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五四好書網 > 靈異 > 孤魂收容所

更新時間:2020-02-27 10:46:22

孤魂收容所

孤魂收容所 沒頭腦 著

連載中 柯燁白小溪

獨家新書《孤魂收容所》由知名作者沒頭腦所編寫的靈異類型的小說,書中的主角是柯燁白小溪,小說文筆超贊,沒有糾纏不清的情感糾結。下面看精彩試讀:我來這個孤鬼收容所本是來混日子的,但沒想到這麻煩事竟一件又一件的找上門來……還有那個身世復雜、城府極深的所長柯燁,每每救我出危險,他似乎知道的很多,竟說前世我是他的妻!

精彩章節試讀:

我叫白小溪,是個鬼差,剛被派到孤鬼收容所工作不久。

剛要來的時候,鐘岐就和我說雖然是被降職了,但實際上我就是去享福了。可到這收容所一看,再見到他非得把他的哭喪棒撅了不可。

一貧如洗,這是我對這個收容所的形容。

站前臺的是個鬼婆,一身黑色壽衣,臉色陰沉的好像被誰涂了墨。她見我拉著行李箱進來,只淡漠地點點頭。

我把工作證和調職書遞過去,她搖搖頭,伸手指了指一旁的茶水室。我順著看過去,里面有一個穿著高領灰色毛衣,翹著二郎腿正看報紙的男人。

他似乎察覺到了什么,回頭看了我一眼,我倆的視線也正好碰到了一起。

后來我才知道他就是這個一貧如洗的孤鬼收容所的所長,他叫柯燁。

他長的不是讓人一眼見了就尖叫、被迷暈的臉,而是淡如水墨畫的,讓人看起來很舒服,并且百看不厭的。

看了我的證件后他挑了挑眉,微蹙眉心道:“白小溪?你為什么不投胎啊?”

我嗓子一噎,無語了好久,才道:“為了建設更美好的地府,為了我活著時報效祖國的夢想,死了也要報效地府。”

柯燁看傻子似的看了我一眼,對我身后招了招手。

鬼婆無聲無息地站在了我的身邊,對著他極為恭敬地低下頭。

“帶我們這位熱愛地府的新同事看看所里,給她找個……你要住在所里嗎?”柯燁看了我一眼,似笑非笑。

我環顧了下四周,斑駁的白墻、頭頂朦朧的燈泡、掛滿蜘蛛網的墻角……可我又想到身無分文、除了選擇住在所里,就只能躺馬路了。

“還有別的選擇嗎?”我想起鐘岐和我說包住,如果不在所里住,能給我點津貼在外面租個房子嗎?

鬼婆咳嗽了一聲,嘴角帶了一絲的詭異。“所里不錯的,我住在這里很多年了,這里安靜得很……”

柯燁皺眉似乎真為我想了想,我緊緊地盯著他。

身邊的鬼婆總讓我感覺陰氣森森的,雖然我也是鬼,不至于還怕個鬼老太婆,但我真不想每天都緊張兮兮的。

“這樣,我呢在外面租了個公寓,但最近房東又大漲了一次房錢,你要是愿意咱倆就合租,我省點錢,你呢也不用住在所里。”

和陌生男人同居……我搖搖頭,反駁自己:是同租。再看柯燁那張人畜無害的臉,再想想自己這模樣,估計是對我沒興趣的。

反復思量了一番,點點頭,答應了和這個見面不到一個小時的人的合租請求。

柯燁對我笑了笑,打開長腿,站到了我面前。我這才發現他很高,自己足足比他矮一個頭。

他接過我的行李,一面道:“我一會兒還有事情,現在就帶你去看看我們的房子吧。”

我點點頭,跟在他后面走。心里有點猶豫,要不要現在告訴他我身上其實一毛都沒有呢……

柯燁雖然是個男人但家里打掃的卻很干凈,他遞了我一雙拖鞋,一面解釋說自己有點潔癖。

商議好價錢,他就接了個電話,一面撓頭對我說:“我得走了,書房里有張床,你要不就先睡書房吧。”

我點點頭,看了眼時間說了聲不忙,你去吧。

剛坐下歇了沒一會兒,鐘岐就打電話來了。

“新城區建設大路那里有個新鬼,我這邊忙走不開,你就先幫我收進收容所里吧!”

我冷哼一聲,諷刺他說:“白老爺把我調到收容所敢情是方便你了。”

鐘岐那頭雜音很多,他尷尬地笑了笑,急催我道:“幫幫忙啦!到時候得了賞金咱倆五五分,就先收你所里。”

我得意地挑了挑眉,心想反正也沒事干,就幫他走一趟,還能得點錢交房租。

新城區建設大路那里出了車禍,一輛黑色賓利直接開進了路邊的一家咖啡館里,警車、救護車停了一排,外面又圍了一圈的吃瓜群眾。

我費勁巴力地可算擠進去了,面前突然伸出一只胳膊,攔了我,我抬頭看過去,那警察看起來很熟悉。

“小溪?”聽到他喊出了我的名字我還是沒有想起他是誰。他一把把我拉近了警戒線里,笑著對我說:“好久不見你了,聽說你前段時間去緝毒了?”

我哈哈一笑,拍了拍他肩頭說:“嗯,還好,你呢?”

他也哈哈一笑,指了指那輛剛被滅了火的車,小聲地說:“我也那樣。看見沒,聽目擊者說這車原本在路上開的好好的,突然就像發了瘋似的來回亂串,最后一頭扎進了這個咖啡廳。”

我摸了摸下巴,原本以為這不過是場普通車禍,可瞧見了車周圍那沉甸甸的怨氣,和不遠處的柯燁,我似乎猜到了什么。

柯燁不過是個孤鬼收容所的所長,來這車禍現場做什么?怕是也看出了這車禍的不尋常處。托我這老朋友的福,我得以進入現場,可里里外外找了個遍也沒發現鐘岐口中說的新鬼。

肩頭忽地被人一拍,我嚇了一跳,扭頭看去,柯燁正笑著看我道:“你怎么來了?”

我哈哈一笑,和了把稀泥,看著他道:“所長怎么也來了?不是說有急事要忙嘛,難道說大人你還吃兩家飯?”

其實柯燁他是不是真給警察做事我也管不著,我這么說一方面也是想讓他少管我的事。

我自打死后性子就變了許多,獨來獨往的,朋友似乎也就只剩下黑白無常和鐘岐這仨老鬼了。

柯燁眼底一暗,似乎有了不悅的神色,我見狀連忙道:“哈哈,我來這兒是聽說有孤魂野鬼,給咱所里整點鬼氣不是。”

畢竟是自己的頂頭上司,況且以后還要在一起住……如此一想,我便在心里告訴自己要板著點性子,可不能再和他頂嘴。

柯燁捏了捏我肩,似笑非笑地說:“很好,果然是……”

他還沒說完,從遠處跑過來一個警察似乎要找他說話,但看見我在,于是壓低了聲音說:“局長說死者的身份很不一般,這案子必須要破,三天之內……”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掃一掃二維碼 或者

關注微信公眾號螞蟻推書

回復孤魂收容所或者回復書號8143 閱讀全文

×
时时彩99%中奖定位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