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五四好書網 > 靈異 > 魂之契約

更新時間:2020-02-23 09:06:46

魂之契約

魂之契約 天涯 著

連載中 陳笑陳東

魂之契約男女主角為陳笑陳東,由天涯為大家帶來的超精彩靈異小說,目前正在連載中。全書主要講述百行陰禮時,人夜莫擋道。陰人親,活人擋道要人心。七年前,老家祭祀,我得到了一個手鐲。七年后,手鐲再次出現,莫名的出現了一個男人,我身邊的人接二連三的出事。

精彩章節試讀:

“百行陰禮時,人夜莫擋道。鬼抬轎,陰人親,活人擋道要人心。”

那陰冷獨特的唱調,綿綿不斷,即便是在睡夢中,我也感到頭皮發麻。我猛的從夢中驚醒,此刻我渾身已經濕透。

恍惚中,我看到一個高大的身影朝我走來。

我想看清楚那人是誰,可我的眼皮子卻沉的像是被粘住了一般。

男人靠近過來,隨后便欺身上來,他的手很冰冷。

我急得滿頭大汗,眼眶一紅,嗓子嘶啞,驚呼出聲。

“不要!”

我企圖推開他,卻發現自己根本動彈不了。

我哭著求饒道。“不要......求求你了,放過我吧!”我拼命的哭著,對方壓根不顧我的反對。

直到,一刻刺痛。

煎熬,痛苦,絕望。

我雙手猛的抬起來,死死的抓在那人的后背上。指甲深深的掐入他的血肉中,他很結實也很冰冷,更讓我感到無盡的絕望。

冷血無情!

就在我被他折磨的身心俱疲,快要睡著時,他忽然湊到了我耳旁,撲面而來風,讓我渾身一顫,冰冷刺骨。

“這是我給你的聘禮。”

......

第二天早上,我醒來時,渾身酸痛。

感覺昨晚像是做了個夢,可又那么真實,自己的手腕仿佛多了個東西,轉身一看,多了個鐲子。

說是墨色的鐲子,不如說是綠的發黑,甚至看上去有點陰測測的感覺。

我瞪大了雙眼,頓時一股恐怖感縈繞在我心頭。

我叫陳笑,今年剛大學畢業一個月,二十一歲。

十四歲那年,村里的一次祭祀,外婆帶我去參加,說是能祈禱我學習上一帆風順。

到了那,外婆跪在蒲團上拜祭的時候,東張西望的我被幾個同齡的姑娘拉著去了祠堂。

祠堂里面也沒有什么東西,除了一些貢品外,就是一個盒子。

后來,因為有人進來。幾個姑娘嚇的,全都鉆到了桌子底下,不知道是誰打翻了盒子。

盒子里面掉出來的玉鐲,被我撿到了。

再后來,外婆叫我回去,找了過來。

一時情急,我本想還回去,卻發現,鐲子怎么也取不下來。

等到回去之后,外婆見到我手上的鐲子面色蒼白。

連夜帶著我去找了村里的神棍,也不知道神棍跟外婆說了什么。

外婆帶我回去的時候,一言不發。

第二天,本來不愿意借錢給我家的村里人,都拿錢過來借給我們,而且不光村里人借了,就連十里八鄉的人都送來了錢。

那筆錢,供我上到大學也沒用完。

借到錢后,留下來一天,外婆帶我去了祠堂,給我穿上了一身白色嫁衣。

讓我在祠堂里待一夜,我不愿意,外婆眼神有些哀傷地哄我:“笑笑,聽外婆的話,全村人的性命都依靠你了,你就在這里待一夜就好。”

我雖然不明白外婆說話的意思,但還是乖乖聽她的話,在祠堂里待一夜。

外婆走后,我一個人穿著白色嫁衣留在祠堂里,感覺有些害怕,就蜷縮在祠堂的一角。

時間久了,我有些困了,就閉上了眼睛。

結果我剛睡著就感覺一個男的站在我面前笑著看著我。

他伸出手撫摸我的臉頰,手很冷,我打個哆嗦,立馬睜開眼睛。

卻看見我媽披頭散發地推開祠堂的門,闖了進來,抱著我就走。

回到家后,我媽跟外婆大吵一架,當場嘴里吐了血。

連夜,收拾東西離開了村子。

我媽帶我回到城里沒幾個月就死了,死得很莫名其妙,醫生說是內出血,可我知道我媽身體一直很好,沒什么疾病。

自從那以后,我就再也沒有回去過,至今也有七年了。

這鐲子,還是外婆后來用盡了辦法才幫我拿了下來的。

現在怎么會出現在我手腕上?

我拼命的想要取下來,可怎么也取不下。

我起身下床,渾身沉的要命,身體更是疼痛難忍。

咬了咬牙,翻出柜子里面的小錘子,毫不猶豫的往上面砸。

奇怪是,錘子根本砸不下去,仿佛有人在抓著我的手。

就在我面前,像是有個人在這,雙眼含著怒意瞪著我。我心里一驚,嚇的丟掉了錘子,坐在了地上。

四處看了看,沒人!

什么人都沒有!

從母親死了之后,我就一個人居住在這。再說了,大白天的,有人我不可能看不見。但......昨天晚上,我做夢的時候,那個男人跟我說,這是......聘禮?

我搖了搖頭,不可能,那是做夢。

沒錯,是做夢,說不定,我是夢游了,不小心翻出來這個鐲子。

當年,這個鐲子取下來之后,就在母親手里收著。

不過,從那以后我再也沒見過。

這時我手機鈴聲響了,伸手摸來手機,看也沒看便接聽道。“哪位?”

“笑笑,我在你樓下了。你東西多嗎?要不要我上來幫你。”

聽到這個聲音,我如夢初醒。

今天是我回老家的日子,自從母親去世之后,我就一直沒回去過,就連母親死的時候,也讓我以后千萬不要回去外婆家。

但是,外婆也說了。

我能上大學,能畢業,靠的還不是村里十里八鄉湊起來的錢?

回去支教幾年,也是應該的。

打電話來的,是外婆村里村長的兒子陳東。

陳東很熱情,本來我也很多年沒回去過了。想到這,我揉了揉腦袋,電話那頭傳來了陳東的聲音。“笑笑,你在聽嗎?笑笑?”

“我在聽,東西不多,你不用上來了,我馬上下去。”

我心里噓了一口氣,不想讓陳東等我太久,隨后趕緊洗漱一番,換身衣服,拿上行李出門。

這一去,恐怕也難回來了。

外婆說,最起碼要去支教三年才能回來。

我心想,也只是三年而已,就當是回去多陪陪外婆了。

我收拾好了行李,剛準備打開門出去的時候,我突然感覺自己耳邊吹了股冷風,一個男人在我耳邊喊了句:“娘子......”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掃一掃二維碼 或者

關注微信公眾號螞蟻推書

回復魂之契約或者回復書號8075 閱讀全文

×
时时彩99%中奖定位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