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五四好書網 > 仙俠 > 神君不可期

更新時間:2020-03-20 10:25:51

神君不可期

神君不可期 歲晏桃 著

連載中 柳筎晏白

近日風靡網絡的小說《神君不可期》主要是描寫柳筎晏白之間一系列的故事,作者歲晏桃通過對主角經歷的細致化描寫,讓讀者對小說欲罷不能。修仙的意義是什么?自然是有花堪折直須折,尤其是當你有了心儀的花,那必然是要想法設法將這朵不解風情的花拐回身邊。咳咳,我們可是正經人吶

精彩章節試讀:

世間一年,天上一日。

我渾渾噩噩躲在柳樹精的聚靈瓶中已有三百年光景。

自我恢復意識起,那柳樹精已然在人間混的有聲有色,憑著一副姣好的容顏,生生將幾十個佳公子折磨的肝腸寸斷。

是以這三百年來,我在瓶中并不覺得悶,柳樹精惹得風流債可比話本子上的強太多了。

若非說有什么不同,那也只有一個。

柳樹精要位列仙班了。

我有些羨慕地看著柳樹精把十根嫩白的手指甲一點一點的染紅,又穿了時下最流行的留仙裙,心中暗自思忖道:若柳樹精不開口說話,那倒真是如畫佳人。

柳樹精一向喜歡探查別人心聲,她涼涼地瞥了我一眼,“小蛇妖,別一口一個柳樹精,我明日飛升仙班,以后可是有正經名號的,記好了,我叫柳筎。”

見我神色暗淡,柳筎連忙將自己的內丹照在我身上探查,遲疑了半日:“明個你也隨我一起吧,仙家靈氣充沛,說不定再過個幾百年,你又能出來和我一同打架吹牛。”

我莫名有些低落,支支吾吾道:“你們都是同宗,會不會遇到?”

柳筎想是沒料到我如此執著,眉眼彎彎地看著我,異常的溫善:“你放心好了,他是神君,我不過是個散仙,道不同。”

我想起那日天劫,心中一痛,萬千言語在口無法訴說,只得委屈巴巴道:“柳筎,我想見他。”

短短三百年來,我日夜克制,強裝無事,只因知道與他無法再見。

現如今,有了這一線希望,不過是想問一問,我追尋他千年,為何偏對我無情?

柳筎將我聚成一團,凝在耳墜上,放柔了聲音:“想見就去見,問問清楚,也好死心。”

我悶悶地將自己結成一塊黑曜石,隨著她去夜游西湖。

身邊公子如玉,耳邊情意綿綿。

這世間繁華,從來都與我無關。

柳樹成精容易,成仙實在難得。

是以柳筎剛剛飛上那白云之巔,還沒來得及喘口氣,就被一群仙娥團團圍住,只差沒讓柳筎變回柳樹給她們瞧瞧。

好不容易擺脫那群的仙娥,柳筎將我藏在袖中,匆匆向著掌管世間散仙的集仙閣飛去。

許是第一次來到仙家,柳筎顯得格外謹慎。

她在門外整理了衣袖,又讓我化作黑曜石瞧了半晌,才滿意的點點頭,抬起腿就要跨進院子。

我雖只剩靈識,但仍有淡淡的妖氣無法驅除。

思索再三,我在瓶中晃了晃,低聲道:“柳筎,你還是莫要帶我進去的好。聽說這集仙閣勢利的很,若你身上帶著妖氣,恐怕會被他們孤立。你不如將我擱在這附近的柳樹上,我倒還能勉強壓制住妖氣,不過你得速去速回。”

柳筎一向大大咧咧,聞言想了半天,為難道:“若你被其他仙家發現,豈不更糟?”

我用靈力將聚靈瓶托在她面前,得意道:“這上面有你的柳樹味,加上我特意壓制住自身妖氣,除非法力高強,否則也不太容易被發現的。再說了,集仙閣哪里會有什么法力高強的神仙。”

柳筎聞言樂開了花,還沒來得及笑出聲,馬上又變了臉啐了我幾口,“你個小小蛇妖,竟然拐著彎說我法力低下?”

