了!

我推開棺材,朝里面看去,可就是這一眼,我的眼,便釘在了上面。

棺材里躺著一個穿著大紅喜袍的男人,年歲不大,閉著眼睛,鼻梁高挺,嘴唇嫣紅,可以看出來,生前一定是個俊俏的小伙子,但是,這些都不是我挪不開眼睛的原因,最終的原因是——

棺材里的人,我認識!

趙宇,學生會會長,是我大學暗戀了四年的男人。

我的眼睛開始酸澀了,眼淚不由的流了下來。

當時不是說去出國留學了嗎?怎么會死呢?

我的手,顫顫巍巍的撫摸著他的臉龐,因為久了,他的軀體變得寒冷了起來,手指按在上面,有冰冷的刺感,可是,我不舍得放開!

眼淚漸漸模糊了視線,我走到門口,大吼了一聲,用力的拍著門。

“來人啊……來人!”

門打開,可是這次卻只有那個中年男人,他臉色尷尬,顯然不知道該怎么安撫我,只能一個勁的說“對不起,對不起!”

我卻絲毫不在乎這種對不起,心里被疑惑和痛苦填滿,那個我小心翼翼愛的男人,怎么會躺在那個冰冷的棺材里。

“他是怎么死的?”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掃一掃二維碼 或者

關注微信公眾號豆樂文學

回復腹黑鬼夫欠**或者回復書號1677 閱讀全文

×
时时彩99%中奖定位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