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五四好書網 > 重生 > 重生之農門醫女

更新時間:2020-02-15 08:12:26

重生之農門醫女

重生之農門醫女 滅絕師太 著

連載中 葉青娥李東賢

最近非常有名的小說《重生之農門醫女》主要是描寫葉青娥李東賢的事情,大神作者滅絕師太通過對主角經歷的細致化描寫,讓讀者對小說欲罷不能。生為農家婦,婆婆惡,夫君渣,柔弱女含冤帶屈而死,腹黑女攜恨重生,醫毒雙絕,一根銀針在手,能活死人,也能葬活人,她忍辱負重,走上險惡的復仇之路,只是這路上,哪來那么多爛桃花?渣男求復合?一針扎得你半身不遂!退婚男求原諒?她拂袖,有多遠滾多遠!王爺要娶她做側妃?正妃都沒興趣好不好?縣令要娶她做填房?這個縣令,倒是有點意思,一路風雨,同舟共濟,他或許是良人,可當真相大白之日,她卻恍然驚覺,他不是她的良人,而是,仇人……

精彩章節試讀:

盛夏六月,烈日炎炎。

正值一年中最熱的時節,熾白的光線,自天空直射下來,炙烤著大地萬物。

葉青娥病懨懨的躺在破舊的木板床上,火辣辣的日頭,從窗外曬進來,烤得她口干燥,嗓子里似要冒煙。

“水,我要水……”

她掙扎著叫了一聲又一聲,干裂的嘴唇上,滿是水泡,動一下,便鉆心的疼。

自從兩天前在地里干活時中了暑,她便一直覺得頭暈目眩,直犯惡心,連吐了一天,胃里空空如也,這兩天又水米未進,這會兒,胃里也像著了火,燒灼得她渾身上下,無處不痛。

她懷疑再這么下去,自己也許就會被烤成一具干尸。

“婆婆,小姑,求你們,給我……碗……水喝吧!”

聽到門外有人影掠過,她拼盡力氣,叫了一聲。

然而她的婆婆李氏和小姑子李寶珠,卻根本連看她一眼都懶得看。

娘兒倆打扮得光鮮亮麗,甩著帕子,扭著腰肢,笑嘻嘻的從她面前晃過去。

好像,根本就沒有看到她這個大活人一樣。

當然,也許在她們心里,她已經是死人了吧?

可是,她做錯了什么?

自嫁入李家,她真正是為李家做牛做馬,地里的活,她一個人干,家務,她一個人料理,婆婆生病,她跪伺床前,衣不解帶的伺候……

如今呢?

她們,為何要這般無情的待她?

葉青娥的嘴哆嗦著,茫然的瞪著滿是血絲的眼睛。

她很想哭。

可是,淚水已哭干。

活著,這樣被人低賤輕視,死就死了吧!

她緩緩閉上雙眼。

門外,又有腳步聲響起來。

繼爾,一道溫柔醇厚的男聲響起來。

“青娥……”

是她的夫君李東賢!

葉青娥倏地睜開眼,黯然無光的眼睛里,似是陡然亮起了一盞燈!

她的夫君回來了!

他一定不會不管不問的!

“夫君!”她顫抖著撐起身體,睜大雙眼,去看門外進來的人。

金燦燦的陽光中,她的夫君李東賢滿眼關切,滿目心疼。

“對不起,青娥,我來晚了!”

葉青娥拼命搖頭,本已干涸的眼眶,淚如泉涌。

“我在城中,給你請了個大夫……”

他說罷,微笑著,歪頭看向身后。

一抹俏麗妖嬈的身影,自他身后浮出來。

卻是個十六七歲的女子,眉眼細細,紅唇小巧,下巴尖尖,此時盈盈站在那里,雖一言未發,只淡淡笑著,便似有無盡的妖嬈嫵媚,自那眉間眼梢流溢出來。

葉青娥看得有點懵。

“這是……大夫?”她呆呆問。

“當然是了!”李東賢笑道,“這是芊芊姑娘!是城中有名的女醫!你別瞧她小小年紀,人家醫術可高著呢!你快躺好,讓她好生給你瞧瞧!”