說罷一個擺手,將我穩妥地放置在柳樹杈上,沖我做了幾個鬼臉,才一蹦一跳地進了院子。

我暗自斂了妖氣,老實地待在瓶子里閉目養神。若說這世間命運,都躲不過一個巧字。

“晏白神君,今年蓮花花期交于你可好?”

此聲溫婉多情,于我卻是一記驚雷。

我睜開眼,見那熟悉的面容,一時間妖氣大亂,腦中不斷想起他滿身是血決絕的那一眼。

我心中發寒,自然知道靈識都是由妖氣聚集,若是亂了......

這次恐怕真要魂飛魄散。

我有些認命地聚在瓶底,偏眼神總黏著他,見他先是謙和的推辭了那貌美的宮娥,又暗地里捏了訣將我收進袖中。

等宮娥走遠,晏白才拿出聚靈瓶,一言不發地盯著我,眼神怪異,似要將我生吞活剝。

我自然知道若非我搗亂,他不必受天劫即可飛升。

眼下我還了他一條命,也算兩清。

依他的性子,應當不會再與我有交集。只是這眼神,我不禁打了個寒顫,引得聚靈瓶在他手中跳了一下。

晏白見我仍有氣力引動法器,嘴角微微揚了幾分。將我靈識從聚靈瓶中抽出,握在手中,輕飄飄地拐了幾個彎,進了一處安靜的院子。

我有些慌張地緊緊吸在他手心,不肯向外看,生怕他狠下心腸,將我僅剩的這點靈識灑進丹爐里練了藥。

晏白將我甩了幾次,見我依舊吸在他手心不肯下來,有些疑惑的探聽了我的靈識,突然無聲的笑了起來。

我生平最喜好皮相,眼下被晏白笑的七葷八素的,還沒反應過來,已經被人捧進一朵金蓮當中。又被人結結實實喂了一頓丹藥,憋得我差點喘不過氣來。

“佘小春,以后你就在這金蓮里重修人身。此處是我的院子,你專心修煉,不要多想。”

晏白見我一臉癡相,挑了挑眉,又在池中倒了好些仙露。囑咐了目瞪口呆的童子每隔三個時辰就幫我喂一次丹藥,才又離開。

此時,我靈識不甚清明,悠哉悠哉的泡在池中,雖然不知晏白什么心思,但總覺比困在聚靈瓶好。

見那紫衣童子眉清目秀,一時有些忘我,學著話本子里那多情書生的樣子,深情了幾許:“金風玉露一相逢,便……哎呦,誰打我。”

紫衣童子看著隔空打出的石子,著實摸不清晏白的意思,見我捂著頭的蠢樣,疑惑道:“凡間的靈物都如此蠢笨么?”

我一時語塞,默默地沉在池底。

等紫衣童子撒下第四把丹藥,我終于有些清醒,方憶起我為何來到仙家。

我瞅著紫衣童子沒什么變化的臉,從水底探出頭,猶猶豫豫道:“那個,我有個舊友今日剛飛升,你能不能把她找來,她叫柳筎,你若愿意,等我有了人身,就替你下凡買糖吃,怎樣?”

“神君吩咐過,讓子陌守在這里。你還是再尋其他辦法吧。”他站的筆直,眼神微微有些動搖。

我最擅長死磨爛打,聽他并沒有拒絕吃糖,忙說的天花亂墜。

果然,子陌咽了咽口水,與我靠近了些,“我去也可以,只是你要老實地待著。”

我立馬老老實實地縮進金蓮,眼神堅定地看了子陌一眼。

見他仍是有些猶豫,又自發地往嘴里塞了一大把丹藥。有些扭曲道:“你放心,我仰慕你家神君已久,斷不會私自離開的。”

子陌神色忽然有些慌張,我順著他看的方向轉頭去瞧,只不過是一些盛開的白蓮,并無異常。

我毫不在意,正欲轉身,只聽晏白笑道:“此話當真?”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时时彩99%中奖定位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