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五四好書網 > 靈異 > 直播詭事

更新時間:2020-03-21 13:16:17

直播詭事

直播詭事 吞鬼的女孩 著

連載中 元君瑤唐明黎

小說主人公是元君瑤唐明黎的名稱叫《直播詭事》,這本書是作者吞鬼的女孩所編寫的靈異小說,小說中內容說的是:我是個網紅女主播,專門直播一些特殊的人……

精彩章節試讀:

  我叫元君瑤,這個名字是外婆給我起的,意思是“美玉”,但我一點也不美,反而是個丑八怪。

  據說,我生下來不到三個月,臉上就開始長瘤子,爸媽把我送到醫院,醫生檢查之后說,這是纖維瘤,良性的,死不了人,但不能割,割了還會長,說不定就長成惡性的了。

  我爸從那以后就開始打我媽,說我媽的基因不好,才生出我這么個病怏怏的賠錢貨。

  沒兩年,我爸升職了,就跟我媽離了婚,從那以后再也沒有來看過我。

  我媽也很快找了個男人,他嫌棄我丑,還說我會傳染,逼著我媽把我扔給了鄉下的外婆,我長這么大,也就見過我媽幾次。

  我上初三那年,繼父跟人打架,鬧出了人命,進去了,估計一輩子都別想出來,媽積勞成疾,也走了,我沒覺得多傷心,對我來說,她跟個陌生人沒多少區別。

  很快,一個比我小三歲的男孩被送了過來,他叫沈安毅,是繼父和前妻生的,繼父那邊的親戚都不肯要他,警察只能找上我們。

  外婆很心軟,說多個人也就是多雙筷子的事兒,這孩子看著可憐,就留下吧。

  于是,我多了個弟弟。

  這個弟弟是我媽養大的,性格也像我媽,雖然第一眼看到我的時候,被我嚇到過,但漸漸地也適應了,總是姐姐、姐姐地喊個不停,跟在我身后瞎轉悠。

  因為我臉上長滿了瘤子,出門都必須戴上帽子和口罩,同學總是欺負我,老師也討厭我,從來不為我出頭,漸漸地,我學會了忍耐。

  有一次,班上一個男生當著全班人的面,把我的口罩扯了下來,然后抓著我的頭發大笑:“大家快來看啊,她長得好丑,我要是長這么丑,我肯定死了算了。”

  全班同學圍著我看稀奇,對我指指點點,我從來沒有那么屈辱過,卻不敢反抗,低著頭不說話。

  就在這時,沈安毅沖了過來,發了瘋似的打那個男生,那個男生人高馬大,他被打得鼻青臉腫,卻還拼命擠出一絲笑容,對我說:“姐姐,我會保護你的。”

  從那天起,我就把他當成了親弟弟。

  高三那年,外婆去世了,我們家一下子沒了經濟來源,本來我考上了金陵大學的,但看了看學費,我放棄了上大學的打算,把外婆的遺產留著給弟弟讀大學。

  弟弟很爭氣,考上了山城市的重點高中,我們搬到了城里,我長得太丑了,又沒學歷,找不到什么好工作,只能給人洗盤子、送快遞。

  我打著三份工,最賺錢的就是送快遞了,所以我沒日沒夜地送,別人不肯干的活兒,我都干。

  這天天已經黑了,老板給了我一個快件,叫我趕快送去,客戶催得急,我只得騎著摩托去了。

  那是一座位置很偏的別墅,我找了好久才找到,里面鬧哄哄的,好像在開PARTY。

  我敲開門,將包裹遞給他,說:“請簽收。”

  那是個長得很好看的年輕男人,喝了不少酒,眼睛在我身上掃來掃去,說:“把口罩取了讓我看看。”

  我自然不肯,他居然沖上來一把扯下我的口罩,然后露出驚喜的神情:“真特么的丑,喂,你們快來看,這里有個丑八怪!”