“哦……”葉青娥咳嗽了一聲,虛弱道:“我……就是那日在田里干活……中暑了……夫君……我好渴……你倒碗水給喝……”

“好!”李東賢轉身走了出去,不多時,又轉回來,手里端了一碗水,卻并不喂給葉青娥,只笑瞇瞇的看著何芊芊。

何芊芊低笑一聲,從袖中掏出一只小紙包,將包中藥粉,盡數傾倒在碗中。

“好了,喝吧!”她端著碗,遞在葉青娥手中。

“這是……中暑的藥?”葉青娥有點愣怔。

她雖然不通醫術,可是,她的父親葉志成卻以炮制草藥為生,多少懂一些醫理。

然而便算什么都不懂,一個大夫,怎么能連望聞診切這些事都不做,就直接給病患開藥呢?

這藥……

葉青娥低頭看看碗中混濁的湯液,手一個勁發抖。

“夫群……”她看向李東賢。

李東賢朝她笑了笑:“你看你,病得連只碗都端不好,弄灑了藥湯,這病如何能好?乖,張嘴,為夫來喂你!小心,燙哦!”

他說完拿過藥碗,在嘴邊吹了吹,這才送到葉青娥嘴邊,眉眼間,一片關懷體貼。

葉青娥看著他的臉色,不安的心迅速平復下來。

她張開嘴喝藥,甘之若飴。

然而這藥湯的味道,實在太怪了。

她喝到最后,實難下咽,幾乎就要嘔吐出來。

“青娥,乖!”李東賢看著她,目光溫柔卻又不容質疑,“要把藥都喝下去,病才能好!”

葉青娥強忍著惡心,聽話的將藥又咽了回去。

李東賢臉上露出滿意贊許的笑容。

葉青娥因此便覺得,這兩日受的苦,遭的罪,全算不得什么了。

但她到底病勢沉重,喝了藥湯后,不過一小會兒,已昏昏睡去。

李東賢起身到院子里洗手。

他用皂角把手沖洗了一遍又一遍。

“那婦人身上甚臟……”他咬著牙,“好在,很快便不臟了!”

一旁的何芊芊在旁看著,掩唇咯咯笑起來。

“好個斯文秀才,害人都這般文質彬彬的,看那婦人,應是被你賣了,還會替你數錢的吧?”

“我賣她做甚?”李東賢輕哼一聲,“她又丑又蠢,可一點也不值錢!”

“蠢是蠢,可是,要說丑也未必了!”何芊芊道,“三年前,人家青娥姑娘,可還是咱們嶺南縣數一數二的大美人呢!外號叫什么來著?賽嫦娥!”

李東賢輕哧一聲:“只可惜,到我手里時,連家養的母豬也賽不過了!”

“哈哈!”何芊芊笑得花枝亂顫,伸拳捶了他一下,“你這嘴巴,可真損!”

“那是對她!”李東賢捉住她的手,放在唇邊輕啜了一口,調笑道:“若是對你,那可是比蜜還甜的!你要不要嘗一嘗?”

何芊芊眼波流轉,嬌滴滴的“呸”了他一口,腰一擰,說:“你這沒正經的,我不理你了,我去瞧瞧我的病人去!也不知……她現在是什么反應!”

小屋內,破床之上,葉青娥正在難以名狀的痛苦之中煎熬。

她的身子,一會兒熱如火烤,一會兒冷若冰窟,如是數次,她身上遍布紅色丘疹,又癢又痛。

何芊芊見狀,卻喜形于色。

“出現癥狀了……”她對著李東賢手舞足蹈,“我可以試用我制的新藥了!若是能將她這癥狀消解,那我在嶺南的同行之中,可就有了一席之地!”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掃一掃二維碼 或者

關注微信公眾號螞蟻推書

回復重生之農門醫女或者回復書號8094 閱讀全文

×
时时彩99%中奖定位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