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五四好書網 > 恐怖 > 我在火葬場的那些年

更新時間:2020-04-12 13:36:09

我在火葬場的那些年

我在火葬場的那些年 佚名 著

連載中 李自在秦柔雪

小說角色名是李自在秦柔雪的小說叫做《我在火葬場的那些年》,是作者佚名傾心創作的一本恐怖類型的小說,小說中內容說的是:停尸房內,真的只停放死人?焚化爐中,真的只焚化尸體?火葬場的保安在深夜看見燒紙的人,真的是燒給亡人而不是燒給自己的?深扒震驚一時的火葬場事件!

精彩章節試讀:

二十一歲的我,畢業于某職業技術學院,面臨找工作的時候,完全沒有地方愿意要我,這也難怪,現在的公司大部分都希望要老手,特別是在室內設計這一塊。

手中捏著簡歷,我獨自一人坐在馬路牙子上抹著眼淚。

都說男兒有淚不輕彈,我娘走的早,家里的負擔都扛在了我的身上,加上如今老爹重病,每天住院都需要一大筆錢,可是現在倒好,一份工作都沒搞定。

好在天無絕人之路,一籌莫展之際,我的大學同學劉江宇給我來了個電話,問我有沒有找到工作,沒有找到可以給我介紹一個,待遇很不錯。

別的沒多問,一聽待遇不錯,我立馬就答應了下來。

他給了我一個地址,等我過去一看,竟然是火葬場招保安。

“姓名。”

“李自在。”

“年齡。”

“21。”

給我面試的是一年輕貌美的姑娘,叫秦柔雪,眼瞅著比我大不了幾歲。

“月薪8000,包吃住,工作時間晚上九點到第二天早上七點鐘,每月四天假,入職三個月后買五險一金,有問題嗎?”

“8000!”

我瞪大雙眼,有點不相信自己的耳朵,可秦柔雪接下來的話,讓我直咽口水。

“我知道8000有點少,等三個月轉正之后,漲到10000,行的話,今天晚上過來上班。”

8000是什么概念!夠我家兩年的生活費了,夠我爹在醫院里住上一個月了!

可是為什么保安會有這么好的福利?火葬場是經常和死人打交道的地方,莫不是有什么怪事?沒什么人敢來這里工作?

想到這里身上起了一層雞皮疙瘩,可是我現在極度需要錢,再說了,身正不怕影子歪,不做虧心事,半夜不怕鬼敲門。

思索了片刻,我直接點頭答應了,可她卻對我說了一個要求:“我們這邊的待遇你應該都清楚了,至于我們對你只有一個要求。”

“什么?”

“身上必須有紋身。”

“啥?”

紋身?

為什么應聘個保安需要有紋身?

秦柔雪好像看出我的疑惑,笑著解釋道:“是這樣的,最近有一些混混經常來鬧事,你身上多個紋身露出來,也能震懾那些人。”

火葬場有混混鬧事,這也是比較能理解的,畢竟每個家庭都不一樣,假如死者生前欠下了高利貸,火化的時候有人來找他的家人要債,鬧到了火葬場,對火葬場也有影響。

可是一個紋身真的能震住那些混混?難道保安不穿衣服上班的嗎?

不過單單對于紋身,我沒有太大的排斥,紋身又不會掉一塊肉,我便點頭答應了

隨后秦柔雪帶我去了保安隊的辦公室,整個保安隊目前加上我只有三個人,一個是和我倒班的小王,還有一個是咱們的隊長,和我同宗,大家叫他老李。

而且秦柔雪之前說的紋身,不需要我花錢去外面的紋身店,老李就能紋。

我很好奇,就隨口問了一句為什么需要保安隊長來紋?

秦柔雪卻神秘一笑,對我說,只有老李紋上去的才有作用。

秦柔雪離開了,老李上下打量著我,問了我的生成八字,又用手不停的在我身上比劃,最后對我說,我適合紋在左邊的胳膊上。

他從柜子里拿出了一個包裹,里面有大大小小無數的銀針,還有一些墨水。

要知道,現在紋身已經成了藝術,大部分都是用機器來作業,現在手工,可還真少見。

“你叫李自在吧,以后就喊我老李,你就叫小李,另外我來給你說一說咱們這的規矩。”

銀針刺在胳膊上,說不上疼,麻麻的,和被螞蟻咬了一般。

“既然做了這一行,那就要遵守咱們這里的規矩。”

老李將銀針從我身上移開,順手點了根煙:“第一,夜班的時候過了十二點,如果有人來喊你出去幫忙什么的,不要出去,你要上夜班。”

這一點我表示了解,再說了,這火葬場相對于來說比較偏僻,哪個正常人會大半夜跑火葬場找人幫忙,說不定還不是人,安全起見,夜班期間,絕對不瞎跑出去。

“第二,夜班一上,每隔兩小時,你都必須拿著掃帚在大門口掃上十分鐘的地,直到你交班,因為上面領導很注重衛生。”