  我捂著臉,轉身就跑,卻被那些年輕人給抓了回去,我拼命掙扎,卻被一張濕手絹捂住了口鼻。

  在暈過去之前,我聽見他們陰險地笑:“終于找到了這么個極品,哈哈,我倒要看看,尹晟堯那個冰塊臉發現自己和這么個極品女人睡了之后,會有什么表情。”

  我醒過來的時候,躺在一張大床上,身邊躺著一個俊美至極的男人,我倆都沒有穿衣服。

  男人也醒了,他看了看自己,又看了看我,露出極度厭惡的表情,接著是無盡的憤怒。

  他狠狠地踢了我一腳,正好踢在我胸口上,把我踢下床,我的肋骨當場就被踢斷了,躺在地上半天都起不來。

  我永遠也不會忘記他看我的眼神,就像在看世上最骯臟的東西。

  這時,之前迷昏我的那幾個年輕男人大笑著走了進來,手里還拿著DV不停地拍。

  俊美男人似乎想到了什么,暴怒道:“康俊楠,你居然敢給我下藥!”

  屋子里一陣混亂的打斗,我忍著劇痛,艱難地爬出了別墅,逃走了。

  我不敢報警,我長得這么丑,不想去面對別人鄙夷的眼神和指指點點。

  我回到骯臟混亂的城中村,我們租住的是一個老房子,非常破舊,但房租便宜。

  我躺在床上,痛得快斷氣,弟弟回來了,嚇了一跳,我沒敢告訴他實情,只說自己送快遞的時候,從摩托車上摔了下來。

  他硬拉著我去醫院,其實我不想去,我給不起醫藥費。

  弟弟很堅持,可是,我沒有想到,在去醫院的路上,一輛大紅色的保時捷瘋狂地沖向我們,弟弟大叫了一聲:“姐姐,小心!”一把推開我,車子正好撞在了他的身上。

  弟弟被撞飛了出去,保時捷轉了個彎兒,跑得無影無蹤,我瘋了一樣抱起弟弟,沖進醫院。

  經過十五個小時的搶救,安毅的命是保住了,卻成了植物人,每天的醫療費是天文數字。

  我報了警,但我沒有看清楚車牌,那一段路又沒有攝像頭,肇事車是肯定找不到了。

  但我曾見過那輛車,當時我從別墅跑出來的時候,那輛車就停在屋后面。

  是那個叫尹晟堯的男人!他恨我,要殺了我!

  我好恨,好恨我只是個一無是處的丑女,連為弟弟討回公道,都做不到。

  但擺在我面前的最大難題,是弟弟的醫療費。

  快遞公司和那幾個雇我做事的店鋪都給我打電話,告訴我不用去上班了,還隱晦地問我,是不是得罪了什么不得了的人。

  又是尹晟堯!

  但他那么有錢有勢,我拿什么和他斗?

  我回到家徒四壁的出租屋,桌子上有一臺電腦,是我從舊貨市場淘回來的,準備送給弟弟當禮物。

  可惜,他用不上了。

  我打開電腦,想找找有什么招聘信息,還在百度知道上發了帖子問,沒多久就有人回答了,問我是男是女,如果是女的,就去做直播啊,這個很賺錢。

  我點開最大的直播平臺黑巖TV,那些做直播的女主播,要么清純甜美,要么美艷妖嬈,直播的時候又唱又跳,也不管唱得好不好,觀眾就一個勁地給打賞,有的當紅女主播,一次直播能掙好幾萬。

  我無奈嘆息,就我這樣子,能當女主播?表演畸形秀嗎?

  我正要關網頁,卻看見一個直播間正在直播見鬼。

  我點開一看,主播是個男的,正在一座傳說鬧鬼的老宅里做直播,氣氛非常恐怖。

  我一直追看完,那個主播也沒有見到真正的鬼,只是把氣氛弄得一驚一乍地嚇人,觀眾卻很多,打賞也很大方,看得我動心了。

  做這種直播,觀眾主要是看鬼,對主播長什么樣子沒興趣,正合適我啊。

  說做就做,我拿出僅有的一點錢,去買了一個帶高清攝像頭的國產手機,電池續航能力強的那種,又找了以前的一個同事,走后門開了個內部不限流量的包月流量包。

  一切準備妥當,天一黑,我就出發了。

  我選中的是個廢棄的診所,就在城中村里,離我家不遠。

  等到了診所門口,我用手機登錄黑巖TV,開了個直播間,房間名稱就叫:直擊惡鬼,靈異診所恐怖之旅。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掃一掃二維碼 或者

關注微信公眾號豆樂文學

回復直播詭事或者回復書號1674 閱讀全文

×
时时彩99%中奖定位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