進火葬場大門的時候,我就發現門口有兩棵大樹,時不時就會飄下很多落葉,掃一掃也是應該的。

老李這個人話不算多,給我交代完事項之后,就沒怎么再開口,專心給我紋身。

我是早上九點多進這個屋子,等我出來的時候已經下午五點多了。

老李給我紋了一個栩栩如生的黑無常,特別是黑無常高帽上的四個大字,來捉你了,看的我自己都覺得紋身要活過來一般。

七點多的時候老李敲開我宿舍的門,喊我去食堂吃飯,我發現其他的員工都離我們兩遠遠的,有的好像還在偷瞄我。

只是當我扭頭看去的時候,一個個的都立馬扭頭吃飯。

老李給了我一套工作服,是一套全黑的中山裝,還給了我一個強光手電和一個對講機。

8點50的時候,老李領我去了值班室,值班室在大門口,剛進去,就聽見從屋子里傳來了一陣極其不符合場景的女人喘息聲。

“小兔崽子,跟你說多少遍了,不要在這里看那玩意!”

是小王,小王一見有人來了,立刻關了手機,滿臉笑嘻嘻的看著老李:“老李,咱不就這一點愛好,再說了,白班又沒事。”他的目光聚集到了我的身上:“他就是我的搭檔?上夜班的?”

老李無奈的嘆了一口氣,點頭道:“他叫小李,白天來的時候你們應該見過。”

小王笑嘻嘻的站起身,走到我身邊意味聲長的說道:“兄弟,晚上靠你了,記住了,晚上可不能學我看那些東西喲,哈哈!不要害怕,一晚上一下就過去了。”

他填了一個交班表之后,就拿著自己的衣物離開了。

別看小王的臉上一直在笑,他給我的感覺是在假笑。

小王走后,老李給了我一副耳機,讓我晚上沒事可以看看電視,聽聽歌,但別看小王看的那種,只有一點,一定要設置好鬧鐘,掃地的事情可千萬不能忘記。

老李走后,我的保安生涯算是正式開始了。

九點上班,到了十一點,需要出去第一次掃地。

我拿著掃帚走到了門口,落葉可真多,掃地的同時,還有一些樹葉飄落到了我的頭上。

看了看時間,十分鐘差不多了,地上的落葉也沒先開始那么多,我便準備回值班室,畢竟這大晚上的,還是有點冷的。

正當我剛轉身,卻發現在大門外不知道什么時候站了一個七十多歲的老太婆,一身黑夜,滿頭銀絲,臉上的皮皺巴巴的,雙眼直勾勾的盯著火葬場里面。

我全身不自覺的打了一個擺子。

“老婆婆?有事情嗎?我們這晚上不工作。”

老婆婆沒有搭理我,看都沒有看我一眼就掉頭走開了。

我感覺到奇怪,不過也沒多想,說不定是附近的住戶出來有事情。

回到了值班室,我帶上耳機看起了一些綜藝節目,到了十二點左右的時候,我眼角突然瞄到了外面傳來一陣火光。

我放下手機,卻發現之前那個老太婆不知道什么時候又回來了,還在外面燒紙錢。

我眉頭一皺,立刻起身出去:“老婆婆,這里不給燒紙,你這不是影響衛生嗎?”

老太婆抬頭看了我一眼,從黑色的塑料袋中隨意抓了一把遞到了我的面前說道:“這不是紙,這是錢。”

我心中好笑,可我定眼一看之后卻再也笑不出來,因為她燒的確實是一張張百元大鈔!

“老婆婆,您這是想不開呀?這可都是錢呀,你燒了干什么!”我琢磨,這些錢要都給我,那該有多好。

“你要的話,等會燒完了自己拿吧。”

老太婆嘟囔了一句,便繼續手中的活。

我心中那個晦氣,白了她一眼便不再理會,畢竟她是在大門外燒的,無奈,我只能轉身走進值班室。

老太婆燒了有二十分鐘才離開,我琢摸著那得是多少錢呀!可惜都不是我的,一會我還得掃灰。

凌晨一點的時候,我再次準備出去掃地,剛準備干活,一個年輕的小伙子跑到了大門外,沖著我喊了兩句:“嗨,哥們,問你個事,你看見我娘了嗎?”

我扭頭看一眼那小伙,難不成是剛剛燒錢老太婆的兒子?

我點了點頭:“是不是一個穿黑衣服的老婆婆?她剛在這燒錢,然后走了。”

“在哪燒的呢!”小伙著急的問道。

我指向一邊:“就在那,還有一堆灰呢。”

小伙連忙轉身,然后開心的大笑了起來,緊接著他蹲下身,隨手抓了一把地上的灰。

我十分的詫異,結果他走到了我的面前,隔著鐵門,將手伸進來了:“謝謝了,這些給你!”

我都好笑,我要灰有個毛用,結果我搖搖頭,可我眼角瞥了下去的那一刻,他手上抓著的確是一把百元大鈔!

更多免費章節閱讀推薦: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掃一掃二維碼 或者

關注微信公眾號俠盜網

回復我在火葬場的那些年或者回復書號4589 閱讀全文

×
时时彩99%中奖定位胆